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明日安(ABO,生子,原著向)

感谢 @Mr.Jos 提供的脑洞~~

============================================

(一)

 

除夕,本该是团圆的日子。

冷冷清清的明公馆,似乎将热闹都隔在了院墙之外。

明镜看着满桌丰盛的饭菜,叹了一口气,这偌大的房子就只有自己和小丫鬟阿香。明楼和阿诚说是要回来,可到现在也不见人影,想来也就是口头一说,自己还当真了。

忽然,窗外绽放出一大束烟花,将明公馆的上空渲染得五光十色。

明镜赶忙跑出去看。

门口的草坪上,明楼和阿诚正在燃放烟花,显然是精心准备好,要给她一个惊喜。

见到明镜出来,明楼和阿诚都来给她作揖拜年。

“大姐,新年快乐!”

还没从这厢的惊喜缓过神来,又有个更大的惊喜从明公馆的大门一路欢快地跑到明镜跟前。

“大姐,大哥,阿诚哥,我回来啦!”

虽说和大哥早就料到明台过年是要跑回来的,可看着明台踏着绚烂的烟火出现在明公馆的院子里时,明诚还是控制不住露出一个欣喜的笑来。

小少爷晒黑了一些,似乎也结实了一些。他的笑容还是那么好看。

他搂着明镜和她讨要红包,还像个小孩子那样顽皮。

明镜忍不住刮他鼻子,和他承诺一定给他个最大的红包,比明楼和阿诚加起来还要大。

明台心满意足地拉着明镜进屋,嚷嚷着肚子饿。把行礼都留给了院里被忽视的两位哥哥。

 

看着三个弟弟在餐桌上玩闹成一片,明镜也是笑得眉眼弯弯,心里暖成一片,难得一家人团团圆圆的,让明镜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感动。

饭后,明台闹着要听大哥唱戏。大姐向来是惯着明台的,明楼又哪里敢不听大姐的话,虽是无奈,也只好让阿诚取了胡琴出来,就当是配合着小家伙讨一讨大姐的欢心。

明台抱着个抱枕,笑呵呵地滚到明镜身边。

明楼先一段梅先生的《生死恨》开嗓,又一段《西皮流水》,唱得字正腔圆。

“这大过年的,不唱些应景的,尽唱这些沙场国家的,讨打。”明镜虽是说着狠话,可仍旧是笑着。

“是我的不是。那大姐想听什么?”

明镜还没开口,倒是明台先抢了话:“我要听《苏武牧羊》。”

这一下,厅内的气氛就有些尴尬。

“你这孩子,还跟着起哄了是吧。”明镜佯怒地在明台背上轻拍了一把,惹得小少爷撅起了嘴。

明楼则和阿诚不着痕迹地对望了一眼。

“好,咱们家的小少爷要听,就唱。”明楼锐利的目光盯着明台,后者在大哥Alpha的气场下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但还是坚定地直视着大哥的眼睛,“阿诚,来。”

明台细细观察着大哥的神色,又将目光转向阿诚哥,却未瞧出什么端倪来,不由有些失望。

明楼应大姐的要求,又唱了几支你侬我侬的应景曲儿。明台枕在明镜的腿上,眼神发愣,想着心事,也不知听是没听。

前几日近年关,明镜也是忙得累,有些熬不住就回房睡了。剩下兄弟三人随意地聊着天守岁,谁都没再提刚刚听戏的事儿。

新年的钟声敲响,明台拖着大哥和阿诚哥去院子里放烟花,玩闹了好一阵还不尽兴。明楼可没小少爷那股子劲,嘱咐阿诚看好小少爷,便也回房了。

一直闹腾到下半夜,小少爷终于累了,裹着阿诚哥的大衣歪在沙发上睡着了。明台脸红扑扑的,嘴巴微微张着,睡着的他收起了平日里张牙舞爪的模样,乖巧的像个小奶娃娃。

明诚忍不住轻笑,揉了揉小少爷软软的发丝,将他抱回了房。

 

翌日一早,明楼让阿诚去把小少爷叫过来,他昨晚上想了想,还是决定和明台谈谈。明台这孩子聪慧过人,明楼知他想试探自己,决定给他这个机会。明楼心中仍是忧虑,慧极必伤,明台又年轻气盛,掩不住锋芒,明楼终究还是想提点提点的。

明公馆飘荡着香甜的气息,那是小少爷的味道。自从明台离开家以后,明诚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过这股熟悉的味道了。

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像是阳光混合着青草以及甜奶油的味道。

明台虽是个Omega,可偏偏跟柔弱二字沾不上边,小的时候胆子大还顽皮,比Alpha还难管教,到哪儿都是他疯的最厉害,连好些Alpha孩子都能被他欺负哭。想到小少爷幼时的种种劣迹,明诚又是忍不住笑。

离小少爷的房间越近,那股香甜的气息就浓郁。

似乎,浓郁得有些过头了。

“明台?明台?起床了。大哥叫你去他那一趟……”

小少爷没有答话。明诚凝神细听,从明台的屋内传来细微的呻吟与闷哼。

明诚眉头紧蹙,也顾不上其他,推门而入。

铺面而来的香甜气息,让明诚差点一个踉跄,Alpha信息素控制不住得释放开来。

“啊……”小少爷惊喘了一声,迷迷糊糊地望向门口。

明诚赶忙敛住心神,控制住自己的信息素。

昨夜明台裹着阿诚哥的大衣睡去,一直紧拽着不撒手,明诚无奈,只能由着他,把他和大衣一起塞进被子里。

现在,被子早就被踢到一边,小少爷抱着他的大衣磨蹭,而他的睡裤和床单已经濡湿了一大片。

同样感受到强烈信息素气息的明楼也匆匆赶来。

明台在两股熟悉的Alpha气息下艰难地撑开双眼,他向两位哥哥伸出手,带着颤音道:“抑制剂……”

这三个字犹如惊雷在明楼和阿诚的耳边炸开,将二人钉在原地。

抑制剂是由鸦片中的提取物制作而成,它能压制住发情期连续三日的情潮,让Omega不受alpha的影响,在洋人一步步打开中国国门的时候,新兴的思潮也涌入中国,许多Omega为了摆脱Alpha对其的控制,开始使用抑制剂,因而抑制剂曾经在Omega中间风靡一时。

可是,就如同大烟一样,抑制剂对人体的伤害极大,而且极易成瘾,只要使用过一次,那么之后的发情期,Omega便会对此产生强烈的依赖,若不愿被标记,或是不继续使用,则会痛苦万分。

因此,民国成立以后,国民政府开始全面禁止抑制剂的贩卖流通。可这兵荒马乱的年头,又怎么禁得住,明面上没得卖,私下里有门路,自然还是能找得到货源。

“王天风!我早晚有一天要把他给碎尸万段。”明楼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字来。

得知疯子将身为Omega的明台拐进军统后明楼就憋了一肚子火气。原本想着在满是alpha的军统,明台一直没出事,疯子对明家小少爷保护的还不错。没想到,疯子竟然直接给明台用了抑制剂,这是要害死他吗?!

“你们三个在干嘛啊,还不下来吃早饭?”明镜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明楼深深吸了一口气,维持着冷静,对大姐道:“大姐,明台发情了。”


评论 ( 43 )
热度 ( 749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