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红豆(半架空,ABO)

(二)

 

王凯从不怀疑胡歌对工作的认真态度。每天休息前,胡歌都会拖着第二天有对手戏的那个人对台词、找感觉。

即便有时劳累了一天,王凯也会欣然答应胡歌的请求,他很喜欢与胡歌呆在一起的感觉,那不仅仅是因为胡歌是他的偶像,胡歌这个人,让他觉得舒服。若是两人挨得近些,王凯似乎总能在胡歌的身上寻到一丝若有似无的甜甜香味,那是不同于男士香水帅气成熟的味道,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软糯感,王凯想到了小时候吃的雪糕,还有棉花糖。

王凯将这份甜蜜的感觉压在了心底,他觉得这可能只是自己的幻想,他有时甚至觉得自己可笑,竟然幻想在一名男性beta的身上嗅出omega的香味。

“凯哥……凯哥……”胡歌伸出一个手指在王凯的面前晃了晃,唤回走神的王凯,“你是不是累了?”

“啊?”心猿意马的王凯回过神,就见胡歌正绞着剧本站在他的面前。

“你是不是累了?”胡歌露出些许愧疚的神色道,“很抱歉这么晚还找你来对台词。”

比起屏幕上风光无限、意气风发的胡歌,私下里的他低调、谦逊,甚至有些小心翼翼。他努力在人群中寻找一份平衡,甚至疲累地伪装自己,他想要成为大家所希望的那样,不让任何人失望。

胡歌有一颗敏感的心,他仔细地保护着它,在它的周围竖起铜墙铁壁。他在意着别人的看法,所以总是努力做得更好,尽力让所有人满意。他有时候活得精疲力尽。

“没事,我们开始吧。”王凯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出去。他定了定神,开始认真地与胡歌对起了台词。

在胡歌念台词的时候,王凯会微微侧目,目光中带着一丝温柔缱绻,静静地看着胡歌的面容随着情节与情感的变化而表现出不同的神色。他最爱的还是胡歌的那双眼睛,当胡歌十分投入的时候,那双眼睛也仿佛融进了戏里,他就是那个身体孱弱,却有着坚强灵魂的梅长苏,他的每一个眼神都在说话。

他们挨得很近,王凯似乎又闻到了那股甜甜的香味,那香甜的气息仿佛化作袅袅的雾气萦绕在他的周身,钻入他的鼻间。隐约间,王凯幻想着自己变成了一只金毛犬,那香味便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调皮地落在他的鼻尖,诱着他去追逐。

耳边胡歌的声音戛然而止,王凯也终于从自己的幻想之中踏了出来,他眨了眨眼反应了一会,才惊觉,自己的alpha信息素正充盈在整个房间之中,而在他的气息间,似还参杂着一丝别样的信息素气息,王凯辨认出,那似乎是红豆香,很熟悉,好像曾在哪儿闻到过。

王凯惊异地望向气息的来源,他突然明白了过来,他之前在胡歌的身上感受到的那股若有似无的香味并非错觉,只是胡歌用了香水以及其他什么东西将自己原本的气息隐藏了起来。

胡歌对公众撒了慌,他不是beta,他是一个omega。

此时的胡歌正直愣愣地瞪着前方,面颊潮红,他手中被蹂躏得皱巴巴的可怜剧本不知何时落在了地上。

“歌歌?”王凯担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却换来对方的一声闷哼。

胡歌像只受惊地小兔子窜了起来,颤栗着缩在墙角。

“别过来!”胡歌惊叫一声阻止了王凯的脚步,他顺着墙面滑落在地,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王凯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任由着胡歌坐在地上。他不顾胡歌的挣扎,将他拽了起来,安置在床上,然后有些无措地站在一边。

都是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了,王凯怎么会不明白,胡歌大抵是热潮来了。

空气中的红豆香愈发浓郁了。宾馆的空调开得太足,热得让人生出一层薄汗。王凯甩开外套,逃进了浴室,用冷水抹了好几把脸才冷静一些。

胡歌身上信息素的气息,已经不再是清爽得好像红豆雪糕的味道,而是如腊月时节熬得浓稠的红豆粥,甜腻得醉人,让王凯忍不住想要细细品尝。从眉眼开始,品尝他眼睑上的伤痕,品尝他高挺的鼻梁,含住他形状姣好的唇,在他的腺体上留下齿痕,在他的锁骨上刻下印记……

他想要将胡歌拆吃入腹。

王凯望向镜子,他觉得镜子里的这个人想法太龌龊了,他与胡歌在一周前开机的时候才刚刚见面,即便他早已默默舔屏胡歌多年,胡歌大抵对他也不过是初识。这一切肯定都是信息素惹的祸。他闭上双眼,努力清除自己脑中旖旎的幻想,却被与他唱着反调,钻进浴室的香味搅得越发烦躁。

最终,王凯还是勉强压抑住内心不断膨胀的欲望,绞了一条冷毛巾来到胡歌的身边。

胡歌正在床上难受地翻腾,他扯着自己的衣领,过高的体温让他觉得自己仿佛要化作一滩水。忽地,他在自己甜腻的气息中,嗅得一丝薄荷香,像是微凉的清泉,又像是炙热夏天的一杯冰汽水。

王凯用毛巾拭去胡歌额上的汗水。他在压抑,他的指甲嵌入掌心,他拼命维持着自己已经所剩无几的理智。

胡歌在这一阵的冰凉中寻回了一丝丝理智,他艰难地掏出手机给经纪人瑶姐去了电话。

不多一会儿,瑶姐就赶了过来。开门的王凯只听到瑶姐飞快地说了声抱歉,房间门就被大力关上了。

被关在门外的王凯揉了揉鼻子,这好像是他的房间吧。但现在也不是追究这种事情的时候,他只得怀揣着对胡歌的担心和幻想,默默找了个地方坐着等待。

瑶姐找到王凯的时候,他正撑着脑袋出神,他还在消化着胡歌是omega这个事实。瑶姐朝他招了招手,把他带到了胡歌的房间,看样子今晚两个人得换地儿了。

“这事儿本来是个秘密的,没想到被你发现了。”瑶姐搬了把椅子坐在王凯的对面,语气很是无奈。

王凯点了点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半晌才喃喃道:“他竟然是……难怪我之前总能在他身上闻到若有似无的信息素味道……”

瑶姐的面上滑过一丝震惊,但她很快便调整好,对王凯道:“你能闻到?”

“嗯。只是之前没有往那个方面想,毕竟我一直以为他是个beta。”王凯答道。

瑶姐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

“你人还不错。”瑶姐突然冒出一句看似有些毫不相干的话,“我了解过你。”

“啊?”王凯觉得今晚自己的智商大概都被狗叼走了。

“胡歌身边的每一个alpha我都了解过。”瑶姐道,像个护着崽子母亲,“他一直隐藏得很好,他在保护他自己,我也在保护他。”

她顿了顿,目光中带着些许意味深长的打量,又道:“歌歌觉得你很特别。”

瑶姐对王凯笑了笑,看上去温和了一些,不似刚刚那般戒备:“以前不觉得,今天倒是有些同意歌歌的看法,你果然很特别……”

王凯被瑶姐一口一个“特别”弄得有些懵,他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瑶姐笑眯眯地盯着王凯半晌,开口道:“咱们定个协议怎么样?”


评论 ( 29 )
热度 ( 272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