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明日安(ABO,生子,原著向)

(十二)

 

明楼和明诚应酬完回到家已经临近深夜,家里静悄悄的,阿香和明台大概都已经睡下了。

明诚回了房间,却发现小少爷窝在他的床上睡得正酣。他脸蛋红扑扑的,柔软的黑发垂在额前,可爱得像个孩子。明诚的心底一片柔软,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轻手轻脚地来到床边。

大概是觉得冷,小少爷往被子中又埋了埋,只留下乱糟糟的发丝露在外面。明诚怕他闷着,摸了摸他的脑袋,把被子往下掖了掖。

明台迷迷糊糊地撑开眼睛,也不知道看清了来人没有,就又闭上了,只循着熟悉的味道往阿诚哥的怀里钻。香水的味道让他皱了皱眉,含糊地呓语:“香水,不喜欢……”

明诚无奈地笑了一下,把小少爷的脑袋轻轻摆正在枕头上,起身去洗漱。

等阿诚哥也钻进了被子,小少爷终于心满意足地蹭进了他喜爱的那股松香味道中,眼睛也懒得睁开,像只撒娇的小狗崽那样使劲地嗅了嗅。

明诚将他往怀中带了带,小少爷也不客气,直接胳膊一横,趴在了阿诚哥的胸口上。明诚低头亲了亲小少爷的头顶,青草混合着甜奶油的气息钻入鼻尖,这味道陪配极了他的小少爷,他希望明台可以永远都像个干净的大男孩,甜甜地与哥哥姐姐们撒娇。

迷蒙中睡去的明诚突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他瞪着天花板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让他惊醒的是怀中的小少爷。

明台紧紧揪着他的衣服,不安地蹙着眉,冷汗渗出他的额头,他呜咽着发出意义不明的单音节词。

“明台……明台……小少爷……醒醒……”明诚轻轻拍着明台的面颊,试图把他从梦魇中解救出来。

小少爷猛然睁开双眼,神色惊恐地望向明诚,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他慌张地弹坐起来,胡乱地摸索着阿诚哥的身体检查。

明诚也坐了起来,捉住小少爷的双手将他按进怀里,安抚地拍着小少爷的后背,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我在这儿……”

“血……阿诚哥……你流了好多血……”小少爷的声音连带着整个人都在颤抖。

明诚将小少爷搂得更紧了,他似乎明白了明台近日来越发憔悴的原因。

“我没事,明台,你看我身上一点伤都没有,那只是个梦……”

明台过了好一会儿才从梦魇中走了出来,他紧紧搂住阿诚哥,将脑袋埋在对方的颈间,闷声轻唤:“阿诚哥……”

“我在……我的小少爷……”明诚一下一下地顺着明台软软的黑发,像是在安抚一只炸了猫的小猫。

“好好活着……”明台小声道。

明诚手上的动作一顿,突然觉得有些眼眶发热:“你也要好好活着,我的小少爷。”

 

翌日,明诚故意在文件上动了手脚。他抛出去的诱饵,确实让鱼儿上了勾,可反而排除了秘书处的人。

“从陈秘书的反应来看,他并不是孤狼,他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想通过调整职位,以后去政治部。而刘秘书,她一定也发现了文件的破绽,却一直按兵不动,一定是想继续留在秘书处监视我们。间于刘秘书和高木的关系,可能南田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而高木留一颗棋子在我们身边,无非就是想获取更多的情报,以利于他在特高科往上爬。这样看来,刘秘书的身份也很简单。而李秘书,我们之前也调查清楚了,他不是孤狼。”

听完明诚的汇报,明楼啜了口茶,靠在沙发上道:“秘书处的人,都剔干净了,那就只剩下一个了。”

“对。”明诚整个人都崩地紧紧的,“现在家里的那个,恐怕可以断定就是孤狼了。”

“没想到农夫与蛇的故事,在我们身上重演了。”

“当初就不应该大发善心把他给留下来……”明诚道,若不是他最后追了出去,让桂姨留下,家里也就不会多出这么一个祸患。

先是捡手表的事情,现在又是桂姨的事情,都是关乎明家安危存亡的大事,可他却偏偏都犯了错,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他深深自责却也无法让时光倒流。

“你也不要太过自责了。”明楼安慰道,“谁能想到她的身份转变的这么大,从一个普通妇女,一下子就变成了隐藏极深的日本特务。好在我们发现的及时,没有在她面前露出太多的破绽。”

“幸好,她是个beta,感知不到信息素的气味,不知道我标记了明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一层,明诚一颗心都要跳出了胸腔,只觉得万分庆幸。

“是啊。”明楼点了点头,也是长舒了一口气。

明诚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大哥我总觉得明台似乎已经觉察出了什么端倪。”

“哦?”明楼一听,立刻开始在脑中细细回想明台近来的一些表现,“自从你标记了他之后,这孩子越发喜欢和你亲近了,可他却很少在桂姨面前与你特别亲近。”

明诚点了点头,他想说的正是这个:“而且我发现,是他们小组在刺杀了陈炳之后,明台才开始可以这么做的。”

“你的意思是,很有可能明台在刺杀陈炳的时候发现了什么?”

