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明日安(ABO,生子,原著向)

这章……心疼阿诚哥……从新婚夜开始,我只想给他不停地点蜡……

============================================

(十八)


新婚夜窥探→这里


翌日,小少爷睡到日上三竿才悠悠转醒。例行公事一般地晨吐过后,小少爷恹恹地我在阿诚哥怀里嚼着酒店送来房间的早餐。

本来明诚不想在小少爷怀孕期间和他行房事,奈何昨晚被灌了不少酒,他自己到现在还有点晕,庆幸的是他还存了最后一点理智,没真的进去狠狠要了小少爷,可他心中还是忍不住担心,问着明台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少爷摇了摇头,把戳地千疮百孔的鸡蛋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阿诚哥,我们去吴淞口看船吧。”

“好。”明诚替小少爷擦了擦嘴角,答应道。

明诚还记得,小少爷以前最爱去吴淞口看船。那个时候,明诚自己还是个十多岁的孩子,他牵着小小的少爷去吴淞口,明台总是特别兴奋,撒丫子欢快地在码头上跑来跑去,他就跟在后面追,轮船“呜呜”的鸣笛声是那段时光最美的背景音乐。

如今的小少爷也长大了,原先眼中巨大无比的轮船,现在看着似乎也没有那么大了,“呜呜”地鸣笛声从欢快明亮的调子,转而奏出舒缓悠长的曲调。

春寒料峭,水边风又大,明诚张开大衣,将明台裹进怀中。小少爷靠着阿诚哥温暖的胸膛轻声道:“你还记得小时候我总吵着要你带我来看船么?那个时候我调皮,爱乱跑,你就在后面追我,我总觉得你是在和我玩,就跑得更欢了……”

明台说到这儿,自己也觉得好笑,“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明诚揉了揉小少爷的发丝,也笑了。小少爷往阿诚哥的怀中又窝了窝,感受着他胸腔地震动,一下一下都擂进了心坎里。

“怎么想起来今天来看船的?”明诚亲了亲小少爷的额头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因为啊……”明台玩着阿诚哥的围巾道,“以前都是阿诚哥哥带我来看船,可是从今天起,带我来看船的就是我的alpha丈夫了呀。你得答应我,等我们都白发苍苍地时候,你还要带我来看船。”

明诚微微一怔,紧接着他紧紧拥住了小少爷。这是明台对他的承诺,他的小少爷也是想与他长相守,共白头的。

 

明镜对明台和明诚的房间做了个小小的改造,结婚以后,明台原先的房间就作为小两口地新房,而阿诚的房间则重新改造成了婴儿房,给明台肚子里的孩子准备着。

正如明镜所说,婚后的生活,并未有太大的改变。明诚依旧每天跟着大哥忙忙碌碌,小少爷则我在家里安心养胎,过着米虫般的生活。

日子虽如流水般平淡,却安安稳稳的,也是幸福。

可家中的平静却因为明楼与阿诚的一场争吵而被打破了。

这日,晚饭过后,明楼和阿诚本来是在书房里面谈论事情的,可没过一会儿就传出了争吵的声音。

桂姨端着要送给明楼的茶在外面细细听着,不多时,就见阿诚摔门离去。她小心翼翼地进了书房,装作惶恐的模样想要探一探明楼的口风。

明楼扶着额叹了口气道:“桂姨啊,阿诚这孩子怎么说也是在我身边长大的,我不会和他计较,但你有空的时候你也要说说他,你毕竟是他的养母,离了正轨跑偏了,钱多了,对他不是好事。”

“是,大少爷,您放心。”桂姨连忙答应道,“我会好好劝劝他的。”

 

桂姨是在厨房里找到阿诚的,她上前去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被阿诚冷冷地回道:“借钱,加薪,都是我自己的事,管你什么事?”

