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如果羊驼有爱情(架空,ABO)

感谢 @一只宅小南 对视频《如果羊驼有爱情》和 @一杯甘木茶 对梗《憶渡秋冬》的授权使用!

============================================

不要相信表象,你的眼睛也许在骗你。——《如果羊驼有爱情》

  • 第一案 黑暗之瘾

    (一) (二)

  • 第二案 扭曲之爱

  • 第三案 自尊之心

  • 第四案 金钱之欲

  • 第五案 情欲之祸

  • 第六案 迷失之悔

  • 第七案 贪婪之罪

============================================

第一案 黑暗之瘾


(三)

 

胡歌回组里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他一进办公室,二话没说,挟卷着一股风冲到袁弘面前,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袁弘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脖子就给掐住了。他花了一秒来思索是什么人敢在警局寻衅滋事,才看清面前的人是胡歌。

“老胡,咱君子动口不动手,有话好说嘛……”袁弘举起双臂作投降状。他也不知道胡歌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冲他发起了火,不过先服个软总归没错。

“说好的袁氏信息库呢?!说好的资料都查全了,万无一失呢?!”胡歌一边吼,一边摇着袁弘,看上去十分暴躁,“还有你编的古岳歌这个化名,你是在编笑话吗?!”

“我说老胡,你怎么今天火气这么大?昨晚没发泄成?以你的魅力不应该搞不定那小帅哥呀。”

我呸!胡歌狠狠甩过去一个眼刀,气得不想说话。还没发泄成?他昨晚都快被折腾死了。真是哔了doge了。不!是被doge哔了。

胡歌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小红花资料查得不靠谱这种事,根本不可能惹来他这么大的脾气。其实,与其说生气,倒不如说烦躁,这令他整个人都非常不舒服。他胡乱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颓唐地倒在椅子上。

袁弘揉了揉自己被掐痛的脖子,也觉得胡歌不太对劲,便收了开玩笑的心,正色道:“到底出什么事儿了?昨晚发生什么了?”

他凑近胡歌嗅了嗅,可惜他只是个beta,无法闻出特殊的信息素气味,但他还是觉得胡歌看上去似乎有了微微的不同。

胡歌摆了摆手,看上去并不想多谈:“坤哥呢?”

“这儿呢。”陈坤端着杯茶,踱进办公室,“胡歌,你来了啊。昨晚情况怎么样?”

胡歌现在听到“昨晚”两个字,就控制不住地身体一僵。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将昨晚从王啟凡那边得到的信息都告诉了陈坤和袁弘。

“袁弘,你查查合同的事情,看看咱们能不能利用这个让胡歌有机会再与王啟凡接触。”

“得嘞!”

袁弘的速度很快,他没一会就把合同给调了出来。

“你黑系统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胡歌翻着厚厚一沓合同,大力捶了袁弘一下道。

“纵观整个警局,我敢打赌没人能赢得了我。”

“自恋。”胡歌翻了个白眼,但他很快就垮下了脸,“我的天,这合同有几十页,我又不是学商科的,让我弄个熟透,这要人命啊。”

“不仅如此,你还要把整个叶氏集团的资料都给背熟。”陈坤补充道,“王啟凡现在把你当做叶氏集团派出来要和他签合同的人,别露馅了。”

“可是不一定是我签啊。他的意思是,我是……”胡歌说了一半,忽然住了嘴,可袁弘似乎还是get到了一些点。

“老胡,他不会把你当成叶氏集团为了想要签这份合同,送出的礼物吧?”

“滚!”胡歌言简意赅得回了一个满含着他内心愤怒的字。

袁弘偷偷笑了起来。他和胡歌认识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他太了解胡歌,他敢肯定胡歌与王啟凡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但这样的想法又让他不由有些担心,他看了一眼胡歌,决定找个机会和胡歌聊聊。

他这么想着,将目光又投回了电脑屏幕上。突然,他“咦”了一声,将另外两人的注意力重新都引了回来。

“怎么了?”

“嘿!没想到不仅挖出了合同,还挖出了点别的有意思的事情。”

“快说!”

“叶氏集团是由叶伯华和叶仲华两兄弟成立的,但他们家的兄弟可不止这两个。”

“这有什么特别的吗?兄弟俩成立公司,其他的兄弟不愿经商,从事别的工作,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吧?”

“按一般来说,确实没什么特别的,但放在他们兄弟身上,就特别了。”

“怎么说?”

“他们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叫杨广华。”

“他?!”听到这个名字,胡歌和陈坤同时瞪大了眼睛。

“不是同名同姓?”

“不是。就是他,青和帮的老大,杨光华。”

“嘿,有点意思啊。谁能想到,叶家这两兄弟正正经经开公司,可弟弟却是个黑帮老大。”

“正正经经开公司?我看不一定吧。前段时间不才出了会计丑闻吗?”

“袁弘,你想办法查看一下叶氏集团的账目。”

“好。”袁弘的手指飞快地动了起来,嘴也没停,“说起叶氏集团,今早的新闻你们看了吗?叶氏集团的会计张世雍自杀身亡了。这些记者一个个鼻子比狗都灵,昨晚才发生的案子,今早报道就出来了。”

“自杀?”

