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明日安(ABO,生子,原著向)

支持南太太!有人泼你脏水的同时,有更多人愿意站在你的身前为你遮风挡雨!我们圈不冷我们圈很温暖!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大大!
======================================== 

 

(五) 

 
 
 

新年头几日,明台被大哥大姐拖着四处拜年,一直不得空,今日才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溜出家门,跑去照相馆让郭骑云赶紧的把照片洗出来。

 
 
 

 “5号军火库购货计划……”明台蹙着眉思索着,“陈炳……”

 
 
 

 “组长,还有这两篇报道……”郭骑云将一份报纸推了过去,头版的标题以及另一篇并不太起眼的小报道都被红笔标了出来。

 
 
 

 头版的内容是说一间酒吧里发生了枪杀案,死者名叫童虎,而那篇小报道的内容是陈炳在一家酒店里被迷晕抢劫。

 
 
 

 “童虎?”这个名字明台觉得有些耳熟。 

 
 
 

“他是76号梁仲春手下的人。”

 
 
 

 这是身为特工的直觉。无论是郭骑云,于曼丽还是明台,都觉得这两件事情之间有着隐隐的联系,只是一时半会儿还想不明白。聚集在上海的势力太多了,有日本人,有军统还有共党…… 

 
 
 

缺乏证据,凭空也想不出来什么。明台将这两件事记在心里,又问郭骑云上面有没有下来什么任务。

 
 
 

 郭骑云点了点头道:“有。上面下达命令,尽快截获日军第三战区军力部署计划。

 
 
 


 
 
 

 明台正在和大哥打着羽毛球的时候,明诚刚与南田洋子谈完话,取了文件来给明楼。 

 
 
 

小少爷老远就注意到了他,一个不留神,就被大哥一个扣杀,输了球局。明台嚷嚷着大哥欺负人,拎着球拍就跑去了大姐那里,可一双眸子却是滴溜溜地随着明诚转。 

 
 
 

明镜摸了摸茶壶,发现茶已经凉了,便四处张望着寻找桂姨。

 
 
 

 “这个点,她应该在厨房做午饭。”明楼擦着汗随口答道。 

 
 
 

“她去了多久啦?” 

 
 
 

“五分多钟吧。”小少爷埋首在点心中,吃得欢快。

 
 
 

他这么一说,明镜倒是奇了,刚刚他明明在打球,怎么就这么清楚? 明楼和明诚对望了一眼,都不禁对小少爷的观察力啧啧称奇,又或许,明台注意到了什么,让他不自觉得观察桂姨这个人。 

 
 
 

感受到众人的沉默,明台不解地抬起头来:“你们没察觉吗?” 

 
 
 

明楼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转移了话题,和大姐聊起她承租济世大药行的事来。 

 
 
 

小少爷不甚在意地揉了揉鼻子,继续大快朵颐,自从进了军统,他都好久没能吃到家里精致的点心了。 

 
 
 

一旁的明诚倒是看着明台若有所思。截获日军第三站区的部署计划的任务落在明台他们小组,阿诚初听到这个决定的时候,几乎脱口要对大哥说“不行”,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这两个咽了回去,明台从进了军统的那日起,就已经身不由己,而他和大哥亦然,明诚只能拼命自己克制住对明台强烈的保护欲,让明台去冒险。好在大哥也放出话,让他想法子帮帮明台,至少,也能让他们成功的几率大一些。 

 
 
 


 
 
 

被标记的omega会对alpha产生本能地的依赖,明台自己都没发觉,这几天他总是忍不住就跟着明诚打转。 

 
 
 

而对于就像只小尾巴似的小少爷,明诚自然毫无厌烦的神色,反而越发将他宠上天去了。 

 
 
 

午饭后,明台躺在阿诚哥的腿上,翻着时尚杂志,明诚则给小少爷一块一块地喂着水果。

 
 
 

 “大哥,我要买这件衬衫。”小少爷忽然一骨碌爬起来,差点撞翻阿诚手中的水果盘子。 

 
 
 

明楼将贴到眼睛跟前的杂志拿远了些道:“这件衬衫款式也不新奇啊,不但不新奇,样子还有点保守。” 

 
 
 

“就是保守才经典,而且你看这个袖口,是指南针的,多别致啊。” 

 
 
 

“好看吗?” 

 
 
 

“我喜欢。”明台嘟着嘴又躺回到阿诚哥的腿上。 

 
 
 

“呵,价格也好看。” 

 
 
 

“你到底给不给买嘛。” 

 
 
 

“买,买。”明楼的语气甚是无奈,可家里面谁不是向来都宠着他的? 

 
 
 

明楼将目光转向明诚,又道:“阿诚啊,你看他选的这个款式,明天给我也买一身。” 

 
 
 

“不行!你不许买!”小少爷不乐意了。 

 
 
 

“为什么啊?” 

 
 
 

“我最讨厌别人和我穿一样的衣服了。”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阿诚哥可以。” 

 
 
 

小少爷说完,向明楼伸出手晃了晃。 “你又要干嘛?” 

