【诚台】万籁俱寂(明台重生)

有不少小伙伴提出要看这篇,所以我这篇也会和羊驼一起更新哒~

然而我现在的生活……大概周更已经是极限了,所以更新羊驼还是万籁俱寂,就随缘吧_(:зゝ∠)_

I'm so sorry/(ㄒoㄒ)/~~

====================================================

(九)

 

上了年纪的老人常说,小孩子通灵,他们往往会有一种奇特的预感,能够感知到许多大人所不知道的东西,只不过有的孩子八字轻,感知要强些,有的孩子八字重,感知要弱些。

阿诚觉得,明台的八字一定是不太重的。来到明家的这三年,他亲眼见证过明台那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虽不过是阻了磕碰或是挽回微不足道的钱财损失,却每每想来都让阿诚觉得奇妙。

明台表达他预感的方式非常直接,无非就是些小孩子的伎俩。但阿诚从未见过他像今日这般与大哥胡闹,更没见过他这样的心事重重,怀里这具小小的身躯,仿佛被压上了千斤重石,连他的每一次呼吸似乎都是艰难的,带着浓浓的忧愁。

“明台……”

阿诚在小少爷的面前不常说话,一来明台也听不见,二来,他不想以己之长刺激彼之短。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想喊一声明台,不是恭恭敬敬的小少爷,而是他独一无二的名字,仿佛这个名字能够带他敲开这个孩子紧闭的心扉。

细微的震动让明台抬起头去看阿诚哥,对方微蹙着眉头,薄唇紧抿,小小年纪却端出老成的模样,与记忆中最为深刻的青年模样的阿诚哥渐渐重合在了一起。每当阿诚哥面对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时,都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明台本就是阿诚最大的难题。向灵魂发难,怎会有解?

无力感自心底油然而生,明台红了眼眶,他知道自己不该表现出这般躁郁的模样,至少不该在阿诚哥的面前表现出来。阿诚哥真心实意得宠爱着他,关心着他,担忧着他,明台知道。越是明白,明台本该越发克制,阿诚哥对他微不足道的一举一动都是那般敏感,可现在的阿诚哥还只是个孩子,很多事情他不了解,他不懂,他也不该知道。

仿佛回到了前世,他无法拯救任何人。他拯救不了大姐倒在上海火车站,拯救不了大哥深陷在上海的泥淖之中举步维艰,拯救不了阿诚哥成为徘徊在阴暗之中的亡魂,也拯救不了老师将自己当做死棋,而与他并肩作战的于曼丽和郭骑云变成可悲的牺牲品。所有人都在努力地救他,掩护他,隐藏他,他身边有多少人人为了拯救当初那个年少轻狂的明台而献出生命,而他却自以为是地认为他拯救了别人,最后却连自己都拯救不了,没有了他们自己拿什么来拯救自己?

明台粉嫩柔软的小拳头不觉攥紧,修剪得整齐的指甲在掌心嵌出红印,他不自知地陷入自己内心的牢笼,被散发着腥锈气息的枷锁紧紧困住,勒得胸口发疼,满含愧疚、自责,以及深深的绝望。原先的他便是这般无用,而不能言说,听不见任何声音的六岁孩童,即便知道结局,又有什么能力去改变呢?

幼童的小手很快便被另一双孩子的小手捉住,阿诚轻轻掰开他的手指,然后裹入自己的掌心。那双好看的眼睛担忧地仿佛能溢出水,不加掩饰,不带分毫做作,澄澈、真挚,直击灵魂。

【难受。】

明台终于给予了阿诚一些回应,虽然落在掌心的这两个字这并没有让阿诚的忧虑减少分毫,却也松了一口气,郁结在心总归比现在的情形要更加糟糕。

阿诚将小少爷抱到自己的腿上,拢在怀里,像是哄一个婴儿那样摇晃着轻拍他的背,哼着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不成曲儿的温柔调子,带着几分少年人成长时的沙哑,不够动人,却足够安心。

记忆里低沉好听的男性嗓音,缱绻着不知名的温和调子,犹如三四月份柔柔暖暖的春风,又如软软的羽毛,搔过躁动的心灵,带着不容忽视的力量,温柔地将那些蠢蠢欲动的晦暗情绪全都赶了出来,再一挥手,这些魔鬼们便烟消云散。

明台从不需要用耳朵去听阿诚哥的声音,他的心能听到。

睡吧,睡一觉就好了,等醒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还要迟两周才会到来的梅雨季,在五月的尾巴便急忙慌地想要积攒力量。填空黑沉沉的,乌云压得很低,雷声低哑着嗓音隆隆作响,空气中满是潮湿的气息,暴雨越是落不下来,越闷热得叫人透不过气。

