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暂时性失明

亲爱的,你要的暂时性失明梗我终于码出来了……抱歉拖了好久…… @你看看你的脸真大 

本来想好好写肉的……结果……废话太多……貌似只有一点并不香的肉渣……_(:зゝ∠)_

============================================

明台睁开双眼,没有奇迹,一如昨日,眼前一片黑暗。

“阿诚哥……”他轻声唤道,耳边却是死寂。

黑暗与寂静,让明台心慌,一颗心如同擂鼓在胸腔里狂跳,他撑起身子,提高了声音喊道:“阿诚哥?!大姐?!大哥?!阿香?!”

没有人回答他。

跌跌撞撞地下了床,明台惊恐地想要寻找一个出口,却狠狠撞到了桌子,桌上的水杯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失去了平衡,碎裂在地上。

同样失去平衡的明台跌坐在地上,掌心传来刺痛。

他只是麻木地撑在一地的玻璃碎渣上,缓缓站起来,再次向门口摸索而去,在沿路的物件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血印。

“阿诚哥……你在哪?大姐?!”

不知一路多少磕绊跌撞,明台才走出房门,他握住栏杆,小心翼翼地踏出每一步。

开门的声音响起,明台不自觉地加快了步伐。

“阿诚哥!”

“明台!不要动!”明诚突然大吼一声,吓得小少爷登时呆立在原地。

明台的耳中捕捉到阿诚哥向他飞快地奔来,脚步击打在楼梯上,发出沉重的闷响。

一个还带着秋日寒气的怀抱带着他向后退去,明台这才惊觉,他若再向前一步,大概就要滚下楼梯了。

明台感受到阿诚哥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心脏的敲击声格外清晰地在耳边回响。

“阿诚哥……”他讷讷地喊道。

“怎么跑出来了?”明诚皱着眉头看向栏杆上刺目的血痕,微凉的双手执起明台的手查看,“还伤到了自己?”

半拖半抱地将明台带回房,把他安置在床上。明诚扫视了一下屋中的情况,便明白了个大概,看着房内四处沾染的血迹,明诚心里一阵抽痛,揉了揉小少爷支楞着的发丝,柔声对他道:“我去拿医药箱,你乖乖别动,等我。”

小少爷乖巧地点了点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明诚小心翼翼地为小少爷挑出手掌里刺入的玻璃碎片,替他上药,包扎。明台一直垂着头,也不挣扎,也不喊痛,乖得让人心疼。

直到听到明诚收拾药箱的声音,小少爷才缓缓开口,声音带着一丝委屈:“我醒来,你们都不见了……”

明诚手上的动作顿住了,他叹息一声,将小少爷拥入怀中。

“对不起,我不该留你一个人……”

明台将脑袋闷在阿诚哥的怀中。他早已不是个小孩子,也清楚大哥大姐有各自要忙的事情,阿诚哥也不可能整日围着他转。如今的世道越发混乱了,每个人,每一步,都走得无比艰难。

只是黑暗中的他,难过又无助,渴望有人相伴。

小少爷安安静静的蜷缩在床头,听着阿诚哥收拾狼藉一片的屋子。

阿诚哥正弯着腰收拾碎玻璃。

阿诚哥正在拿着拖把拖地。

阿诚哥正在擦拭花架。

……

明台的双眸无神得瞪着,他的眼前只有黑暗,可伴随着明诚每一个动作的声响,他的脑海中总会浮现阿诚哥的样子。

当忙停当的明诚携着一股桂花的清香坐到他的身边,小少爷才终于将不知看向何处的眼神,努力投在明诚的身上。

“你昨天嚷嚷着要吃桂花糕,我给你买来了。”

明诚捻起一块桂花糕递至小少爷的唇边,明台张嘴含住,细细咀嚼,心里却觉得发酸。

那日醒来,骤然失明的他被汹涌而来的恐惧感攫住了心脏。他发了疯一般地嘶吼,发泄,无视哭泣的大姐和叹息的大哥,对着钳制着他的阿诚哥拳打脚踢,像个幼稚的小孩子。

可当他冷静下来,却又被强烈的愧疚感所笼罩。

他辜负大姐对他的期望,任性地逃离哥哥姐姐们费尽心思的保护,踏入危险之中,逼着他们看着自己每日命悬一线。

“我打伤你了吗?”

