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如果羊驼有爱情(架空,ABO)

祝大家新春快乐!阖家幸福!狗年旺旺旺!ヾ(o◕∀◕)ノヾ

====================================================

感谢 @一只宅小南 对视频《如果羊驼有爱情》和 @一杯甘木茶 对梗《憶渡秋冬》的授权使用!

====================================================

不要相信表象,你的眼睛也许在骗你。——《如果羊驼有爱情》

====================================================

第三案 自尊之心


(二十三)

 

比起前几起案子,一来案发时两人处于狭小的屋内,二来这位体育学院的alpha姑娘估计有两把刷子,屋内一片狼藉,打斗的痕迹相当明显。

“被害人身上有多处挫伤……”罗森一边对尸体进行初步勘验,一边说着,他身旁站着一位调配过来实习的小年轻,正面露菜色,飞快地在笔记上记录着罗森的话。

胡歌在心里同情了一把这位将在罗森手下工作的小实习生,一边问道:“有器具留下的伤痕吗?”

罗森摇了摇头:“从表面的伤痕来看,都不是器具造成的,没有开放性的伤口,现场也没有大量的血迹。”他说着又将死者衬衫的领口拉了开来,已经能看到扼颈产生的淤痕了。

“啧啧。”胡歌咋舌,“制服并掐死一名体育学院的alpha,即便是女性alpha,凶手的体能也肯定不一般,而且是练过家子的——小赵刚刚查出来了,死者是体育学院跆拳道专业的学生——你想啊,这要是一般人,哪里打得过?”

“你觉得凶手会是一名alpha吗?”王凯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身后,微微侧身,挡住了旁人的视线,嘴唇贴上他的后颈问道。

胡歌浑身一颤,嗔怪地瞪了对方一眼,才点了点头:“我觉得应该是个alpha,至少是个女性alpha。”

王凯低低笑了起来,没有对他的想法发表评论,而是将唇瓣移到他的耳垂,热气伴随着磁性的低语一起钻进他的耳朵里面,让胡几乎要软倒在地。

“你身上的味道越来越浓郁了,属于我的omega的味道。”

胡歌微微变了脸色,若不是情动之时,王凯平日里对他并不会表现地太过强势,比起AO之间的掌控与臣服,他们的相处十分平等,毕竟他作为一个beta生活多年,又因为心里揣着一股要证明自己的气进了警校,想要很快接受自己成为一名柔弱的,并且是属于别人的omega这件事,一点也不容易。

越是自卑,就越想要表现得强大。

“你发什么神经!”胡歌向后给了对方一肘子,王凯也没躲,手掌一张,轻轻松松接下了对方的攻击,胡歌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被点燃了,恨不得马上跟对方干一架。

王凯揽住炸毛的某人,在其耳边轻语,声音听上去颇有些委屈,仿佛一只大狗狗:“你的发情期快到了,那么好闻的味道,我一点也不想让别人闻到。”

胡歌咬着唇,心里觉得软软的,他发现自己对这家伙越来越心软了。可他的自尊心还是让他觉得别扭:“咱们不是说好了么,你不能控制我,也不能阻止我工作。”

“我不控制你。”王凯亲了亲他的耳朵,“可你发情期咱们总得要请假的,这案子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咱撑到最后一刻再走呗,有你的信息素镇着,还怕别人扑上来不成?我问过张医生了,只有第一次发情期是最难熬的,再加上我已经被你标记了,热潮不会再那么汹涌了,况且我可不是一般的omega。”胡歌像是要证明自己一样,抬了抬胳膊,展示他隐藏在衣袖里的肱二头肌,“我原先还是个beta的时候,可比学校里的那些alpha都强……”

说到这里,胡歌突然顿住了,他转头看着王凯,露出一种似是郁闷又似是兴奋的古怪神情。

“怎么了?”

