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万籁俱寂(明台重生)

(一)

 

明台曾经不止一次思考过,往生之路会是怎样的光景。大抵会是青灯引路,彼岸花摇曳,直至奈何桥边,一盅孟婆汤饮下,前世种种便皆往矣。

此时,明晃晃的阳光灼着明台的肌肤,透过眼睑,化作血色的光线将他的眼球刺激地生疼。他的浑身都很疼,尤其是右眼的眼睑,像是被划开一道伤口,分不清是血还是汗流进了他的发间。

明台以为,死人,是不会感到疼痛的。

有一双温柔的手将他抱起,他撑开眼睛,那是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庞。说熟悉,是因为这面容曾伴在他身边近廿年,又在她逝去后被锁在静默地相片中,深深印刻在明台的脑海中。说陌生,是因为这面容比记忆中年轻许多,依稀是初见的模样。

明台张了张嘴,想喊一声大姐,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当他的脑袋搁在姐姐的肩膀上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来变成了三岁孩子的模样,白嫩嫩肉乎乎的小手拽着姐姐漂亮的旗袍。

他遥遥看见少年模样的大哥正在张罗着什么。那副年少老成,运筹帷幄的样子与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明台在心中轻笑,或许这是临死前老天爷赐予他的一场美梦。梦里,他回到过去,再次见到大姐、大哥,只可惜梦里少了温柔的阿诚哥。

直到坐在姐姐的床上,被一位老大夫摁着缝合眼上的伤口,明台还坚信这是一场梦。他不信那些鬼鬼神神的东西,人怎么可能又变小回到过去?况且他到现在连一点声音都听不见,这一切又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明台不哭也不闹,他毕竟已经是二十好几了,又是一路风风雨雨过来的,不过是缝合一道小小的伤口,自然让他不甚在意,他只是将目光紧紧黏在大姐的身上,看着她蹙着眉头,飞快地朝老大夫说着什么。她嘴巴张张合合的速度是她焦急时常惯的节奏,明台看着看着,想笑,又想哭。

最终他还是落下眼泪,扑进姐姐的怀里,鼻间是熟悉的明家香的味道,胳膊下是姐姐温暖柔软的身段。

那是活着的,会对他笑,对他生气,会对他说话的大姐。

明台紧紧攥着姐姐的衣服,舍不得抬起头,他虽然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却知道自己一定在嚎啕大哭。

姐姐的手轻轻拍着明台的背,他哭累了,就趴在姐姐的肩上抽噎,泪水和汗水混在伤口里生疼,可他却觉得真实,他大睁着眼睛,数着姐姐旗袍肩部那朵精致的绣花勾了多少丝线,数乱了,他就重新数。他固执地赖在姐姐怀里,任谁都别想将他总姐姐的怀中剥离开来。

 

明楼回到家里的时候,正抱着明台站在阳台上绕着圈哄他,小小的奶娃娃乖巧地枕在姐姐肩头,半眯着眼睛抽噎,他脸上交错着泪痕和血痕,像只小花猫,却显得越发可怜了。

简单交代了下情况,明楼见姐姐抱着小孩子许久也累了,便伸手将明台抱进自己怀里。眼睛都快合上的明台,迷迷糊糊间抬眼见是大哥,也没闹,伸出小胳膊环住大哥的脖子,在他肩颈蹭了蹭,眼见着就要睡过去了。这么多年未见,明台心里也很是想念大哥。

明镜大奇道:“这孩子先前除了我谁都不让抱,在你怀里倒也乖巧。”

怀中的小孩子还带着淡淡的奶香,听了姐姐话,又想到这可怜孩子这么小就没了娘,他的父亲也还在寻找,明楼的心中只觉得一片柔软,将小明台又往怀中紧了紧。

明楼瞧见晚风已起,怕孩子着凉,便一边抱着他回了屋,一边对姐姐道:“大姐,我已经托人去打探这孩子父亲的消息了,也登了报。这个孩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他母亲救了我们,自然是要好好安葬的。”明镜见明台在弟弟的怀中睡熟了,便招了下人打来热水,给小孩子擦脸,“若是寻得到他父亲,肯定是要让他们父子团聚,若是寻不到,我们就收养了这孩子。”

“大姐……”明楼蹙起眉头唤了一声。自从两年前父亲身亡,姐姐接管了一团乱的明家生意,明家虽然渐渐重又步上正轨,却仍是暗流涌动,今日这场车祸只怕也不是意外。明楼虽然也心疼这个孩子,却更怕会节外生枝。

面对弟弟的担忧,明镜却显得有些冷淡,她只是轻柔得将明台又抱回自己地怀中,怜爱地看着他,对明楼道:“大夫说了,这孩子天生有残疾,听不见也说不了话,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父亲呢,这么小的孩子你让他怎么生活?他的母亲与我们有恩,我们当知恩图报,这么多年书是白读了吗?”

明楼听了心中一惊,姐姐话里的意思他听得明白,这孩子又聋又哑,孩子的父亲一直未出现,就算出现了也不知肯不肯认他,若是送到孤儿院,他这样一个残疾孩子定是会被欺负的。明家好歹是个大户,给这孩子一份温饱也不是什么难事,明楼便不再多话。

明镜对这孩子却是喜欢的紧,明台本就长得可爱,再加上对她的依赖,激起了她心中母性的那一部分,因而对这孩子十分的不舍。她怕明台醒了见不着人会害怕,将明台抱到自个儿被子里,护着他浅眠了一整夜。

 

明台这一觉倒是睡得十分香甜。多年的特工生涯让他再无一个好觉,今夜他紧绷的神经在熟悉的气息中渐渐放松下来,黑暗中似是有暖暖的微风拂过他的脸颊,又像是回到母体中那般安宁。

当清晨的柔光将他唤醒,眼前是姐姐年轻的容貌,明台依旧有些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亦或是他已经来到天堂。

明台轻轻动了动,很快就将姐姐惊醒。明镜张嘴对他说了什么,明台仍是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他想要喊姐姐,却只发出“啊,啊”的音节。

明镜越发怜爱地看着明台,亲了亲他的额头,找来一件明楼的衣服包裹住他,又差下人去商场临时去买几件孩子的衣服。

直到明台被姐姐抱着坐在餐桌边上,一口一口给他喂饭,呆愣愣地明台似乎才终于有些了反应。

那场之于明台的最后一场任务,也许夺去了他的性命,却又可能让他回到美好的曾经。明台发现自己听不见又不能说话,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即便这一切都是华胥一梦,明台也不愿细究,若是终有醒来时,那就在他醒来前,好好享受一番团圆。

他的家里,该有大姐,有大哥,还有现在还未来到明家的阿诚哥,他们是他的亲人,是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怀揣在内心深处,最为甜蜜的归宿。


评论 ( 31 )
热度 ( 414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