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如果羊驼有爱情(架空,ABO)

感谢 @一只宅小南 对视频《如果羊驼有爱情》和 @一杯甘木茶 对梗《憶渡秋冬》的授权使用(文中剧照均来自茶太)!

让KG谈谈恋爱,顺便破破案,全文一共七个案子。希望写出的文字可以配的上南太的视频和茶太的梗~~23333333

============================================

不要相信表象,你的眼睛也许在骗你。——《如果羊驼有爱情》

  • 第一案 黑暗之瘾

  • 第二案 扭曲之爱

  • 第三案 自尊之心

  • 第四案 金钱之欲

  • 第五案 情欲之祸

  • 第六案 迷失之悔

  • 第七案 贪婪之罪

============================================

第一案 黑暗之瘾

 

(一)

 

巨大的墨色天鹅绒拉下了夜的帷幕,华灯初上,点亮了一座城市黑夜的繁华。人们褪去了白日的伪装,尽情放纵。

一辆红色领动在路灯下反射出一道艳丽的红光,然后一个漂亮的甩尾,霸道地横在了两个空车位之间。

紧接着,车上骂骂咧咧地下来一位西装笔挺的帅哥。他一脸嫌弃地看了眼车子,仿佛想在上面踹上几脚泄愤。

这并不能怪他,古岳歌在心里吐槽。警队真是穷得没边了。让他扮上层社会的精英,面子功夫总要做足吧?就算不是宾利迈巴赫玛莎拉蒂,奔驰宝马起码也应该是标配吧?即使这辆领动是骚红色,也遮不住车头那个明晃晃的圈圈套“H”啊!补充一句,这辆红色领动还是征用的赃物。警队不会租车吗?

古岳歌翻了个白眼,理了理身上高档西装。就因为穷到家的警队,他现在得穿着这身依旧是征用来的赃物,徒步穿过两条街,从这个廉价的公共停车场,去往他的目的地——一家高档的俱乐部“冥王星”。

这是古岳歌接的新任务。他因为能力卓越,被上头调派,与其他几名来自警局不同部门的精英,一起组成了特别行动组,专门负责重案要案疑案。

根据线人提供的消息,S市内正隐藏着一个庞大的贩毒团伙,其脉络之广,已经不仅限于专业毒贩,更是牵扯到了一些有着稳定工作的人。而古岳歌今天的目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据悉,对方名叫王啟凡,明面上是某企业的高层管理者,暗地里却干着贩毒的买卖。

王啟凡每周一、三、五都会去俱乐部的酒吧,古岳歌要趁此机会,接近王啟凡,并想办法取得对方信任。若是能够以合作为由,打入这张贩毒网络的内部,便可人赃俱获。

 

古岳歌站在俱乐部门口,再次理了理身上的衣物,调整了一番面部表情,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走进了酒醉金迷之中。

他随意地靠在吧台上,执着一杯红酒细品,脸上是悠然自得的模样,可心里却在滴血。一杯红酒要三百块,这酒吧怎么不去抢啊。古岳歌觉得,有钱人的世界他大概永远不会懂。

心痛归心痛,古岳歌并没有忘记自己此番的目的。他所处的位子是个极佳的观察点,他的目光在整个酒吧内睃巡,寻找着他的猎物。

或许是古岳歌低估了自己的吸引力,又或许是他从未料到,褪去白日里精英模样的这帮男女竟会如此大胆。不消多久,他的身边就围上来不少人。有性感妖娆的美女,也有帅气撩人的男子。他身上散发出的alpha气息,像是芬芳的花朵,引来无数的蜜蜂彩蝶来采撷。这年头,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都已经是凤毛麟角。

古岳歌并不习惯应付这样的情况,他有些吃力地与周身这帮莺莺燕燕周旋,委婉地拒绝了他们对于一夜良宵的邀请。他们之中,有人失望离去,也有不甘心的,顺手吃了他好几下豆腐。古岳歌都耐着想要给对方一个过肩摔的心,微笑着将人打发走。

