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明日安(ABO,生子,原著向)

(九)

 

闲来无事的时候,明家三兄弟总爱凑在一起打羽毛球。

明台跳起来一个扣杀,明诚弯身一捞却没有接住,小少爷立刻笑得眉眼弯弯,兴奋地转了个圈儿,欢呼一声:“阿诚哥,你又输啦!”

明诚也不恼,拉过小少爷把他往桌边带去。

“我打不过大哥,打你还是绰绰有余的吧!”小少爷眼神亮晶晶地炫耀着。

“是,我们小少爷最是厉害了。”明诚笑着替小少爷擦去额上的汗珠,又替他拧开汽水瓶盖。

明台灌了一大口汽水下肚,亲昵地蹭了蹭阿诚哥。

可大哥向来是爱泼小少爷冷水的:“阿诚,你是真的打不过他吗?”

“看破不说破,就让咱家的小少爷赢两局又能怎样呢。”明诚回道,向大哥递了个无奈的眼神。

“什么叫让我赢两局?”小少爷鼓起双颊,不高兴地推开阿诚哥,“你故意放水是不是?”

明楼道:“你打不过我吧,我打不过他,你说他是不是故意让你赢两局?”

“阿诚哥,原来你才是我们家打的最好的啊。”小少爷赌气似的瞪了明诚一眼,将球拍递到明楼手上,“明大少爷,你跟我打。”

明楼接过球拍道:“那你可想清楚了,我是不会让着你的。”

“哼,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好,我今天就再教训教训你。”

小小的白色羽毛球在两人之间翻飞着,来来回回好些个回合。

明台的球技虽然不如大哥,但胜在年轻体力足,平日里偶尔还能盛上一两局。可不知怎的,今日打了一会儿球就觉得疲累,他勉强接下大哥打过来的球,脚步一踉跄,摔倒在地,再次从大哥那儿飞来的小球落在了眼前。

“不打了,不打了,我累了。”小少爷坐在草地上耍赖。

“以前你技术上不行,体力上至少还能撑一撑,怎么现在连体力都不行了?”

“哼,我晚上还要参加同学聚会呢,这叫养精蓄锐懂不懂!”小少爷喘着气道。晚上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就算现在一时认输也没关系,过几天他再赢回来就好。

明诚跑过来把小少爷从地上捞起来:“地上凉,累了就不打了。”

“阿诚哥,你替我赢回来好不好?”小少爷挂在阿诚哥的脖子上撒娇。

“好呀。”明诚亲了亲小少爷的嘴角,答应他。

“打不过就找外援?”

“大哥你是不是打不过阿诚哥,所以怕了?”小少爷朝明楼做了个鬼脸。

“你这个臭小子。”明楼骂道,可脸上却是带着笑。家里这个小弟,是真的被他们个惯坏了。

 

午饭后,明诚正准备出门,就看到小少爷拎着衣服从楼上蹦跶下来:“大哥,大哥,这衣服没挂好,都出褶子了,你说这么办?”

明楼斜睨了他一眼道:“让阿香回来给你熨一下呗。”

“可我找不到她。”

“她去城隍庙置办东西了。”

“大哥,你熨衣服比阿香熨的好,我今天同学会,我得穿啊。”小少爷说完,也不管明楼答不答应,径直把衣服塞进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明楼怀里,又蹦跶上楼去了。

“嘿!你这个臭小子!”

“熨不好我就告诉大姐!”明台的声音从二楼飘下来,满满都是笑意。

明诚在一旁偷笑:“他手里有咱家的法宝,大姐,这招到什么时候都好用。”

“这小家伙还真记仇。”

“你把他打输了,他不找你找谁?”明诚看了看时间笑道,“我得走了,熨的好一点啊,熨不好大姐找你。”

明楼看了看出门的明诚,又抬头看了看二楼,真是有苦说不出,自家弟弟们真是一个个都反了天了,还把不把他这个大哥放眼里了。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紧张的缘故,明台不太舒服地窝在床上,觉得自己都快要吐出来了。他在脑子里一遍一遍地过着今晚的计划以及日本领事馆的结构图,直到厅里的老爷种发出沉闷的四声响,明台才从床上慢悠悠地爬下来。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听见大哥大姐正在谈话,他敏锐地捕捉到了樱花号三个字,他刚想躲起来细听,就被眼尖的大姐发现了。

“明台,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我……我刚下来,看到你俩在说话,这不是怕打扰你们嘛。”

“来,正好衣服熨好了,来穿穿看。”明楼岔开话题。

小少爷的目光在大哥大姐之间逡巡了一下。如果大哥真的是汉奸,大姐还会待大哥和从前一样吗?大哥大姐之间是不是也隐藏了什么秘密?

