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一生恋之耿直皇帝情醉俏丞相(1)

明家编辑部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来了……【其实就是来无尽撒狗血的……

不了解情况的可以看一下暮暮太太的聊天体你猜正主在不在群里看你聊天(11)。总之就是配合薄荷太太的《三生缘之梅妃有喜》和群内靖苏连文《二生劫之霸道皇子爱上我》【戳名字有链接】

感谢 @澄明琉璃瓦 提供的梗!

==========================================

第一章  梅丞相 

 

草长莺飞,正是四月里春光最灿烂的时候。小小的奶团子迈着一双小腿在绿草茵茵的坡上欢快地奔跑。

“水牛哥哥!水牛哥哥!咕~~~”小小的娃娃话还说不太清晰,带着软软的口水音。

“我不是水牛。”前面大他几岁的男孩澄清道,可语气却没有丝毫不满。拉过小奶娃娃替他拭去额上的汗水,从怀里拿出母妃做的点心给他。

小娃娃吃得开心,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只小动物……

遥遥听得有人喊:“陛下……陛下……”

谁在喊父皇?

不对,那人好像再喊自己。

暖阳渐暗,身边的小奶娃娃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萧景琰一惊,睁开双眼。

总管太监高湛侍立在他身侧,轻声唤他。见他睁了眼,高湛道:“陛下,已经过了酉时了,要宣晚膳吗?”

萧景琰缓缓点了点头,爬坐起来。近来朝政繁忙,整个人都十分疲倦,常常便不自觉地睡去,可越是劳累,却又总会梦到幼年时的事,梦到那个总爱跟着他跑,喊他“水牛哥哥”的小奶娃娃。

用过晚膳,高湛询问萧景琰要不要去哪位娘娘的住处,萧景琰摇了摇头,复又坐回御案前批阅奏折。

当他拿起一份奏章时,手上的动作一顿,抬头问高湛道:“梅丞相的病怎么样了?”

“回陛下,梅大人向来体弱,恐怕还得恢复些时日。”他抬头看了眼萧景琰的脸色,又道,“梅大人心系朝事,即便是病中也未敢怠慢分毫。”

“你明天差人挑选些药材送到梅府去,再替朕传个旨意,让他好生修养,朝政之事放个几日也无大碍。”

“遵命。”

 

梅长苏立于门前,凝视着空中的明月出神。

“大人,您身子还未好,晚风凉,还是回屋吧。”黎纲将外氅披上梅长苏的肩头,劝道。

梅长苏没动,只是微微转头问道:“今年各地的秋收年报,报给陛下了吗?”

“已经报上去了。”

“想要告御状的那对老夫妇呢?”

“已经派人保护起来了,昨日就进了京。不过上告的时候在刑部那里受了阻碍。”

“预料之中。不过也无妨,我自有安排,你让人保护好他们就行了。”

又零零总总询问了些其他的朝事安排,见都已妥帖,梅长苏才作罢,缓缓回了屋。

黎纲扶着他,忍不住开口:“大人,您身子弱,还总是这般操劳,哪里撑得住?晏大夫知道了又要说您了。”

“撑不住也得撑。”梅长苏叹息道,“陛下原先是个马背太子,他刚登基没多久,对朝政各方面以及各部人员还需要慢慢熟悉,我必须在一旁帮衬。更何况,虽说他现下登基了,可誉王和献王二人还在虎视眈眈,六部大部分都是誉王的人,而献王有一品军候谢玉的支持,他这皇位可不稳啊。”

“这我都知道,可我就是想不明白,当年誉王和献王斗得死去活来,谁都觉得未来的皇位不是誉王的就是献王的,可为什么先帝最后会一道遗诏,将皇位传给陛下呢?”黎纲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梅长苏冷笑一声道:“先帝爷可不傻。他随誉王和献王斗,双方权利制衡,他的皇位才坐的稳。可他心里早就打算将皇位传给陛下了。”

见黎纲还是一脸疑惑,梅长苏又道:“当今太后,曾经的静贵妃,那是先帝的宠妃,她的儿子不受宠爱,你不觉得奇怪吗?”

