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如果羊驼有爱情(架空,ABO)

感谢 @一只宅小南 对视频《如果羊驼有爱情》和 @一杯甘木茶 对梗《憶渡秋冬》的授权使用!

============================================

不要相信表象,你的眼睛也许在骗你。——《如果羊驼有爱情》

============================================

第一案 黑暗之瘾


(六)

 

“你怀疑我。”王啟凡面对令人胆寒的枪口,不为所动,连他说话的语气都是淡淡的。

王啟凡的内心就像他表面看上去的那样淡定,他握着胡歌的手,既没有颤抖,也没有冷汗,反倒是胡歌心中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帮人竟然敢直接在公众场合掏枪。

“啟……啟凡……枪!”火光电石般的短短几秒内,胡歌压下了自己的职业本能,装作被吓到的模样。他攥紧王啟凡的手,另一只手则抓上王啟凡的胳膊,神色惊恐地盯着枪。胡歌得把戏做足了,这种时候,他越淡定反而越不正常。

王啟凡安抚似的捏了捏胡歌的手,把他护在身后,然后将视线转缓缓向黄元胜,冷声道:“黄叔,原来您今天设了鸿门宴。”

“小王,老杨他混黑道的,难免冲动。”黄元胜依旧是笑眯眯的温和模样。他按住杨广华的手,让他把枪放下,才又接着道,“他也是担心哥哥嘛,人之常情。我今天请你过来,就是听小林说,你最近看上了个人,天天圈在自己身边舍不得分开。黄叔我一直把你当亲侄子看,在场的也都是你长辈,大家就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咱们优秀的小王动心,没有别的意思。”

“黄叔介绍给我的秘书不仅工作能力没话说,鼻子也是比狗还灵啊。”王啟凡冷哼一声,明显话中带刺。

黄元胜的意思王啟凡可听得明白,只怕他们是怀疑到了古岳歌的身上。不过他做事向来小心,任谁都别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造次。于是他又道:“黄叔,我可不是傻子。咱们做的什么行当,大家心知肚明,谁敢放个来路不明的人在身边?”

黄元胜笑呵呵地点了点头。比起杨广华恨不得将王啟凡生吞活剥的模样,他看上去倒真像个护着侄子的好叔叔,只是这其中几分真情,几分假意就没人知道了。

“好啦。都是生意场上的伙伴,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前,大家别伤了和气,以后还要互相依靠的。”黄元胜息事宁人般地说道,“叶老弟,你被条子盯上这事,哥哥答应你,一定给你个交代。今天来玩,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别闹得不愉快,你看怎么样?”

叶仲华悠闲地坐在一边,他很聪明,不沾血也不掺和,他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是他最好的挡箭牌。但见黄元胜这么对他说了,他也不敢拂了对方的意,便连忙向黄元胜敬酒:“黄哥您都这么说了,我怎敢不给您面子。”

黄元胜笑着喝下酒,又转而对王啟凡道:“小王,叔叔可是绝对信任你,你可别让叔叔失望啊。”

他走过来拍了拍王啟凡的肩。胡歌从他那张老狐狸般的笑脸和温和的话语中分明嗅到了威胁的意味。

王啟凡冷峻的面庞终于又有了些温度,他冲黄元胜笑了笑,态度恭敬地回了个“一定”。但胡歌还是感觉出来王啟凡对黄元胜的鄙夷和厌恶,即使王啟凡表面功夫做得十足,连这一窝老狐狸都看不出破绽,胡歌还是能肯定,王啟凡对这帮在黑暗之中呼风唤雨的人,充满了憎恶与不屑。这勾起了他浓浓的好奇,让他有种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

这么一闹,气氛多少有些僵。王啟凡也不想多呆,便拉着胡歌告辞。黄元胜没拦,杨广华则憋着一肚子火,瞪着两人出了门。

“来来来,大家继续喝酒唱歌。”黄元胜笑眯眯地又招呼起来。

他身边的那个美女端着酒杯倚进黄元胜的怀中,小声问道:“黄哥你就这么放他回去,不怕放虎归山么?”

黄元胜就着美女的手呷了一口酒,面上的笑容没什么变化,只是淡淡道:“小王这个人呢,年轻有为,性子又傲,看他不爽的人多了去了。不过他是陈姐的人,我们也得给几分面子。”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杨广华和叶仲华听见。

杨广华的脸色瞬间又阴沉了几分,他猛灌下一口酒,握着手机的左手爆出了明显的青筋。

 

