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明日安(ABO,生子,原著向)

好几天没更新……我觉得很罪过……然而这一章量有点少!sorry!!!!实在困得不行……我明天会回来的!!!

============================================

(十九)

 

明诚追着小少爷回了房间,过程竟是意外地顺利。可刚一进房间,迎面就扑来一个枕头。他堪堪接住,刚开口喊了声“明台”,小少爷就压着嗓子低吼道:“不是说好,你和大哥有了计划就告诉我的吗?又瞒我!”

“明台你听我……”明诚听得小少爷的怒吼,急忙就想解释,话说了一半才突然反应过来,“你没误会啊?”

“你当我是傻子吗?”小少爷送了他一个快要翻到脑后地白眼道,“你们到底什么计划?”

明诚向小少爷使了个眼色,用口型告诉他隔墙有耳。明台双臂环胸,冷冷地瞅着阿诚哥,半晌也不说一句话。

明台其实将明诚和桂姨的谈话听去了七七八八,撞见两人谈话确属意外,但身为特工地本能让他将自己隐与黑暗之中。起初,明诚的话确实让明台十分的震惊,可想到之前大哥和阿诚哥那场有些莫名的争吵,再联想到之前所讨论的关于除掉孤狼的事情,小少爷就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想来多半是演给桂姨看的,可即使知道是演戏,明诚最后那番话还是伤了小少爷的心,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真真假假分不清楚,阿诚哥冷漠地神情,刺得他生疼。

“既然要演,那我是不是该配合着演的像一点?”小少爷挑起一边眉毛,还没等明诚回答他,就惊天动地地闹腾开了。

 

桂姨踏上一半台阶的时候,明楼正好从书房里出来,问道:“怎么回事?”

他抬眼望了望二楼,明台的房间里传来吵闹的声响,诚台二人的信息素乱七八糟地荡在空气里。

“大少爷……”桂姨站在楼梯上,尴尬地朝明楼欠了欠身子道,“小少爷和阿诚吵起来了……”

明楼紧蹙气眉头,看上去很是生气:“这个阿诚……”

可他却没有再多说什么,似乎是不想在下人面前太过失态。末了,他只不耐地挥了挥手道,“小两口地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接着他又对桂姨吩咐道:“大姐走之前交代,要每天给明台熬一碗鱼汤,说是多吃鱼,孩子才聪明,别忘了。”

“是,大少爷。”桂姨恭恭敬敬的应了。

“时候也不早了,你早点睡吧。”明楼说完就往自己的房间去了,可瞥见桂姨还站着不动,他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没,我这就回房了。”桂姨又恭敬地向明楼欠了身,回了下人房间。

因为明楼的突然出现,桂姨没能上去听到阿诚和小少爷到底在说些什么。她感觉得到阿诚,在她今晚的一番忏悔之后,阿诚对她的态度有所软化,可她想要得到阿诚全部的谅解和信任,还需要费一番功夫,只是这半路杀出来地小少爷,不知道会不会成为她的绊脚石。但如果能够离间了诚台两人的关系,势必会进一步恶化楼诚二人的关系,到那个时候,也许她可以得到更多的情报。

而楼上孤狼未能探听得到地战争,以明诚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连着怀中的枕头一起被小少爷赶出了房间为终止。

明诚无奈地叹了口气,谢谢小少爷至少还给他留了个枕头。

“明台……”他刚出声,房门就被拉开了,一床毯子从天而降罩在他的脑袋上,伴着再一次重重的关门声,还有小少爷一声怒吼:“滚!”