“租借外面乱,同学聚会早点回来。”明镜嘱咐道。

“知道啦大姐,我能喝点酒嘛?”

“少喝点可以。”

“喝酒走路小心点,回来的时候别摔着。”明楼也跟着嘱咐。

明台望向大哥,他能感觉得到,大哥的话里有话。

 

“今晚在日本领事馆,军统也会有行动,如果遇到他们,你个人可是情况而定,相机行事。”

“是,黎叔,我明白了。”

 

明台手执一杯香槟,将自己隐藏在角落中,不着痕迹地细细打量领事馆中的情形,观察着舞池中的男男女女,算计着每一种可能出现的意外。

他特地在喷了柠檬味的明家香后,又喷上一层专供给alpha的明家香,将自己隐藏在层层叠叠的气息之下。

这时,他注意到一位身着黑色礼服的小姐挽着一名日本军官款款从门口走了进来。

惠子小姐?明台一惊,但随后很快便释然,他们军统打算利用今晚的机会盗得部署计划,共党自然也会利用今晚的舞会。

明台的嘴角勾起一抹笑,这位在樱花号上认识的共党姑娘,要么与她合作,要么就得抢先。

“我一直在等你们的人来,没想到会是你。”明台不动声色地靠近正准备在酒中做手脚的程锦云,轻声道。

程锦云一凛,但她很就认出来这个人,之前在樱花号上也算是合作了一场。

“档案室怎么进,有可靠的路径吗?”明台没有多话,直入主题。

“你能进来,途径一定理得比我顺,可否借你的路一用呢?”虽说国共双方明争暗斗,可面对外敌,合作才是上策,程锦云这个道理还是懂的。

“我的路,可不一定适合你哟。”明台轻笑。

“美人计。”程锦云一语道破,“我也可以用一用。”

“你这么聪明,这笨办法可不适合你。”明台看着白色的粉末渐渐在酒中滑开,消融,问她道,“这是给哪个倒霉鬼准备的?”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制造混乱,浑水摸鱼。”

程锦云笑而不答。

“我找到目标了。”明台再人群中寻到了桃子小姐的身影,“几号保险柜?”

“七号。”

“谢谢。”

“你一个人能开吗?”

明台顿住脚步,回眸向她眨了眨眼,狡黠地笑道:“合作愉快。”

 

本来一切都顺利,不过没想到桃子小姐也不算太笨,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明台从来不在第一个弹仓里装子弹。

将桃子小姐软倒的尸体放在椅子上,伪装成醉酒熟睡的模样,明台冷笑一声,向档案室的方向走去。

而另一边,程锦云的计划也顺利实施,两人在走廊上相遇,一齐进了档案室。

明台觉得自己今天大概是没看黄历,从早上起就一直不顺利。偷得文件,却撞上了两名巡逻的日本武官。

程锦云与他被迫和二人打了一架。对方狠狠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他气息一滞,对方紧跟着又是一脚,凭借着在军统训练出来的反应力,他堪堪避过这一脚。打斗中,明台的枪掉落出来,若是开枪,必会惊动楼下的人,可若是不开枪,时间拖得越久,也是越危险。

犹豫间,有人先他一步先开了枪。

虽说程锦云救了他一命,可也将两人置于了尴尬的境地,他们没法大摇大摆地走了。

“现在怎么办?”

“跟我来。”明台四处张望了一下,带着程锦云进了机要室,顺着阳台爬上了屋顶。

大肆搜捕的日本人在他们脚下喧嚣着,明台深锁着眉头斜倚在烟囱上,越发觉得难受。

“你受伤了?”程锦云有些担心的问道,清冷的月光将他的面色映得格外惨白。

明台缓了缓摇了摇头,他的胸口还在隐隐作痛,可不知为何,并没有受到攻击的小腹也一阵一阵地钝痛,像是挂了个秤砣在把他的内脏向下坠。

程锦云不放心,拉过他的手腕道:“我看看。”

见程锦云将两指搭在他的脉上,明台奇道:“你还会诊脉?”

“我在留洋学西医之前,一直跟着父亲学中医,自然会诊脉。”程锦云答道,她细细诊了一会儿,忽的“噫”了一声,抬起头来惊异地看着明台,“你是个Omega?!”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明台抽回收,冷淡地答道。

自从进了军统,很多人都对他这个Omega表示过不屑,尤其是alpha,即便新思潮涌入中国,千百年来固有的思想,仍然让他们觉得Omega是柔弱的,就该躲藏在别人身后,受人保护的。

可他,还有于曼丽,都用事实狠狠甩了那些人一个耳光,他们Omega不仅可以强大,甚至可以胜过alpha。

程锦云摇了摇头,目光越发的担忧起来,她压低嗓音轻声道:“明台,你怀孕了。”


评论 ( 46 )
热度 ( 392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