王啟凡沉默地拉着胡歌向外走。胡歌也是一路无话,他盘算着,今天黄元胜虽然放了他们一马,但是自己大抵已经被老狐狸盯上,以后要更加小心了。虽然有王啟凡挡在他前面,但老狐狸的手段肯定也不会一般,王啟凡能护他一时护不了他一世。利益至上的人,自保向来是第一要义。王啟凡的秘书林嘉应该是黄元胜安插在他身边监视他的人,他们怀疑王啟凡很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突然出现。今晚是黄元胜指名让王啟凡带自己来的吗?特别行动组这边确定了张世雍是被谋杀的,就肯定不能草草结案,调查必然要牵扯到叶氏,叶仲华已经感到不安了。

还有郑云,为什么黄元胜要在那个时候指出他贪多的事情,按理这种事在黑道上并不罕见。而王啟凡又为什么急着离开?是真像他说的不愿掺和贩毒集团内部的事情,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王啟凡对这帮人的态度,以及黄元胜对王啟凡的态度也很奇怪……

胡歌乱糟糟地想着,短短一两个小时,他接收了太多的讯息,需要好好理一理。

“吓到了?”王啟凡捏了捏胡歌汗津津的手问道。

胡歌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又很快点了点头。警察歌没被吓到很正常,小职员歌没被吓到就不正常了。于是,他便趁机连珠炮似的问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会有枪?你是不是有什么隐藏身份?你们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吧?”

“生意做大了,什么人都会遇到。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不过是一个喜欢枪又脾气有些暴躁的朋友,就爱揣着一个仿真枪到处吓唬人。”

“可他说被警察盯上是什么意思?内鬼又是怎么回事?”胡歌追问道。

“叶氏的会计丑闻闹得沸沸扬扬,还不就是他们觉得有人告密么。”

“他们觉得是你?可是你又不是叶氏集团的人?”

“这里面的水很深,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王啟凡随意地敷衍了几句,便不愿再多作解释。

胡歌倒也没真想从他嘴里撬出什么,更何况他又不真是个啥都不知道的小白脸,但戏他还得陪王啟凡演完。

于是,胡歌对王啟凡露出了胆怯与不信任的神色,似乎下一秒就要逃得远远的。王啟凡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原本握着他的手,加重了力道,几乎是钳制着他,加快了往停车场的速度。

“今晚你先住我那儿。”

“哎!等等!我不要!你放开我!”胡歌被王啟凡突然加快的脚步带得一个踉跄,他拼命甩了甩自己的手,可对方的力气极大,他根本逃不开。

然而很快,胡歌的挣扎就顿住了。四面八方都有人在向他们靠近。在这个冷冷清清的停车场,突然出现这么多人,实在不正常。

王啟凡自然也注意到了,他蹙起眉头,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如临大敌。

“跑!”王啟凡口中蹦出字的同时,胡歌整个人都已经被他带着飞奔起来。

好在他们离王啟凡的车已经不远,胡歌很快就被王啟凡塞进了车里。

王啟凡一边启动车子,一边飞快地掏出手机发了条讯息出去。他的手速太快,胡歌根本来不及捕捉讯息的内容,只依稀看见似乎是什么符号。

“系好安全带,坐稳。”王啟凡命令道。胡歌还没反应过来,保时捷就如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

胡歌手忙脚乱地系好安全带,紧紧扶住车顶的手把。王啟凡刚刚一个漂移,差点把他甩了出去。

王啟凡抬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抹了一把,顿时,车内alpha狂野的信息素气息像是爆炸一般辐射开,填满了狭小的空间。胡歌在这突如其来的信息素影响下,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晕了过去。

车子开上了大路。他们身后紧紧跟随着两辆黑色奔驰。王啟凡突然猛打方向盘,以一个惊险的角度超越了前面一辆大众,惹得那辆车的司机在他们身后狂按喇叭咒骂。

胡歌甩了甩脑袋,清醒了一些。他这才反应过来,王啟凡是揭下了贴在腺体上掩盖气息的贴片。胡歌猜测,这种贴片虽然能够掩盖气息,但是同样也会压制alpha敏锐的感官。危急关头,王啟凡不得不揭下伪装,释放出自己的能力,利用alpha的优势,助他们逃离追兵。

只是不知道这一路追兵来自何方。

“他们是谁啊?!”胡歌几乎是用吼的问道。

王啟凡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开车与追兵的身上,根本不理胡歌。他的眉头紧蹙,那力道仿佛能夹死一只苍蝇。

眼见前面就是红灯,王啟凡强行变道,也不管会不会被扣分,就直接拐上了右边的岔路。后面的追兵更牛,直接闯了红灯,其中一辆还差点撞上一辆正常驾驶的银色轿车。

“王啟凡,你他妈是惹上黑社会了吧!”胡歌吼完这句,也不再说话。一时间,车内的气氛紧张到了极致。

王啟凡的车技很好,他一路超车转向,好几次胡歌都以为要出车祸了,结果还是被他堪堪躲了过去。他挑的路也很刁钻,他不走车流量大的主干道,也不会往那种容易被前后夹击的小路钻。他总是把车开上一些有车流量,但行驶起来总体还算顺畅的道路。对方有枪,但他们也不敢公然开枪,若是牵扯出不必要的伤亡或者命案,惊动了警察,会给他们带来许多麻烦。王啟凡就是想既不让对方追上,对方又不能开枪。