“我在想,凶手可能不是alpha。”

王凯点了点头,随意地“嗯”了一声,依旧致力于吃自个儿家omega的豆腐,没露出半点差异的神色。

见对方的反应,胡歌只觉得一阵火大:“你早就想到了?你刚刚是故意刺激我,把我的想法往这个方向上引?”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我是真的在担心你的身体好不好!”王凯一脸被冤枉的模样。

胡歌觉得自己信他,自己的智商就是被狗吃了,白了他一眼,决定还是不要和他继续这个话题了,他怕自己会被气死:“如果凶手不是alpha的话,那范围就太大了,我们基本上无法锁定目标。”

“就我们现在掌握的信息,确实很难确定,不过我已经让袁弘先去调取监控,掌握死者的行动轨迹了。这起案件是入室行凶,从凶手对目标的选择来看,他要么本身认识死者,知道死者住哪,要么就是尾随死者,得知了她的住处,再伺机下手,我就不信凶手真的能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这时,小警员带来了对死者身份的确认信息。死者果然是体育学院的学生,还是跆拳道专业的,战斗力相当强了。

除了死者的信息,小警员带来的还有这间出租屋的房东。

房东站在门口,一脸的嫌弃,一步都不肯踏进来,嘴里直嚷着晦气:“哎哟!真晦气!太晦气了!这死了人,要是被外头的记者报道上了电视,我这房子还怎么租出去啊!真他妈晦气!年才过完几天!怎么就给我触上了霉头呢……”

“行了,别抱怨了,抽支烟吧。”王凯拦住想去搭话的胡歌。这位房东是个alpha,浑身都散发着一股不入流的市井气。一名男性alpha混成他这样,也是够让人鄙夷的了。

胡歌耸了耸肩,也没挣,站到一边听两人说话。王凯不常抽烟,但他总会在身上带一包烟,有的时候和人套近乎,烟还真是必备神器。那人一身劣质烟的烟味老远就能闻到,还有那一口大黄牙,无一不显示这他是个老烟枪。王凯的烟档次不差,房东当然不会拒绝,他熟练地夹着烟,点火,又自来熟地帮王凯也点上,话匣子别人还没动手,自己就开了。

“我和你说啊,我这屋子当做出租屋也有好些年了,人呐,来来去去也不知道有多少,可我租房子都是看人的,可不是谁给钱就租的。”房东深深吸了一口烟,眯着眼睛回味似的缓缓吐出烟雾,享受了一会儿尼古丁所带来的欢愉之后才又开口,“我也怕惹事啊,这片区域都是外来户。”他左右张望了一下,像是怕被人偷听一样,凑近王凯小声道,“我打小生活在这里,太了解了,这里什么人都有,乱得很。所以啊,谁要租我房子,我都得先打听打听的,就怕惹上什么麻烦,哪成想……哎!”

房东一脸悔恨,又深深吸了一口烟,像是要用这种方式来安慰自己:“这姑娘就一学生,我想着肯定惹不出事情,结果才搬进这屋一天,就死了。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这么多年小心翼翼的,这下可好,死人了,我这房子还怎么往外租哟!”

王凯在对方絮絮叨叨的抱怨中抓住了一个重点:“死者才搬进来一天?”

“对啊。”房东点了点头,“附近那个什么体育学院不是刚开学么,这姑娘说是晚上要打工,回去太晚有门禁,所以想在外面租个房子自由一点。”

房东又唠唠叨叨说起自己的房租低,房子在这一片里相对来说也很不错,像是要把房子推销给王凯似的。

“那之前的房客呢?”王凯又塞给他一支烟,堵住他的喋喋不休,继续问道,“什么时候搬走的?有没有在你这里登记过信息?”

“这你放心,我租房子都是按规矩办事的,连合同都有的。”房东挺了挺不算健壮的胸膛以证明自己绝对是个良好市民,“合同都搁我家里存着呢,一会儿给您送来?”

王凯点了点头,那房东便得令一般屁颠颠地跑走了,那谄媚的架势活脱脱像个太监,胡歌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皇上您金口一开,小德子滴溜溜就给您办事去了。”

“朕也就只能使唤使唤他们了,面对爱妃还不是得捧在掌心里?”

调侃不成反被调戏,胡歌有些羞恼,不想理他,便扭头回屋里去找线索。王凯心里郁闷极了,哄他逗他都不搭理,好在那房东动作挺快,没过多久又跑回来了。胡歌见人回来,自己便主动凑了过去。

租房的是一位女性alpha,住址是九江省的一个村,应该是老家地址。她租住的时间还挺长,有一年多,本来她又续签了一年,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过年前竟然就离开了,押金没要,违约金也按着数量赔付了。

凯歌二人不由感到奇怪,按理租住这里的房子的人,经济能力都不太好,押金与违约金加起来数量虽然不大,但也不小,她为什么宁愿损失这么一笔钱也要搬走?