小少爷突然这么一问,让明诚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微微勾起嘴角,伸出手指轻轻拭去小少爷嘴角的碎屑。

“就你的功夫,还伤不到我。”明诚的声音带着浅浅的笑意。

即使看不见,明台也能够想象的出,阿诚哥温柔看着他的模样。

向来不服输的明家小少爷,难得没有争辩,只是伸出手来,向明诚摸索而去,明诚立刻就握住了他的手。

“怎么了?”

“阿诚哥,对不起……”小少爷垂下头,给出了他为数不多的道歉。

“我的小少爷……”明诚又是一声叹息般的呼唤。

小少爷扑过去,嘴唇撞向明诚的鼻尖。明诚捧起他的脸来,细细摩挲,准确地吻住小少爷的双唇。

明台的口中还带着桂花糕的芬芳,他有些急切的环住明诚,将自己紧紧贴上阿诚哥的身体。

唯有真实的触感才能让他安心。

即便是结束了缠绵的吻,小少爷也舍不得放开阿诚哥,攀着他的胳膊不撒手,可怜巴巴地望着明诚,只是他的视线却是落在自己的肩头。

明诚又是无奈又是心疼,只好带着小少爷一点一点向楼下走去。

当明台的双稳稳脚踏在一楼的地板上时,明诚已经紧张地出了一身汗。

倔强的小少爷坚持要自己下去,他扶着栏杆,每一步都在小心地探索。可他不再像之前那样慌乱,阿诚哥的令人安心气息包裹着他,让他的脚步坚定。

明台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明诚,包括自己的性命。

 

看不见的明台,比原先安静了许多,他倚在门边,瞪着明诚发出声音的方向。

小少爷发现自从失明以来,自己有了一项新的技能。他可以根据阿诚哥发出的声音,在脑海里精确想象出阿诚哥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甚至是每一个眼神。

明台此时才惊觉,原来自己早已将阿诚哥深深刻画进了脑海中。

忙着做饭的明诚时不时抬头,担忧地看看安安静静的明台。他突然有些怀念那个总爱在他做饭时捣乱的明台,怀念他切得奇形怪状的胡萝卜,怀念他洗的七零八落的菜叶,怀念他像只偷腥的猫儿,笑得眉眼弯弯,捻起他做好的菜,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

然而现在的明台,只能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活力,却故作平静。

明家的小少爷并不真的是一个被惯坏的孩子。他有自己的信仰,他有自己的坚持,他挺过了军统的严酷训练,最重要的是,他懂得疼惜家人。

所以,当熬过了最初的恐惧。明台将自己所有的害怕,所有的不知所措,所有的茫然无助,都埋藏进心底,笑着面对大哥大姐,甚至是他心爱的阿诚哥。

只可惜,面对敌人的明台是个成功的伪装者,可面对家人的明台,永远都是那个一眼望到底的单纯小少爷。

 

这是明台长大以后明诚第一次给他喂饭,小少爷一口一口吃得很香,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煞是可爱。

明诚还记得当年,小少爷还是个小奶娃娃的时候,调皮的他,总要家里人齐上阵才肯好好吃饭。那时候,大哥抱着明台,大姐拿玩具逗他,而他则负责拿着碗勺,趁小少爷的注意力被转移到别处时,找准时机,将一勺饭菜精准地送进小少爷嘴里。

“阿诚哥……我的任务是不是失败了?”明台突然小声的问道。

自从明台失明,便再没有人对他提这件事情了。

“没有。”明诚答道,又将一勺饭菜送到明台嘴边,“张嘴。”

小少爷似是不信他简单的两个字,固执地不肯张嘴。

明诚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道:“于曼丽和郭骑云及时赶到,你们小组任务没有失败。”