看似杂乱无章的躲避,其实都暗藏玄机。胡歌忍不住对王啟凡侧目,这个男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谜团。越是神秘,越是充满了胡歌难以解释的矛盾,他的好奇心就越强,他就越想靠近这个男人,揭开他的神秘面纱。

大抵是太过紧张,胡歌出了一身汗,热得难受。可是没过一会儿,他就觉察出这份热感来得不对劲。

车内的空调是开的,正对着他呼呼地吹着冷气,可是他非但没觉得凉快,反而越来越燥热。他的身体里仿佛被点燃了一簇簇的火焰,顺着他每根细小的血管烧了过去,最后在他的腹部汇聚成一团大火,燃烧着他的下半身。

王啟凡的信息素气味越发浓郁了,无孔不入地钻进了胡歌的每个毛孔里。看不见的信息素仿佛化作一只只小手,爱抚着他的每一寸肌肤。

“啊……”胡歌扭动了几下,发出无意识的呻吟。他拼命眨了眨眼睛,可是被火烧得一团乱的大脑,并没有因此清醒一点。

他花了好长时间,才迟钝地反应过来,他可能发情了,而罪魁祸首就是身边这个害他转化成omega,又不管不顾的在狭小的车厢内疯狂释放自己alpha信息素的家伙。

自从接受了自己开始转化成omega的事实,胡歌就偷偷恶补了一番有关第二性别的知识,虽然是第一次热潮,但他现在的感受与书中描述的一致,想来也不会有差了。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胡歌心道。他今天出门一定没有看黄历。

“歌歌,你……”

胡歌的呻吟和车厢内愈渐浓郁的薄荷香,终于将王啟凡的注意力拉回到胡歌的身上。他的大脑出现一瞬间的眩晕感,害得他差点撞上正在超越的一辆奥迪。

也许是浓度太高了,本该清清爽爽的薄荷香被压抑在不大的范围内,甜腻得让人发晕。

“贴片借我!专心开车!”胡歌向王啟凡伸出手,“老子三十还不到,可不想死这儿!”

王啟凡二话没说就将自己的贴片递了过去。对方的情况一目了然,一定是自己太过强大的信息素气息激得他发情了。只是现在后有追兵,他要是此时被撩得不清醒,两个人都得交代在这里。杨广华那个老东西,明面上放走了他们,但以他狠厉的性格,果然不肯善罢甘休。只是不知道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胡歌四散的信息素气息被暂时压制住了,可他体内的热潮却一点都没有被压制住,反而越烧越厉害。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私处像是个旋开的水龙头,汩汩地往外冒水,他的裤子,大概还有他屁股底下的座椅,应该都湿得一塌糊涂了。他的欲望在攀升,这股欲望窜向他的大脑,开始令他神志不清。

有一种本能在驱使着胡歌。他身边这个人的味道太他妈好闻了!他想要这个味道的主人进驻自己的身体。本能告诉他,这个男人就是清泉,可以浇息他体内熊熊燃烧的火焰。他想要被这个男人标记。

一个声音在对他说,你这辈子注定是王啟凡的omega了,干脆就让他标记你呗,有什么关系。可是,还有另一个声音与第一个声音争执不下,你一直以来都希望成为一个强大而独立的人,如果你被标记了,那你所有的坚持与努力就白费了。

胡歌因为生理的自卑,所以自尊心才格外强。他不愿意成为任何人的omega,更不愿意成为另一个人的专属。

他颤抖着取出挂在钥匙扣上的折叠小刀,狠狠朝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下。鲜血立刻就涌了出来。

“歌歌你干嘛!”王啟凡余光瞥见胡歌的动作,吓了一大跳,赶忙腾出一只手夺过对方手里的刀子。

疼痛并没有让胡歌清醒一些。迷糊中,他对上了王啟凡的眸子,那双漂亮的鹿眼,映着车窗外不断闪过的晕黄路灯,像是闪烁的星辰。他的眼神是惊慌的、担忧的,还有些温柔的,与胡歌记忆中的不太一样,又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这一瞬间,胡歌的本能又占了上风。他朝王啟凡探了过去,口齿含糊地呢喃道:“啟凡……我好热……标记我……”

像是一股电流窜过全身,王啟凡整个人一震。连贴片都阻止不了胡歌身上的薄荷香不断钻入鼻间。

车子在路上滑过一个扭曲的S形,才又飞快地朝前方驶去。


评论 ( 37 )
热度 ( 322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