“估计是因为会计丑闻吧。虽然他没有被查出与账目作假有直接联系,但身为主办会计的他或多或少也是要负责的。”

“真的是自杀吗?”胡歌将那一沓看着就头疼的合同拍在桌上沉声道。

“你觉得不是自杀?”

“我们之前已经查明,杨广华的青和帮与王啟凡都与贩毒网络有关,而偏偏王啟凡与叶氏集团有合同要签,杨广华是叶氏集团两兄弟的弟弟。这三者之间有这么多的联系,我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是不是自杀,咱们去同事那边串串门不就知道了。”陈坤笑道,“胡歌,你跟我走一趟。袁弘,你继续查叶氏集团,看看还能挖出什么。”

 

胡歌和陈坤来到法医部门的时候,就看见一大老爷们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

“你站门口干嘛?”

门口那人听到有人突然说话,吓得一激灵,随后才尴尬地答道:“等尸检结果呢。”

“干嘛不进去等?又不是第一次见尸体了,还怕呢?”

那人看上去更加尴尬了。他摸了摸鼻子,好半晌才小声道:“罗法医在里面验尸呢……”

这么一说,胡歌和陈坤就全明白了,他俩低下头,都在努力忍住笑。

罗法医名叫罗森,虽然年纪轻轻,但已经是警局里响当当的人物了。他高超的尸检水平是一方面,但更让他出名的是他的验尸习惯。

“这案子他也感兴趣?”陈坤问道。罗森虽然被调到了特别行动组,但平日里还是会回法医部门帮忙,不过他验尸总爱挑自己感兴趣的来。能力,便是他特立独行的资本。

“罗法医说,他觉得尸体不对劲。”

陈坤和胡歌对视了一眼,皆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罗森的眼光一直很毒,他觉得有问题,那就是真有问题了。

“小刘,你先回去吧,和你们队长说一声,就说特别行动组接手张世雍的案子了,我一会儿就去和梁局打报告。”

“是!”小刘像是获了特赦一般,忙不迭地答应下来,立刻就窜得没影了。

陈坤好笑地摇了摇头,和胡歌一起推开了门。

也不怪小刘会吓得直哆嗦。罗森把验尸房整得像弗兰肯斯坦的科学实验室,可墙角却摆着一架不搭调的复古唱片机。此时,唱片机正在滋滋地转着,意大利歌剧中,女高音华丽的唱腔在不大的房间里回响,震得人心脏都颤动起来。

罗森站在尸体的前面,拿着解剖刀,双臂舒张,头微仰。像是在欣赏歌剧,又像是在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感受尸体的气息。他的身形投在墙上,拉出长长的影子,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阴森森的气场里。

若是一般人,大概都要被他的这幅样子吓死。

“罗大法医,有什么发现吗?”胡歌开口问道。显然特别行动组的都不是一般人。

原本紧闭双眼的罗森突然双目圆睁,将视线死死锁在胡歌的身上,好像对突如其来的打扰非常不满。他脸上麻木的神情,大睁的双眼,还有浓浓的黑眼圈,看着比他面前冰冷青白的尸体还要可怖。

“死因确实是坠楼,但是我从他的血液里发现了二乙酰吗啡。”

“什么?”胡歌提高嗓音问道。歌剧的声音太响,他一个字都没听清。

罗森像个机器人似的走过去关掉唱片机,将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他的声音也像机器人那样生硬。

“那是什么?”

“通俗点讲,就是海洛因。”

“海洛因?毒品?张世雍吸毒?”胡歌一迭三个问题脱口而出。

“侦查是你们的工作。我不和活人打交道。”罗森歪着脑袋道,“我一会儿会把详细的尸检报告给你们。”

陈坤说了声“谢谢”,招呼胡歌出门。临出门时,他又把脑袋探回验尸房对罗森说:“罗森,我建议你最好去睡一觉,你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具行走的尸体。”

罗森僵硬的动作顿了一下,他的嘴角机械地牵扯了一下,朝陈坤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

 

接下来的两天,特别行动组将调查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叶氏集团和张世雍的死亡上面。

他们去现场勘察过。如果说张世雍是自杀的话,那么尸体落下的地方会离大楼近一些,然而尸体实际落下的地方,却离大厦较远,像是被人抛下去的,但这并不能作为强有力的证据。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发现什么更有价值的线索。

“你那边有什么新的发现吗?”午饭时分,胡歌扒拉着盘子里的盖浇饭问袁弘。

“没有。不过我怀疑杨广华可能利用叶氏集团洗黑钱,我正在往这个方向查。至于张世雍的死亡,肯定和叶氏兄弟脱不了干系。”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没有证据,我们再怎么肯定也没用。”

“那王啟凡那边呢?”一阵沉默过后,袁弘突然问道,“他不是给了你一个电话号码吗?你有联系过吗?”