当浓郁得几乎让人窒息的香水味终于在古岳歌的周围渐渐消散,他长舒一口气,想要喝口酒压压惊,继续他寻找目标人物的行动。然而,他手中的酒杯早已在刚刚的应酬中见了底。

古岳歌郁闷地将酒杯搁在吧台上,他不打算再花三百块钱来买一杯根本喝不出有何特别之处的红酒,但酒保很快就将另一杯红酒递到了古岳歌的手上。

“我没有点单。”古岳歌疑惑地对酒保道。

“是那位先生请您的。”酒保带着职业化的微笑柔声道。

顺着酒保手指的方向,古岳歌看向了吧台的另一侧。一个男人从阴影中渐渐显露出来,含笑朝古岳歌举杯示意,并向着古岳歌一步步走来。




这是一个被老天爷偏爱的男人。他的面部如刀刻般棱角分明,浓眉大眼,微微抿起的薄唇勾勒出性感的线条。男人身上量身定做的高档西服,将其颀长的身段衬得越发帅气。

天生的衣架子。古岳歌在心里赞叹道。初见男人时,古岳歌被其仿佛与生俱来的精英气质惊得一怔,但他的心里很快就窜上来兴奋的火苗。这个男人就是他的目标,王啟凡。

古岳歌也朝王啟凡举起杯子。他的嘴角挂上了笑容,没等他接近猎物,猎物就先自己送上了门,他可以化被动为主动了。




随着男人的接近,他周身强大的气场似乎也越发明显。若他是个alpha,大概会让这个世界上超过一半的omega跪倒在他的西装裤下,只可惜,这个男人不是。

“你很吸引人。”王啟凡在古岳歌的身边停住了脚步,他微微晃动酒杯,杯子里的冰块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响动,威士忌醇烈的酒香和着袅袅的冷气在空气中弥漫,“眼光也很高。你打发走的人里,有两个不错的omega。”

古岳歌冷淡地笑道:“没兴趣。”

“你似乎喜欢征服。”王啟凡轻笑一声,也学着古岳歌的样子,慵懒地靠在吧台上。

“这是本能。”

一个alpha,喜欢征服,再正常不过了。

王啟凡没有答话,他们沉默地并肩靠在吧台上,望着舞池中疯狂舞动的男女,眼中都含着一丝嘲讽。

金碧辉煌的奢华之下,谁知道隐藏了多少腐朽的黑暗。

“想换个安静的地方聊聊吗?”王啟凡饮尽杯中最后一口酒,邀请道。

古岳歌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他在想,如果眼前这个人不是犯罪嫌疑人,他们也许会成为非常聊得来的朋友。即使他们还未交谈几句话,但气质骗不了人。

真是可惜了。古岳歌压下心中抬头的情感,沉默地跟在王啟凡的身后。处女座骨子里虽是感性的,但他们懂得什么时候应该用理性压抑感性。

电梯载着两人向俱乐部的高层攀去。15层以上都是客房,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古岳歌或多或少也有些预见。组里那帮坑队友的小伙伴也暗示过他,必要时候可以使个“美人计”。

站着说话不腰疼!古岳歌在心里骂道。他盯着男人修长挺拔的背影,转念一想,如果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话,似乎也不算吃亏,但是想让他古岳歌被上,做梦!

“冥王星”的客房是完全欧式的装修风格,暗红的色调配上堆满软垫的king size大床,显现出一份别样的奢华与淫靡。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整个城市的夜景都尽收眼底。被路灯勾勒出的条条道路,仿佛九天玄女落在人间的丝带,而那川流不息的车灯,便是嵌在丝带之上不属于人间的宝石。

“喝点什么?”王啟凡松了松领带,将西服外套随意地丢在一边,向着酒柜走去。

“随便。”古岳歌站在落地窗前随口答道。他正在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行动,才能既不用跟男人上床,又可以与男人拉近关系。

“以后别再这里点红酒了。”王啟凡修长的手指指挥着冰块落入杯中,对古岳歌道,“他们都是以次充好。”

“啊?哦……”古岳歌微微一怔,随即缓缓点了点头。这感觉有些微妙,他们明明还没有交换过名字,却像是老友一般开始讨论起俱乐部里酒的好坏。

“试试轩尼诗的白兰地,我很喜欢。”

“谢谢。”古岳歌接过酒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自诩算是个有品位的人,但遗憾的是,他品位的方向不是酒。如果小红花早点告诉他这家伙是个“酒鬼”,他也许还能临时抱佛脚,起码跟王啟凡有个可以聊下去的话题,他现在百度一下还来得及吗?

