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明日安(ABO,生子,原著向)

(三)

 

和明诚预想的完全不同,无论是大哥还是大姐,甚至是明台,在完成标记之后,都异常的平静。仿佛小少爷不过是昨晚去他的房里蹭床睡了一晚,就像小的时候他常干的那样。

向来玲珑心思的明诚,这次是真有些吃不准家里这几位的想法了。

就在明诚怀着一颗忐忑的心,细细观察着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明公馆。

桂姨穿了一件米黄色的旧棉袄,半张脸都陷在蓝色的大围巾里,她神色略显惶恐,带着仆仆风尘,小心翼翼地站在门口。

明诚满脸惊愕,恍如隔世。那些封尘在记忆中的过去,犹如潮水一般再次涌上心头。

明镜的脸上露出几分欢喜,明楼面上没什么特别的神情,心里却存了几分疑虑。

“大小姐……大少爷……”桂姨微微欠了欠身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桂姨早已上了年纪,两鬓都添了白发,动作也僵硬了许多。

“阿诚……”

明诚并没有因为养母的突然出现而欢喜,他阴沉着脸,扭头就走,全家人都能听到他关上自己房门的声音,沉重而压抑。

被明诚巨大动静惊动的明台,趿着拖鞋跑出房门,他倚在二楼的栏杆上,微眯着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桂姨。他对这个女人并没有很深的印象,在他模糊的记忆中似乎大哥曾经赶走过一位女长工,之后阿诚哥便出现在了明家。

 

安顿好桂姨,明镜一抬头便看到明台穿着睡衣正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发呆,顿时就急了:“你这孩子!大冬天的穿这么少跑出来,是不是想生病啊!”

“大姐我错了!我这就回房!”回过神的明台冲着大姐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一头又钻回了房间。

明镜哪里肯放过他,她这里还有个大问题要问他呢。

“明台你和我说实话,这抑制剂到底是怎么回事?”明镜又是气又是急。

小少爷怯生生地缩在被子里,不吭气儿。

见明台不肯说话,明镜更是生气,可想到昨日明台痛苦的模样,心里又疼,不觉红了眼眶。

“大姐……你别哭啊……”

“那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用抑制剂?大学里面不是有专门的医务室和陪护吗?还有,你到哪里弄来那玩意儿的?”

小少爷垂下头,犹豫了好一会才慢吞吞地开口:“我……我……从黑市买的……我有个Omega朋友,他有门路……我……以前都是大姐你陪着我,你把我送到香港,我难受的时候都没人抱着我给我哼曲儿了……我熬不住才……才……”

明台越说越小声,最后甚至都带了哭腔。

听了这话,明镜哪里还顾得上生气,心都要疼死了,赶忙搂过明台。

“你这孩子,有什么事不能告诉姐姐?一个人憋着,你这是要担心死我啊……”

“姐……对不起……是我错了……你别难过了……”明台将下巴搁在姐姐的肩上,亲昵地蹭着,像只撒娇的小猫。

明楼知道明台醒了,大姐肯定要逼问抑制剂的事情,不放心就也上来看看,哪知道明台把大姐哄得早就没了气儿。

家里最会卖乖的就数他,明楼忍不住轻笑。

这下,明楼撞上了枪口,大姐在明台这儿发不起来的火,都悉数冲着明楼发了。

“明台是Omega,他一个人在外面念书,我让你顾着点他,你都当耳旁风了是吧?整天就想着升官发财,你心里还有没有家人呀?你弟弟去黑市买抑制剂用你知不知道呀?!”

无辜被骂的明楼心里也是冤,可面上只能服软。

“大姐说的是,是我做的不好,让明台受了许多苦。”

“你们啊,就知道哄我,一个两个的,都翅膀硬了,我是管不了了。”

“长姐如母,我们哪里敢不听大姐您的。”

“还知道我是大姐就好。”明镜瞪了两个弟弟一眼,心里长叹一声,弟弟们都大了,离自己是越来越远了。

“大姐,你从昨天白天就一直担心着明台,也没好好休息,要不先回房间睡一会吧。”

明镜哪里不懂明楼的意思,对他道:“你好好说话,不许对明台发火。”

“是,大姐。”

看着明楼坐在他床边,明台心里有些打鼓,尤其大哥打量他的眼神格外的意味深长。

明台在家里最怕的就是大哥,而且大哥可不像大姐,撒撒娇哄哄就能糊弄过去的,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又往床头缩了缩。

“我又不会吃了你,这么紧张干嘛?”

“我没有!”明台狡辩。

明楼笑了一下,也没再追问他抑制剂的事情,只是问道:“你对阿诚,是个什么想法?”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明台懵了。他盯着被子上的花纹,好像突然对上面的那只绣工精细的鸟儿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我不知道……”过了好半晌,明台才小声开口。

“不诚实。”明楼毫不留情地揭穿他。

明台撇了撇嘴道:“我又不清醒……而且阿诚哥从来都舍不得我难受的……”

明楼仔细打量着小少爷,将他微红的面色和眼底的慌乱全都看在眼里。

“我不急着要你答案,你自己想清楚。”明楼没有过多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他学业上的事。

这一个学期在港大的所有记录都是作假,在明楼仿若能洞察一切的目光下,明台的掌心湿漉漉的全是冷汗。

可明家小少爷终究是从军统严酷训练中熬过来的Omega。明楼步步紧逼地试探他,逼急了小少爷可是会咬人的。

“哥,你是汉奸吗?”

问题一出,房间里的温度似乎也下降了几度,明台明显感觉到大哥Alpha的压迫感,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生理和心理上的。

“在家,不谈论政治。”

“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台从床头柜里抽出一张报纸,正是刊登明楼出任新政府经济司司长的那份。

“这是你该操心的事吗?”

“在香港的时候,我看得出来,大姐很担心你。她不相信你是汉奸,我也不信!”

明楼沉默地盯着明台好一会才开口:“我在这个位置上,很多事情说不清楚。是非功过,还是都留给历史来评判吧。”

他说着,解下腕上的手表递给明台:“这块表,送给你。”

“你别拿这个收买我。”小少爷嘟起嘴,对于大哥明显地转移话题,十分不满。

“你不是一直告诉我你喜欢它吗?要还是不要。”

“当然要。”

小少爷伸手去拿,却被明楼躲了开去:“哦,我忘了,咱们明家的小少爷从来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明台将表抢过来:“大哥又不是别人。”

明楼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小少爷欢喜地拿着表左看右看:“你不是说,这块表,要等我工作以后才送给我吗?”

“书读的好了,也是一门职业。况且……”明楼说着,脸上出现了一丝揶揄的神色,“你现在也算是大人了。”

明台听出来大哥是说他被阿诚标记的事情,心中羞恼,一咕噜钻进被子里,不愿再理他。


评论 ( 19 )
热度 ( 483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