胡歌整个人僵了一下,才飞快地答道:“打了。没人接。”

“这个号码我查过,是王啟凡注册的,通话记录也很正常,没有查出问题。”袁弘一边偷偷观察着胡歌的神色,一边继续道,“他这个人我也重新调查过了,与之前的结果一样。我甚至顺着他的履历一条一条核实,都没有问题。一个人作假一份资料有可能,可是如果想要将所有的资料都作假,太难了。就算是我们这种‘内部人员’,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胡歌点了点头,可他总觉得在被王啟凡牵着鼻子走,心中有种被对方欺骗的感觉。他甩了甩脑袋,努力把“拔屌无情”四个大字赶出脑子,又郁闷地开始折腾面前的盖浇饭。

“老胡,咱们的交情也不是一两天了,我看得出来,你这几天很不对劲。”袁弘放下筷子,直直盯着胡歌正色道,“那天晚上,你和王啟凡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肯定有事情瞒着我。如果只是一夜情,你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们是不是谈到了什么?还是他对你做了什么?”

胡歌知道袁弘在关心自己,可说实话,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他对王啟凡似乎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生理性感受,并且进一步影响到了他的心理,这令他感到十分惶恐。他不断告诫自己,王啟凡是犯罪嫌疑人,他们之间不过是一夜情。然而越是这样告诫自己,胡歌的心里就越烦闷。

“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袁弘苦口婆心地劝他,可胡歌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突然,胡歌的手机铃响了起来。他如获大赦一般,飞快地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和淡定的男音:“胡歌,你现在方便吗?如果方便的话,就来我这儿一趟吧。有些关于药物副作用的事情,我得告诉你。”

胡歌忙不迭地应了,他朝袁弘丢下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了”,就逃跑一般飞快地离开了,留下袁弘在他身后叫道:“哎?!老胡,你去哪?哎!你等等!你先回答我问题啊!喂!臭小子!你还没买单呢!”

 

将胡歌从袁弘那儿解救出来的是张鲁一。他是八一医院内科的主任医生,也是伪A药物研发的项目负责人。

然而此时,被“解救”的胡歌觉得,他宁愿回去面对袁弘充满“爱意”的逼问。

“你的意思是,这个药物的副作用会让我在和真正的alpha有过体液交换之后,转体成为omega?就算我之前分化停滞,这种转化也会发生对吗?”胡歌问道,他猛灌了一大口水,可这并不能让他冷静下来,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对。”张鲁一点了点头。他像是觉得这个消息对胡歌的打击还不够似的,补充道,“而且你会成为那个alpha的专属omega,就算他没有标记你,你也无法在发情期被其他的alpha标记了。”

“什么叫做……专属omega?”

“一般来说,omega在被一个alpha标记之后,若是遇到其他的alpha,是可以被重新标记的。但是专属omega却不同,他只能被唯一的一个alpha标记。当标记完成之后,他们会建立起精神联系。”

“能看到对方思想?”

“不,没有人能够窥探到别人的思想。这只是一种情感的互动。他们只是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喜怒哀乐等各种情感而已,不过这种感知可以通过催眠建立精神墙阻隔起来。”张鲁一顿了一下,才接着道,“这个药物的副作用可能更糟糕一些,如果你和一个alpha有了体液交换,那么就算他还没有标记你,你也无法再被别的alpha标记了。”

“简而言之,就是别无选择?”

“是的。”

“可如果不想被标记呢?”

“很少有omega能活着捱过一辈子上百次的发情期。”张鲁一拍了拍胡歌肩膀安慰道,“不过只要你注意一些,避免与alpha交换体液,就不会有问题,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

胡歌又灌下一大口水,他的手在颤抖。一切都太迟了。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这个药物还在研发阶段,当初试验合同你是签了字的,可能出现的后果,你也同意承担了。我也是刚刚发现了这个副作用,这不就立刻告诉你了嘛。你不用太慌张,除此之外,这药对身体并没有什么损伤。”

胡歌挫败地将头发揉得一团乱。这根本不是身体损伤的问题,而是他已经和身为alpha的王啟凡上床了。他们交换了体液,他别无选择地要成为对方的专属omega了。可他们注定是要站在对立面的。

“转体需要多久?”胡歌将脸埋在双手中,闷声问道。

“这个就因人而异了。可能几周,也可能需要几个月。”

张鲁一为胡歌又添了些水,细看之下,总觉得对方神色不对,不由猜测道:“难道你……”

“不!我没有!”胡歌立刻就否认了,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

张鲁一狐疑地打量了一番胡歌,但并未追问下去,他没有打探别人隐私的爱好。

“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你的身体健康我必须负责,如果你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还有下个月的例行检查不要忘了。”张鲁一道,他没有逼胡歌说,但他自有别的方法知道。

胡歌不情愿地应了,他突然希望下个月最好永远都别到来。他朝张鲁一打了声招呼,便心烦意乱地离开了办公室。他的生活好像莫名其妙的就被揉成了一团乱麻。

张鲁一立在窗前,目送胡歌离开了医院后,拨通了电话。

“我都告诉他了。”


评论 ( 29 )
热度 ( 309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