明台咬了下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都还是咽了回去,最后只乖乖张开嘴,把饭菜吞进嘴里。

这顿饭吃得很是沉默,明诚明显感受到小少爷低落的情绪。

“一会我烧点热水,给你洗个澡。”明诚将最后一口饭塞进小少爷嘴里道,希望一个热水澡多少能让小少爷舒适一些。

 

当泡进热水中,明台这几日来一直紧绷的肌肉才慢慢放松了下来。

明诚将小少爷被玻璃扎伤的手搭在浴缸边缘,让他不要沾水,取了海绵来给他搓背。

当视觉的诱惑被夺去之后,明台所有的感官似乎都集中在了触觉和听觉上。

阿诚哥清浅的呼吸似乎就在耳边,修长的手指触碰着背部裸露的肌肤,带来酥酥麻麻的感觉。

“水太烫了吗?”明诚看着小少爷的皮肤越来越红,脸颊也浮上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根,担心地伸手去试水温。

小少爷用力摇了摇头。

明诚看着小少爷红彤彤的耳朵,实在觉得可爱,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

“唔……”小少爷身子一颤,差点整个人栽进水里。

明诚愣了一下:“你……”

小少爷转了个身子,也不管身上湿漉漉的滴着水,就往明诚怀里扑去。他看不见,明诚怕他摔着,赶忙去接,结果两个人在浴室的地上摔做一团。

明台趴在他的身上,眼神落在他脑袋旁的地上。

他的小少爷在流泪。

“小少爷,别怕。”

明诚将明台的脑袋按下来,吻住他,用自己全部的力气抱紧他。用触碰,用他温柔的气息安抚明台。任由对方的泪水落了满脸。

明明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却被如今的乱世逼着成长,攒了一身的伤痕。

小少爷沉浸在这个湿漉漉的吻中,却仍是忍不住想象,此时的阿诚哥是闭着双眼,投入进这个缠绵的亲吻中,还是如往常一样,睁着那双温柔的眸子,看着他。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很久,明诚怕小少爷着凉,很快将他拉了起来,重新放进热水中。

“阿诚哥,一起来洗吧。”小少爷仰着脑袋,声音沙哑。

明家做生意,财力物力自是不用说,原先明家老爷子也是个爱享受的人,特意请了西洋的设计师设计了浴室,修了个极大又奢华的浴缸。

不过明诚加入进来后,两个人的活动空间也所剩无几。水汽氤氲中,两人赤裸的肌肤贴在一起,小少爷全身的血液,似乎都争先恐后地涌上脸颊。

明诚轻笑,再次含住小少爷的双唇,从善如流地接受他无声的邀请。

对于黑暗的恐惧,是人类的天性。然而比起这份恐惧,更加让明台无法忍受的是失明的他什么都做不了,原先对于他来说就如呼吸一样自然简单的事情都是难上加难。

就像个废人。

与上海滩许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们不同,明台从小性子就好强,又留过洋,受过新潮思想的教育,他不喜欢依赖别人,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生理上的。

然而现在他,吃饭、洗澡、穿衣都是难题,就连行动都难以一个人轻松完成,那份强烈的心理落差,深深打击了明台。

一方面,他的心里拒绝依赖,另一方面,出于本能,他却又不自觉地依赖着明诚。


长微博→这里


等两人终于干干净净地回了房间,明台拉过阿诚哥,逼着他和自己一起钻进被窝。

“阿诚哥,若是我永远都看不见了,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小少爷窝在阿诚哥的怀里问道。

“别说丧气话。”明诚亲吻小少爷的额头,对他道,“苏医生说了,你看不见只是暂时的,会好的。”

“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明诚将小少爷搂得更紧了,语气坚定。

可明诚心里却是有如果的。

如果小少爷真的再也看不见了,他一定会守着他的小少爷,牵着他的手,走过黑暗,走向黎明……

评论 ( 41 )
热度 ( 473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