 
 
 

“你同意给买的,你出钱,阿诚哥只负责跑腿。” 

 
 
 

“你这臭小子。”明楼作势就要拿报纸打他,“这还没结婚呢,就想要护着你阿诚哥了是吧?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哥了?” 

 
 
 

“谁要结婚了……”明小少爷嘟囔了一句,钻到明诚的身后,“明明是你自己老使唤阿诚哥……” 

 
 
 

“你啊……”明诚把他从身后捞出来,点了下小少爷的鼻尖。 

 
 
 

家里的姥爷种敲了十三下,明诚站起身子道:“大哥,我出去一趟。” 

 
 
 

“阿诚哥,你去哪儿啊。”小少爷像是只被主人独留在家中的猫儿,眼巴巴地瞅着他。 

 
 
 

“海军俱乐部。” 

 
 
 

明台眼珠一转,从沙发上爬起来,他的动作太过急切,在光滑的瓷砖地上踉跄着滑了一截,堪堪停在明诚的面前:“我也要去!” 

 
 
 

“你去干嘛?” 

 
 
 

“我在报纸上看到的,说海军俱乐部特别好玩。你去办公事,我去玩。” 

 
 
 

明诚还没说什么,倒是明楼先开了口:“带他去吧,省的他在这儿跟我闹腾。” 

 
 
 

小少爷高兴极了,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楼去:“等我一会儿,我去换身衣服!” 

 
 
 

“你慢点跑,别摔着!”明诚无奈地嘱咐道,“别忘了明家香。” 

 
 
 

“知道啦!” 

 
 
 

等小少爷消失在房间里,明楼和明诚二人冲对方微微点了点头,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明家香旗下有款独特的香水,是明家的独门秘方,虽说不能掩盖alpha或者omega的身份,但却能够用另一种香味覆盖住原本信息素的味道。只是原材料十分稀有,制作工艺又极其复杂,因而只有极少数上层社会的人才用得起。 

 
 
 

但明家人近水楼台先得月,想拥有这种香水,自然是容易的。明楼明台和阿诚哪个不是刀尖上舔血的身份,有了明家香,到底还是能省下些不必要的麻烦。 

 
 
 

阿诚标记了明台这件事,现如今知道的人越少反而对明台越安全,否则,他将会是想要拉拢明诚的人最好的筹码。 

 
 
 

明台常惯爱穿的都是柠檬味的明家香,清清爽爽的,倒与他向来花哨的品味不同,不过却挺契合他在众人眼中那副单纯讨喜的模样。 

 
 
 

进了海军俱乐部,小少爷一直好奇地四处张望。 

 
 
 

明诚点了两杯咖啡嘱咐道:“明台,你就在这儿喝咖啡,我待会儿要进去谈点事情。” 

 
 
 

“你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喝咖啡多无聊啊,我能四处逛逛吗?” 

 
 
 

“可以啊,这里有音乐,有舞厅,甜点和清酒也是免费的。但是,不能随意跟人搭讪,这个俱乐部相当于第二个日本领事馆了,就连建筑格局都是模仿了日本领事馆。在这里混的人大部分都是日本人和政府官员,你可千万不许给我惹事。” 

 
 
 

“我就知道你得有个但是。”小少爷抱怨了一声,“我像是个到处惹事的人吗?” 

 
 
 

“不是像,就是。” 

 
 
 

小少爷哼了一声,不理阿诚哥,继续打量周围,可没一会,他又笑嘻嘻地凑上前问道:“你今天来见谁呀?” 

 
 
 

“你问这个干什么?” 

 
 
 

“就随便问问不行嘛,还保密啊。” 

 
 
 

“这有什么可保密的,是军需部的陈炳约我。” 

 
 
 

听到陈炳这个名字,小少爷喝咖啡的动作一顿。 

 
 
 

“这家伙最近倒大霉了。”明诚继续道,“刚被人劫了财,好在人没事,托我来查查这事。” 

 
 
 

“这不是警察的工作么,干嘛要你来干呀?” 

 
 
 

“你以为我愿意干啊?有些东西可不是能够拿到台面上来的,他的身份,有多少势力在后面虎视眈眈,自己不知道注意倒霉就算了,还连累了好几条人命。”明诚抱怨道,不着痕迹地将一些信息透露给明台,“这家伙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抽大烟,玩女人,我都已经烦透他了,要不是和他合伙做了点生意,才懒得理他……” 

 
 
 

不多时,陈炳便出来招呼明诚进去。明诚再次叮嘱小少爷乖乖地别惹事,就跟着进去了俱乐部内里的包间。 

 
 
 

明台哪里会听明诚的话,他来海军俱乐部本就有着自己的目的。 他一面细细观察海军俱乐部的建筑结构,一面注意着来往的人群。当他看到那个被长官骂得狗血淋头的女机要室文员,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对明台来说,一个beta女人,引对方上钩,那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几乎没费什么功夫他就得到了日本领事馆庆祝酒会的请柬。 

 
 
 

明台的嘴角勾着算计的笑容,看着桃子小姐羞涩地抱着文件离开,一转头,就看见阿诚哥面色阴沉地盯着他。 

 
 
 

小少爷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评论 ( 23 )
热度 ( 493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