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如果羊驼有爱情(架空,ABO)

感谢 @一只宅小南 对视频《如果羊驼有爱情》和 @一杯甘木茶 对梗《憶渡秋冬》的授权使用!

============================================

不要相信表象,你的眼睛也许在骗你。——《如果羊驼有爱情》

============================================

第一案 黑暗之瘾


(七)

 

王啟凡觉得,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自己不冷静的人,大概就是这个正在扒他衣服的家伙了。

他裤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车子转过一个弯,杨广华的人没再追上来。王啟凡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有个更大的麻烦在等着他。

胡歌正在努力往王啟凡的身上凑,奈何安全带箍着他,限制了他的动作。也幸好他此刻大脑混沌不清,没想着解开安全带,否则王啟凡此时应该已经无法正常开车了。


微博链接→这里 【啊啊啊啊啊!微博竟然木有长微博了!只能用头条文章……折腾死姐姐了……_(:зゝ∠)_以及……只有肉渣……】


胡歌醒来的时候,王啟凡已经不知所踪。他觉得有些失落,这家伙怎么每次办完事的第二天都没影。

胡歌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飘出了房间。不知道是因为昨晚纵欲过度,还是因为被标记,他整个人都提不起劲,颇有些头重脚轻的感觉,懒懒地不想动弹。

王啟凡还算有良心,早餐准备得妥妥当当,还留了字条,让他好好休息。胡歌叼着面包,揉了揉眼睛。王啟凡不在倒也正好方便了他,他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出一趟门。

填饱肚子,胡歌洗漱了一番,在房子里绕了一圈都没找到自己的衣服。无奈之下,他便直接翻出王啟凡的衣服套上身,好在两人身形相仿,也还算合身。

胡歌的目的地是八一医院。现在能帮他的只有张医生了。

上次见胡歌的时候,胡歌的转化才刚刚开始,可现在,胡歌不仅已经是个转化完全的omega,而且还被人标记了。他浑身散发着完全不一样的气场,让张鲁一惊得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这厢,张鲁一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上两句,胡歌就已经急急忙忙地开口了:“张医生,我希望你帮我建立精神墙。”

胡歌瘫在椅子上,他这一路过来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脸色都显得不太好。

张鲁一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什么,但最后都憋了回去,取了听诊器来给胡歌检查。胡歌见张医生什么都没问,不由松了口气,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你刚刚被标记,身体虚弱很正常,修养几天就好了。”张鲁一看着胡歌苍白的脸颊,有些担忧地说,“建立精神墙本就是违背自然规律,十分伤神,你现在身体还很弱,不用这么着急就建立精神墙吧?”

胡歌摇了摇头,态度十分坚决。张鲁一之前告诉过他,精神连接会在标记完成后的三天内慢慢建立起来,他必须赶在王啟凡察觉到他们之间的联系之前建立精神墙。

“我能问问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吗?你是被逼迫的吗?”张鲁一越发担忧了。

“张医生……我……”胡歌垂着头,不知如何开口,“总之这件事情很复杂,您能别问了吗?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求你了……我挺得住……”

张鲁一叹了口气,他只是个医生,病人的私生活也不好过多探寻。他招了招手,将胡歌带进催眠室。

这是胡歌第一次踏入自己的精神世界。这里是他的伊甸园,很美好,阳光照耀在大片的原野上,空气里满是花草的芬芳。一条银色的纽带缠绕着他,延伸向远方。这是一条极其漂亮的纽带,闪烁着浩瀚星河般的璀璨光芒。胡歌沿着纽带向前走去,一直来到了原野的尽头。他的面前是一团白雾,而纽带则延伸进了这一片白雾之中。胡歌知道,那边便是王啟凡的精神世界了。当他们之间的连接完全建立起来后,他就可以走进那片迷雾中,而这条漂亮的纽带也会变得更加坚韧。

胡歌静静伫立了一会,说不清自己现在是怎样的心情。这时,一朵乌云飘了过来,遮蔽了明媚的阳光。一堵厚重的云墙从湛蓝的天空压了下来。纽带发出一声哀鸣,星河流动起来,泛起了粼粼波光,像是哭泣一般。胡歌被压地喘不过气,脑袋一阵剧烈的抽痛,紧接着,他猛然睁开了双眼。

胡歌大口地喘着粗气,浑身被冷汗浸得透湿。他用力甩了甩头,才看清眼前的事物,他生理上承受的痛苦,远比他想象得要强烈。他与王啟凡的连接是不可能斩断的,只能通过精神墙阻隔。但饶是如此,刚刚被标记的他,还是感到强烈的不安与痛苦。

敏感脆弱的omega需要alpha的安抚,胡歌却硬生生断了这条路。他不敢想以后。从他得知自己与王啟凡注定要纠缠不清时,他就拒绝思考他们的未来。

胡歌休息了一会儿,突然问张鲁一道:“我会怀孕吗?”

“你的情况有点特殊,怀孕的几率不大。”张鲁一带着安慰的口吻道,“虽然几率小于千分之五,但总比原先没有生育能力要好些。”

胡歌听了却反而松了一口气,他最怕就是节外生枝。

“说到这个,既然你已经被标记了,我就不能再让你继续使用伪A类转化药物了。”张鲁一顿了顿又道,“如果你继续服用的话,效果只能维持24小时,并且之后身体会受到很严重的损伤。”

胡歌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本来他怀揣着美好的梦想加入试验,没想到最后却是这么个意想不到的结局。

他拒绝了张鲁一想要留他在医院休养的好意,摇晃着离开医院。站在明晃晃的阳光下,胡歌犹豫了一番,还是打车回了王啟凡的住处。他没有钥匙,便只好蜷缩在大门旁,等王啟凡回来。身心俱疲的他,不多一会儿,竟迷迷糊糊地睡去。他乱七八糟地做了好些梦,可无论什么梦,却怎么也躲不开王啟凡的身影。


评论 ( 33 )
热度 ( 324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