“你说,会不会凶手原本的目标就是她?”

“如果凶手的目标是她,又为什么要杀害别人呢?而凶手由弱至强地选择目标又是为什么呢?”

胡歌沉思了一会儿,对王凯道:“我总觉得凶手和这位房客之间有隐约的联系,虽然是我的直觉,但我们现在也没有别的线索了,调查一下,就当是碰碰运气也好。”

王凯没有拒绝他的提议,但是不太想让胡歌去跑这一趟,若对方是个beta或者omega也就算了,偏偏是个alpha,就算是女性,也是alpha。结果胡歌一个白眼加一拳,他就投降了。

不过去调查这位前房客之前,他们回了一趟局里。一来得摸清楚现在她住哪儿,二来,他们也想问问袁弘那里有没有新的线索。

袁弘带着他的团队还在飞快地看着监控,要说发现,还真有。虽然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但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

“咱们能不能申请更换完善老城区的监控系统。”袁弘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出声抱怨。

“嗯,我会和局长申请的,不过这是个大工程,短时间内估计还得用这些旧的。”

原本只是随口抱怨,没想到王凯竟然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袁弘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觉得组长的形象一下子变得高大威武起来。

“如果你能清晰准确的锁定犯罪嫌疑人,歌歌就不用去调查那个女alpha了。”

这股浓浓的醋意是怎么回事?后面这句话并不想听到好吗!这盆狗粮拒绝!

“硬件设备跟不上,我们也无能为力啊。”袁弘无力道,“这个背影虽然模糊,但是这个摄像镜头竟然拍到了五次,而且每次都是差不多的角度,说明他每一次路过都是往同样的方向。”

袁弘在键盘上操作了一番,五张截图出现在了大屏幕上面,虽然模糊不清,但还是能看出来为同一人。

“这个摄像头在什么位置?”

袁弘指着另一个屏幕上的地图说:“就在这里,两条巷子的岔路口,前面两米拐个弯,再走十米就能到案发的那间出租屋。这个摄像头原先不是朝着这个方向的,又一直时好时坏,所以凶手忽略了,才留下了证据。”

“有人调过摄像头?”

“不是。”袁弘显得有些无语,“还是几个醉汉帮了我们。这个摄像头正好拍到几个醉汉闲得蛋疼,头脑不清地把摄像头拨了个方向,还把灯给整灭了,让人觉得这摄像头是被彻底折腾坏了。”

“不过这个摄像头保存下来的录像一直断断续续的,不然有可能拍到更多。这个人应该经常在这里徘徊。”袁弘一幅幅地指过去道,“第一次是过年前三天,第二次元宵节,第三次是二月二十五日,第四次是三月日,最后一次拍到就是死者搬进出租屋的那一天。”

“我注意到,其他路过这里的人,在画面中都是衣衫而过,只有他会停留。那边我们勘察过,有一堵围墙,如果犯罪嫌疑人站在这里,正好可以看到那间出租屋的情况。”

“看来我们的调查方向是对的。”

“嗯哼,就等老胡那边的消息了。”

“行,那你继续加油,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线索了,我再去罗森哪里看看。”

袁弘挥挥手,很快就将注意力转到了屏幕上面,而王凯也转而去了法医室。

法医室里,陈坤正在和罗森小声讨论着。看见王凯过来,陈坤连忙招呼他过来:“罗森有了一些新发现,你来看看。”

“这名死者身上有很多淤伤开始显现出来。不是两人在打斗中产生的,而是死者被制服后,凶手故意为之,他想要虐待这名死者。”

和陈坤一样,王凯产生了困惑:“之前几名死者都没有这样的情况吗?”

罗森摇了摇头。

这个死者有什么特殊的?难道是他们的侦查方向错了?这名死者才是凶手的最终目标吗?

手头的线索太杂乱,相互矛盾的地方太多,一时间也难以理出个头绪,不知道胡歌那里能不能给他们带来突破。


评论 ( 48 )
热度 ( 224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