“我叫王啟凡。”王啟凡自我介绍道,朝他伸出了手。

“古岳歌。”

这才应该是正常的走向啊。古岳歌一边在内心吐槽,一边礼貌地回握住对方的手。他发现对方有一双怎样漂亮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若是拉去做手模,绝对是超模级别的。

“你很喜欢我的手?”王啟凡含着浓浓的笑意问道。

古岳歌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飞快地收回了手,刚刚他竟然盯着王啟凡的手在发呆。这男人绝对有毒。

王啟凡抬起右手,五指微张,似乎在透过他那只漂亮的手欣赏这座城市夜景的繁华,又好像在偷偷欣赏古岳歌。最终,他的这只手落在了古岳歌的脸上,带着挑逗的意味,轻轻摩挲。

古岳歌惊得后退一步,但他的身后是冰凉的落地窗,他已经无处可逃。

“你都已经答应跟我上来了,还在害怕什么?”王啟凡笑问,他的手一点都没有放过古岳歌的意思。

“我只是不习惯被人调戏而已。”古岳歌强压下内心一瞬的慌乱,抬手握住王啟凡的手腕,上前一步道,“向来都只有我调戏别人的份。”

王啟凡低低沉沉地笑了起来。他们靠得很近,古岳歌可以从对方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倒影,被窗外的灯火点缀上一圈灿若星辰的光。

王啟凡抽出手腕,随意地坐在沙发上把玩起酒杯。他仍旧带着笑,可眼神却降下了温度:“本人不才,其他的能力没有什么,但是记忆力不错。我是这里的常客,你很面生。”

“而且我发现,你一直在观察、寻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目标应该就是我。”王啟凡将酒杯搁在茶几上,那一声清脆的响,让古岳歌的心跟着一颤,“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在出任务之前,小红花已经收集了大量有关王啟凡的信息。但这里面并没有提到王啟凡有如此敏锐的观察力。古岳歌的背上渗出了一层冷汗。

“你很对我胃口。”王啟凡站起身,再次欺进古岳歌,“叶仲华这次挑的人不错,知道该如何吸引我。合同的事情,我可以考虑一下。”

听了这话,古岳歌的心念一动。他想到小红花在报告上对王啟凡的评价——自负。而正是因为自负,王啟凡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反而透露了信息给古岳歌,让他有了可乘之机。

叶仲华这人古岳歌听说过,是叶氏集团的二当家。前段时间,集团的会计丑闻让其股票一落千丈,生意岌岌可危。他们不择手段地想要与王啟凡签合同,大抵也是因为此。

就在古岳歌飞快地思忖之际,他已经被王啟凡带倒在床上。古岳歌的反应很快,他趁对方刚刚压上来,重心还不稳,双腿一带,旋即翻身将王啟凡压在身下:“不好意思,老子不做下面那个。”

见古岳歌跨坐在自己身上,王啟凡也不恼,他缓缓爬坐起来笑道:“你喜欢骑乘式,我不介意。”

说罢,他还特意坏心地用下身顶了顶古岳歌。古岳歌觉得自己此刻一定气得面色扭曲。

王啟凡微笑着从自己的脖子上揭下了什么东西,瞬间,强烈的alpha信息素蔓延开来,将古岳歌震得愣在当场。王啟凡竟然是个隐藏的alpha!古岳歌在内心咆哮。他回去以后可以宰了小红花吗?说好的袁氏信息库呢?怎么没查出来王啟凡是个alpha?!

“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王啟凡扯开古岳歌的衣领,吻上他的脖颈,含糊道,“你不是一个真正的alpha。”


评论 ( 58 )
热度 ( 649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