 

第二天一早,明楼就觉得明诚明台两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明诚埋头吃饭,明台也是送拉着脑袋小口喝粥,一句话都不说。要是平时,两人早就黏糊到一块儿去了。

明楼给小少爷夹了个豆沙包子,又对明诚道,“前两天明台不是说要看戏么,阿诚,你今天就带他去看戏,他这两天一直窝在家里,也闷坏了,正好出去散散心。”

“知道了,大哥。”

听到可以出去玩,小少爷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但又很快装作兴趣缺缺的模样。

桂姨一早就去了市场买鲜鱼,这会儿正拎着菜篮子进了厨房。小少爷偷偷瞄了一眼桂姨,视线一转,一双眸子像是闪着火花似的紧盯着大哥,他恨恨地咽下口中的包子,像是要和着即将脱口而出的质问一起咽下去。

明台的心思,明楼怎么会看不出来,他让明诚带小少爷去看戏,就是为了将两人支出家,好让明诚给小少爷一个解释的机会,顺便说说他们的计划。明楼嘴上虽是不承认,可心里还是承认明台是有些本事的,明台的资质加上王天风这个疯子老师,小少爷回来上海以后地战绩还是拿得出手的。

 

阿诚确实会哄人,桂姨见小少爷回来的时候心情明显好了许多,阿诚搂着他的腰也没躲,不知道阿诚到底是和小少爷怎么解释的。

正好,她刚把鱼汤熬好,明诚见了,就过去给小少爷盛了一碗。

“小少爷的气消了吗?”桂姨凑过来问道。

“他那个性子,哄哄就好了。”明诚语气冷淡,但桂姨却感觉得出来,阿诚已经愿意和她说话了。

桂姨想要得到阿诚的原谅,每日带他都小心翼翼地,甚至有些讨好地意味。事过境迁,面对桂姨这个衰老佝偻地女人,明诚也没法再硬起心肠。明镜看着母子二人逐渐冰释前嫌,阿诚甚至特地去买了一块好料子让桂姨拿着去做一身好衣裳,她也是欣慰。

可明镜心中却有另一件愁事。阿诚和桂姨的关系缓和了,可他与明台的关系却不知怎的开始紧张了起来。

小少爷的脾气一日大过一日,时常莫名其妙地就发起火来。而面对小少爷的火气,第一个倒霉的就是阿诚,似乎无论他做什么,明台都能找出些茬来故意刁难。阿诚就默默忍着,也不多说什么,让人看着心疼。

对于小少爷的无理取闹,明镜说过他,明楼更是语气严厉,可小少爷充耳不闻,反而变本加厉地将气都撒在了阿诚的身上。

这一日,又莫名发起火的小少爷,随手拿了杯子就砸了过去,炸裂地瓷器碎片,划伤了明诚的手。他不吭声,安安静静地收拾好了一地的狼藉,才拿了药箱给自己包扎。

这一切都被桂姨看在了眼里:“小少爷他……”

明诚知道桂姨想问什么,他只是叹了口气道:“本来怀孕的人脾气就大,那天他偷听到我说的话,还是没能原谅我。不过他对我还是有些情的,一直没有告诉大哥大姐,一肚子的火也就只能冲我发……”

“阿诚,委屈你了……”

明诚摇了摇头,冷淡道:“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没什么不能忍的。”

他熟练地包扎好自己,收了药品,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对桂姨道:“我有东西给你。”

明诚给桂姨的是一把钥匙。

“我在茂海路买了一处房产。”明诚压低嗓音道,“你年纪也大了,就不要这么辛苦了,去养老吧。”

桂姨受宠若惊地看向明诚:“你哪来这么多钱……”

“房子不大,是个二手的。这么些年我也攒了点钱,算是给自己留个后路。”

桂姨心思一转,问道:“阿诚,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我能有什么计划。”他淡淡地回了一句,盛了一碗桂姨刚熬好的鱼汤。就算小少爷再怎么对他发脾气,可大姐布置下来每天要给小少爷灌一碗鱼汤地任务,他还是要完成的。

明诚端着汤上了楼,可没一会,他就在二楼冲底下喊道:“阿香!你赶快给苏医生打个电话!”


评论 ( 52 )
热度 ( 353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