“阿诚……”桂姨盛了一碗刚熬好的莲子羹递过去道,“你不要怪我多嘴,你来明家这么久,大少爷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不瞒你,把你当亲兄弟一般,现在更是把小少爷都许给了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讲呢?一定要吵成那个样子。”

明诚冷哼了一声:“亲兄弟?我不过遇到了一点麻烦,想要支点钱出来,他就火成那个样子,难道还怪我不成?你以为他真的就乐意把小少爷嫁给我了?我在他眼里一直都是下人,要不是我让小少爷怀孕了,他……”

明诚没有说下去,他似乎觉得自己对桂姨说的话有点多了。

可桂姨一看却觉得有门道,她语气越发诚挚地道:“阿诚,你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我想帮你……自从我回来,我发觉你变了许多,你做的一些事情已经超出了一个下人地本分,大小姐宽厚,没有说什么,可大少爷已经对你很不满意了……”

“你没有资格教训我!”明诚狠狠瞪了桂姨一眼,打断了她的话。

“阿诚……我是你妈妈……”

“那你当年为什么那么恨我!”

“我……我……”桂姨尴尬地站在原地,似乎想说些什么,可又说不出口。

“你既然不把我当儿子看待,我也没有你这个妈妈。”明诚冷冷道,将一口未动的莲子羹放在桌上,抬脚便要向外面走去。

“我有我的苦衷!”桂姨终于开了口,“我知道你变成今天这样,都与我有关,我想弥补……”

“那就要看你告诉我什么了。”

“我不想说过去的事情……”

“可我想知道!”明诚几乎是对她吼了出来,“你为什么要去孤儿院领养我?你那个时候才二十出头,你为什么不找个人嫁了生个自己的孩子,而是要选择到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为什么?”

“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太残忍了。”桂姨绞着围裙,作着艰难地思想斗争,最终,她还是犹豫着将当年的事情缓缓道来。

“我被骗了整整十年……对不起阿诚……我当时疯了……彻底疯了……”桂姨留着眼泪哭诉道,“我不知道我的孩子在哪里……我养了你九年,可你竟然不是我的亲生骨肉……我也不知道以后去哪里才能找到我的孩子……你让我怎么办……”

“所以你就开始虐待我?!”明诚怒道,“一个男人骗了你的感情,偷走你的孩子,你就把这些怨恨施加到另一个无辜孩子地身上吗?”

“对不起……阿诚……我求求你原谅我吧……”桂姨流着泪忏悔道,“原谅一个被逼疯了的女人……你要恨……就恨我一个人……明家人没有对不起你……你别再做对不起大少爷大小姐地事情了,和小少爷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吧……明家从来就没有亏待过你……”

“我没有对不起明家!我只是想要拿回属于我的那一份!”

“阿诚……我今天把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你,就是希望你能忘掉怨恨,别再奢望不属于你的东西了……你已经娶了小少爷,金钱也好,事业也好,你都已经不用发愁了,你到底还想要什么呀……”

明诚沉默了,桂姨告诉他的这些事情,让他开始同情起眼前的这个女人了,他的眼眶不自觉有些泛红,他回忆起他人生最初的那几年,桂姨待他也是极好的,吃穿用度都是她自己花钱买,连明楼上好的旧衣服都不给他穿,桂姨说,她的儿子就算穿的差点也是穿新不穿旧。

他看着桂姨那张爬上岁月痕迹的脸庞,时光没有给这个女人留下丝毫的情面。他心中有些触动,语气也软化了一些:“我有我自己的计划和目的,得到小少爷不过是个铺垫,好让我以后的路子走得更加顺利……”

桂姨仔细听着,他很想知道阿诚的计划,也许这些都是可以让日本人利用的地方。

可她还没能套出阿诚的计划,就听到玻璃碎裂在地上的声音。

明家的小少爷还维持着拿着杯子的动作,不可置信地瞪着明诚,他地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摇着头踉跄地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明台?!”阿诚也是一惊。

明台没有理会明诚的呼喊,他握紧双拳,跌跌撞撞地冲回了房间。


评论 ( 79 )
热度 ( 471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