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明日安(ABO,生子,原著向)

虽说是标记吧……但是只有肉渣……真正大头的H在后面_(:зゝ∠)_

==========================================

(二)

 

Omega每半年会有一次持续三日的发情期。按照传统,未被标记的Omega在发情期的时候会由一名Beta或者Omega陪护。

明镜听到明楼的话,心里一惊,小跑着上了楼,明台发情向来都是她这个大姐陪护的。

可真是奇了怪了,明台的发情期是在四月和十月,怎么这个时候好好的发情了呢?

“你们两个Alpha还杵在这儿干嘛?想明台难受死吗?”大姐一进房间就急急忙忙赶人。

“阿诚!你把自己衣服给他干嘛?不知道自己衣服上又信息素的气息吗?”明镜看到小少爷怀里的大衣,又是好一通说。

“我……”被冤枉的明诚还没说上话就被明楼拖走了。

“你别往枪口上撞了。去酒店订两间房。老规矩,明台发情期,咱们住外面。”

“可抑制剂的问题怎么办?”

明楼沉声道:“只能靠明台自己扛过去,他能扛过去几次瘾,就好了……”

 

明台在床上翻滚着,除了折磨着他的热潮,还有关节处传来的蚀骨疼痛。身体里好似爬了万千蚂蚁,饮血噬骨,又好似有只猫儿挠着他的心肝。他浑身发冷,可热潮却又带着他的提问不断攀升,强烈的耳鸣让他周遭的世界好似拢上一层厚重的隔音板。大姐在他的身旁,面色焦灼,可他只知道大姐的嘴正张张合合说着什么,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太痛苦了。

在烈日下罚站,在暴雨中闯过铁丝网,与强壮的对手格斗,甚至是受伤……

曾经觉得严酷的军统训练,和现在的感受相比不值一提。

明台的脑袋狠狠撞向墙壁,明镜根本拦他不住。

要么给他抑制剂,要么给他个Alpha,或者,死。

理智已经完全从身体里抽离。

明台挣脱了大姐,向楼下跑去,他要寻找到那股温柔包裹了他一夜的松香味道的来源,熟悉又温暖。

他感觉到了,那股好闻的气息就在楼下,他要去那里。

收拾好文件打算离开的明诚,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小少爷扑了个满怀,差点将他撞翻在地。

“明台?”

明台没有回他话,只是在他颈间的腺体上拼命嗅着。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小少爷已经难以维持自己的清醒,他甚至分辨不出眼前的人到底是谁。

随便什么,只要能缓解他的痛苦就好。

明台一张脸红彤彤的,被泪水糊得一团糟,撞破的额头还在流着血。

明诚觉得心疼,可他不敢有任何动作,努力收敛起自己的信息素,他不想给小少爷造成更多的痛苦。

明镜从楼上追了下来,就看到明台挂在阿诚的身上上下其手,明诚僵在原地不知所措。

“救救我……求你……救救我……”明台在他的耳边低泣。

明诚见过在抑制剂的毒瘾下挣扎的Omega,他们中大部分人最后选择了死亡。

他还是舍不得,舍不得他的小少爷。

所有的过错,所有的怒火,所有的责任,所有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来背负,只要明台能好好的。

手中的公文包跌落在地上,明诚抱起明台一步步踏上台阶。

路过明镜的时候,他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明镜向前跨了半步,似乎想要拦,但又堪堪停住了步子,她紧紧蹙着眉头,神情担忧又无奈,目送二人进了房间。

 

长微博→这里


评论 ( 39 )
热度 ( 602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