“陈炳与76号关系一直很好,尤其是梁仲春,你说孤狼,会不会和76号也有联系?当初可是梁仲春告诉了我们孤狼的存在的。”

明楼微眯起眼睛思索了一会,他不能并不能确定:“这样吧,你从梁仲春那边着手,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

“是。”明诚应下了任务。

“至于孤狼……”明楼将话题转了回来,“你要注意以后跟她……”

“我知道。”明诚生硬地打断道,“从此以后在家里,又多了一个需要伪装的对象。”

“不光要伪装没发现她,更难的是你要怎么做,才能让她主动接近。”明楼压低声音道,“你要自然地改变现在的关系,主动与她沟通,把我们想让她知道的信息传达给她,你有信心吗?”

“放心吧,这出戏我能演好。”明诚叹了口气答道,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对桂姨所消弭的恨意,再次如星火燎原,腾在他的胸口,可他现在不得不伪装,去改变和这个让他感到恶心的女人的关系。

“家里有大姐和明台,就够让我们头疼的了,现在又多了一匹狼,家里的戏真的是越来越难演了。”明楼揉了揉眉心,心中也是烦乱。

明诚将脸埋入手中,他只是想护得他的挚爱之人周全,可身处乱世,这却是最难实现的奢望。

 

明台呆立在医院的大门口,明晃晃的日光刺得他眼睛生疼。他告诉自己,他必须走进去,然后打掉这个孩子,可他的脚却像生了根似的,紧紧攀在医院门口的地面上,怎么也迈不出去一步。

人来人往的大路,热闹非凡的大上海,可明台却觉得孤独无措,他找不到一个可以诉说的人,他只能自己扛着,自己去做决定。而这个决定,关乎一条性命的去与留,这个生命,与他流着相同的血脉,也流着他心爱的阿诚哥的血脉。

他抬头看着天,刺目的太阳嵌在蓝天白云间,炫目地好似整个天地都在旋转,他只要向前踏出一步,也许会是解脱,也许将是一辈子的悔疚。

“于曼丽,你给我站住!你冷静一点行不行!”熟悉的名字钻入耳中,像是一记炸雷,将明台从眩晕之中拉回了神。他用力眨了眨眼,想把眼前那团白光给散去,定睛一瞧,竟是郭骑云在街上追着快步向前跑去的于曼丽。

“你们俩怎么回事儿?”明台走了过去问道。

郭骑云此时已经捉住了于曼丽的腕子,试图把她往回带去,两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对吵架的小情侣。

见到突然出现的明台,两人均是一愣,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

明台瞧见于曼丽红着一双漂亮的媚眼,显然是哭过,心中担心,却又十分奇怪,他转头问郭骑云道:“你欺负她了?”

“我哪敢欺负她呀!”郭骑云那叫一个冤,就于曼丽那战斗力,自己不被她欺负就不错了。

“那你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把美人弄哭可不是一个绅士该有的行径啊。”

郭骑云看了看这来来往往的人群,压低了嗓音沉声道:“组长,我们先回照相馆再说。”

明台一听这语气就知道肯定出了事,点了点头,两人拉着于曼丽一齐回了照相馆。

一路上,没能成功跑掉的于曼丽始终一言不发地沉默着,面色期艾。

等一进了照相馆关起门来,明台就急忙问道:“老郭,是不是除了什么大事?上面是不是有什么通知?”

郭骑云看了看明台,又看了眼垂着头的于曼丽,咽了口唾沫,艰难地不知如何开口。

“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啊,快点说。”明台皱着眉头催促道。

一直安安静静在一旁的于曼丽突然抬起头来,紧紧攥住明台的胳膊道:“明台,我们走吧。”

“走?去哪儿啊?”明台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弄糊涂了。

“我们逃吧,我手上有现金,足够我们逃亡的路费。我们可以去乡下,去香港,去国外也可以。”她一双动人的大眼睛含着水雾,央求似的看着明台,几乎下一秒就又要落下泪来,“哪里可以藏得住我们,我们就去哪里。我们盖头换面,重新做人。”

于曼丽胡乱的话语,起先让明台更加困惑了,可听着听着他就越发觉得不对劲了:“你在说什么疯话,到底出什么事了?”

“组长……”郭骑云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于曼丽这样闹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她的想法太天真也太不现实。明台不是傻子,他早晚会知道的,横竖都是一刀,长痛不如短痛,早死也好早超生。

“刚刚接到电报,星期四下午两点,袭击伪政府要员明楼座驾,清除明楼,由你,亲自执行……”


评论 ( 23 )
热度 ( 411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