“是很奇怪。”黎纲点头道。

“先帝将陛下派将出去,陛下那挣得可都是一笔一笔实打实的军功,他在军中的威望也是极高,掌握了军队,那就是掌握了权力的命脉。誉王和献王在京中无论怎么斗争,能拿出手的政绩又能有多少?先帝爷心里可清楚的很,朝中那些个文臣都是墙头草,比起军中的人,笼络他们再容易不过。”

黎纲恍然,可他还是好奇为什么先帝没有选风头强盛的誉王和献王。

梅长苏嫌他笨,也懒得解释,换了衣衫,钻进被中就睡了。黎纲也只能讪讪地摸摸鼻子,替他熄了灯。

 

翌日一早,梁帝萧景琰差人从宫中挑选的珍贵药材就系数送到了梅府。梅长苏谢了恩。不过萧景琰让他好好休养,莫要总是操心朝政的口谕,他面上答应着,可却是做不到的。

萧景琰也知道梅长苏是个闲不下来的主,想了想,还是让高湛备车,在午后微服出了宫,去梅府探望。

梅长苏是先帝留给萧景琰的丞相,虽年纪轻轻,可见识才学却是无人能及。当年殿试,他金榜题名,摘得状元的名头,先帝赏识他才学,就连朝中的各位官员也对他在殿上的一番博论所折服,当先帝破格直接提拔他继任年事已高的老丞相时,朝中竟是多半人都无异议。就这样,梅长苏成了大梁百年来最年轻的一位丞相。

在先帝驾崩之前,老皇帝特意将梅长苏招到龙榻前,嘱咐他要好好辅佐萧景琰。

即便先帝不说,梅长苏也是会辅佐萧景琰的,因为这便是他身体病弱也要入仕的理由。

原先萧景琰对这位年轻的丞相只是好奇,可几番深谈之后,萧景琰对他也是不得不佩服。

萧景琰虽对朝事不熟悉,却也不是个没有能力的傻子,他上马能武,下马能文,曾经在先帝的皇子中也是极为出众的。两人时常促膝长谈,探讨朝事,都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虽是君臣,可常年混迹在军中的萧景琰性格直爽,对于条条框框的礼教,看得本就没那么重,又刚登基不久,还未被帝位所侵蚀,心底是当真想与他成为挚友。

梅长苏则一直是若即若离的态度,从来不拂萧景琰的意,但也未表露出备受恩宠的欣喜,或是将两人的关系推进一些。

可越是这样,萧景琰却越是欣赏他,这样的纯臣,才是一心想要为国为民的良臣。

 

“爱卿身子还未痊愈,就免礼罢。”萧景琰拦住想要起身行礼的梅长苏对他道。

梅长苏谢了恩,又躺了回去。昨夜大概确是晚风吹久了,着了凉,夜里又发起烧来,整个人都软软的没什么力气。

“陛下今日前来,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处理的朝事?”

“不为朝事,我就不能来看看你么?”萧景琰坐在床边,伸手探他的额头,看他烧已经退了,才放下心来。

“劳烦陛下如此挂念,臣惶恐。”

“朕不是早和你说过,朕是真心当你朋友,私下里就不要这样客套了。”

梅长苏微微颔首,也摸不清他对这话到底是怎么个态度,萧景琰却是不在意,偏头询问黎纲梅长苏的病情。

萧景琰是单纯来探病的,不想与他谈论朝事,梅长苏可不会放过他,他微微撑起身子,对萧景琰道:“陛下,臣有件要事,本想拟折子,不过今日陛下莅临,臣就直接说与陛下听罢。”

“什么事这么急,不能等你养好了再说?”

“是一对老夫妇,进京上告庆国公侵占土地。”


评论 ( 22 )
热度 ( 432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