明公馆像是被包裹在雷暴最中心的区域,看似是最危险的地方,却反而成了最安全最静谧的一处。

黄妈温好一杯牛奶,正是香甜。即便是在繁华的上海,牛奶也是一种奢侈品,也只有租界里的那些趾高气昂的洋人和明家这样的大户人家才喝得起,只有向明台这样被捧在掌心的小少爷才喝得上。

人总是要有些幻想的。黄妈即便在明家的日子不错——与其他待下人刻薄的人家相比,明家姐弟相当温和——也阻止不了她对那样美好生活的幻想,况且越是见过那样遥不可及的生活,她的心中便会更加向往。但像她这样的女佣人该认命的,主人家已经能够给予她对于一个下人来说最好的一切了。然而在这个动荡的年代,在这座仿若大染坊一般的城市里,在受着新思想冲击着的上层家庭里,连她的思想也变了,变得不再像她一般的乡下人,她开始有些不满足。不过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她已经是个快要半身入土的老太婆了,她想到了她的两个儿子,他们在明台的这个年纪就已经开始帮忙操持起家务,而到了阿诚的那个年纪,他们仍然大字不识,却被迫开始为了家庭的生计劳累。都是市井的孩子,明台与阿诚的命运在黄妈眼中却好得像做梦一样。她在夜深人静时想起自己的儿子们,也会有这样的幻想,是为她的儿子们幻想,幻想着他们也许有朝一日也会变成凤凰,而她母凭子贵,也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一道炸雷倏然落下,惊醒了守在明台身边打瞌睡的阿诚,也惊了端着牛奶走神的黄妈。

今年的雷雨竟来得这般早。

阿诚朝黄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慌忙去看明台有没有被惊醒,见明台还在昏昏沉沉地睡,才终于从迷糊中清醒,他的小少爷只怕再大的声响都无法将他惊醒。

“阿诚少爷,这是给小少爷的牛奶。我蒸了红糖馒头,要不要吃?”

因为明台的亲近与喜爱,又得了明镜与明楼的默认,即便没有入明家祠堂叩头上香,阿诚也算得上明家的半个少爷,就连他的姓氏,明镜也给改成了明。

明台乐得如此,阿诚哥本就该是家人。

阿诚却觉得受宠若惊,倒不是他不愿过少爷般的日子,而是他觉得自己不配,被桂姨折磨出的自卑感,像是要命的鸦片,侵蚀着他的骨髓,让他一言一行都本能得小心翼翼。

然而阿诚的太阳,明家的小少爷却告诉他,他值得拥有这样美好的生活。但他需要变得强大,他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用学识武装自己,并且锻炼出强健的体魄。所以阿诚永远是学校里的第一名,永远能够完成明楼布置给他的额外的任务,也能够紧咬牙关与明楼一起进行格斗练习。

渐渐地,那个绝望又自卑的孩子阿诚,成长为一名坚强的少年,只因他的心中有信念,他的心中有想要守护的人,有想要守护的家。

明诚在蜕变。

 

明台睡得并不安稳,他的梦里满是战火纷飞的光景。原以为时光可以抹平所有的痛楚,愈合所有的伤口,却依旧敌不过记忆的力量,将那些残忍的画面一次又一次在脑海中上演,像是嫉妒他如今甜蜜的日子,硬要在梦境中折磨他一番才肯罢休。

本该是最无忧的年纪,明台却总是噩梦缠身,无数的夜晚,明诚怜爱地轻抚他蹙起的眉心,然后拥他入怀,哄他入睡。明诚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比桂姨的折磨更为可怖的事情。那些阴暗的过往已经在日复一日的明媚中渐渐埋藏进记忆的深处,明诚却不知明台那份超越年龄的沧桑与忧愁究竟为何,也不知那总骚扰着明台不放的梦魇究竟是什么。然而寒冷又孤寂的夜,明台曾是他的救赎,明诚在无声的世界里,奢望用自己的体温,成为明台的救赎。

怀中小小的身子微微颤抖,肌肤相触间传来微高的热度。明台最近总是这样,时常发起低烧,在梦境中痛苦挣扎。

湿度大得惊人,空气仿佛要凝成水雾,沉沉地压在天地间,闷得每一次呼吸都逼出一身汗水。

只要雨能下下来,就凉快了,可乌云却偏偏不着急,非要积蓄起自己的全部的力量,不降下一份毁天灭地的力量誓不罢休。

一道闪电划破苍穹,犹如炸开的烟花照亮晦暗的世界,紧接着,雷声轰隆,鼓点般密集地响起。敲击着人们的心脏,震得生疼。仿佛地上妖邪作祟,天降雷劫,势要将那妖物灰飞烟灭不可。

沉闷的雷声激荡出内心的恐惧,胆小的人们都因此而颤抖。

明台骤然睁开双眼。

伴随着最后一道追随着刺目闪电而来的震耳欲聋的雷声,明家大门被重重撞开。汪曼春一身狼狈,支撑着更加狼藉的明楼一瘸一拐地踏了进来。


评论 ( 28 )
热度 ( 220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