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Joyeux Noël(圣诞贺文)

感谢 @远鸢 点的圣诞梗

一篇充满糖果味的狗血文,大过节的咱们就少女一点浪漫一点吧2333333

Christmas should be a time of banked-up fines, the scent of flowersand wine, good talk, good memories and loyalties renewed. But if all else is lacking, love will do. Merry Christmas!!!

==================================

圣诞节之于洋人,就好似春节之于中国人,是一年中最重要,也是最热闹的日子。

商场早早就换上了节日的装饰,大厅的中央立着一棵巨大圣诞树,上面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彩灯,和着音乐的节奏,跳着欢快的舞蹈。

明台放假以后就一直在这家商场打零工。他穿着红白相间的圣诞服装,工作服劣质的绒毛时不时飘进鼻子里,可他手里端着试吃的饼干和糖果,连喷嚏都不能打,只能揉揉鼻子,缓解瘙痒。

因为饼干和糖果的原因,明台的身边围了许多孩子,他用带着中国口音的法语,和小朋友们道着圣诞快乐,给他们讲圣诞老人的故事。

灯火通明的商场,人声鼎沸,周围满是叽叽喳喳的孩子,大声说着法语。黑发黑眸的明台在金发碧眼的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周遭的热闹,丝毫没有感染到明台,他公式化地笑着,心里孤独又难过。

他已经好几周没有和阿诚哥说过话了。每次吵架阿诚哥都会让着他,哄着他,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阿诚哥没有像往常那样哄他。

明台狠狠揉了揉又开始发痒的鼻子,商场顶部巨大的水晶吊灯发出的炫目光芒刺得他眼睛发疼。

有那么一瞬间,明台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那个进入商场的东方人,无论是气质还是长相都十分引人注目,即便是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也很难忽视。他身板笔挺,一件藏蓝色的长风衣将他衬得格外修长,雕刻般的面庞略显严肃,一双眸子却是极其温柔的。

阿诚哥?

就像明诚立刻吸引住了明台的目光,明诚的目光也落在明台的身上。

明台的工作服是一只穿着圣诞老人衣服的毛茸茸的兔子,有调皮的孩子去揪他衣服后面的兔子尾巴,于是,一双支楞在黑色的发间的大耳朵便随着他躲闪的动作晃动起来,连带着明诚的心也晃动起来。

痒痒的,像是小奶猫的爪子在心尖儿上挠。

明诚向着明台的方向走去,小少爷摆脱了孩子们的纠缠,再次朝他望过来。他的鼻头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倒真像只无辜又委屈的的兔子。

“阿诚哥……”小少爷近些日子打工,和孩子们说了太多的话,声音都是哑的。

明诚又是心疼又是无奈,被宠在哥哥姐姐们心尖的明家小少爷何时受过这样的苦?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就这么任性的跑出来打工。

“明台,你怎么跑到这里来打工了?”

最初的震惊过后,明台又想起那日阿诚哥摔门出去,之后就消失了许久,连个电话都没有,要不是大哥告诉他,要带着阿诚哥去法国南部谈生意,他还不知道明诚去了哪里。

明台挂起笑容,用法语向明诚推销饼干和糖果,好像刚刚的那声呼唤不过是认错了人。

明诚知道他还在气自己,握住了明台的手腕,有些无奈地喊了一声:“明台……”

这段时间,明台白日里辛苦打工,晚上回去,没有阿诚哥做好的饭菜,黑漆漆的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时常孤零零地蜷缩在床上,望着外面的灯火,期盼着阿诚哥回来。

现在,阿诚哥是出现在他的面前了,可是好像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那种无奈的语气,倒像是他又在胡闹。

明台怎么可不能不气?不仅气,还特别伤心。

甩开明诚地手,明台将手中的托盘重重放在一旁的台子上,眼里忍不住泛起泪来:“你还回来干嘛?那天你不都嫌我无理取闹,摔门走人了吗?!”

明台胡乱地揉了揉眼睛,在手指上留下晶莹的水渍。

“我的小少爷,都是我的错。”明诚再次伸手想拉住对方,却被对方躲了开去。

有人好奇地朝他们这里望过来。小少爷也觉得有些丢人,大口吸着气,仰着脑袋,倔强地不让眼泪流出来。

“小少爷,我原本只是想出去冷静一下的,谁知道大哥突然让我过去,要我和他一起去南法谈生意。”明诚解释道,毫不犹豫地把大哥给卖了,“而且大哥说平日我都把你宠坏了,让我冷冷你。”

明诚的语气很是无奈:“本想今天回来给你个惊喜,哪知道在这里遇到你。

“他说什么你都听,你喜欢他还是喜欢我?”明台赌气地说道。

“我的小少爷,你这醋是吃的一坛接一坛都不带休息的吗?”

“那个苏珊是怎么回事你还没有给我解释清楚呢!”小少爷自动忽略了明诚的话,自顾自地开始翻旧账。

“我都说了,她只是同学而已。”面对明台这个小醋坛子,明诚也是无奈。

明台没说话,只是拿脚尖碾着瓷砖上的纹路。过了最初那阵最恼火的时候,明台也明白自己确实有些过分,可是阿诚哥那么优秀那么温柔的一个人,他总怕有一天阿诚哥会离开自己。

阿诚哥对他的好他从来都是记在心里的。其实,那天在小少爷睡着后,明诚回来收拾行李,给他留了一千块钱,小少爷不太会做饭,明诚就留了钱和字条让他一定要好好吃饭。

可是明台没动那钱,他跑到商场打零工,工资日结,数量不多,填饱肚子而已。明台只是想证明自己也是有能力的,他想和优秀的阿诚哥比肩,虽然,他并不十分清楚自己究竟该怎么做。

“阿诚哥,你来做什么……”过了半晌,小少爷才重又开口,声音听上去平静了许多。

“给你买礼物,顺便给大哥的生意伙伴也挑一个礼物。”

“我看你是来给大哥的生意伙伴挑礼物,我才是顺便的那个。”

明诚伸手捏了捏他红彤彤的鼻子道:“还是你比较重要。几点下班?一会带你去吃饭。”

“四点,今天平安夜,下班早。”小少爷乖乖答道,没再拒绝明诚的拥抱。

明诚捧起小少爷的脸,想要给他一个亲吻。

明台红红的鼻头颤了颤,在明诚将要吻他的时候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明诚忍不住笑出声,摸了摸小少爷的兔耳朵,再次拥他入怀。

小少爷红着脸将脑袋埋在阿诚哥的颈间。就算再怎么生气,明台终究还是抵不过对阿诚哥的思念。他环住阿诚哥的背,紧紧搂住他,汲取着他身上的味道,害怕有一天阿诚哥又要留他一人在冷冰冰的家里。

明诚也是想极了他的小少爷,用力将他揉进自己的怀中。

商场请了人专门现场演奏钢琴曲,他一曲终了,看到大厅中央相拥的两人,一曲舒缓甜蜜的Edelweiss从指间流泻而出,既应景圣诞,又以其对纯洁永恒爱情的寓意,献给这一对璧人。

有人驻足,有人吹口哨,也有人鼓起掌来。

最终,明诚还是送给小少爷一个温柔深情的吻。


长微博——这里

评论 ( 37 )
热度 ( 300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