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如果羊驼有爱情(架空,ABO)

感谢 @一只宅小南 对视频《如果羊驼有爱情》和 @一杯甘木茶 对梗《憶渡秋冬》的授权使用!

============================================

不要相信表象,你的眼睛也许在骗你。——《如果羊驼有爱情》

============================================

第一案 黑暗之瘾


(九)

 

“尸检报告出来了。”陈坤扬了扬手中的一叠文件对袁弘道,“死因是溺水窒息。但是和张世雍一样,血液里面含有二乙酰吗啡。”

“看来,有可能又是一起谋杀?”

陈坤点了点头,接着道:“若是其他人,还有可能是吸食了毒品后,不慎落水身亡。但如果是这个人,我觉得谋杀的可能性更大。”

他将一张照片放在桌上点了点,照片里是霍建华复原的样貌。只一眼,袁弘就认了出来。死者是他们查的毒贩之一,郑云。

“你说这些毒贩之间是不是出了内讧?怎么一个个都扎堆似的被害。”

陈坤摇了摇头,一时间也捉摸不透:“胡歌接近王啟凡没多久,可能还探寻不到什么内部的信息,我们也只能先从外围查。你监控里面有没有发现什么?”

“长清河上游的这块地……”袁弘指着电脑屏幕上的地图中一块被红色圈出来的地方道,“属于城西北的工业开发区,是块新地皮,没有监控。我猜测,如果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害人,这里最合适。”

袁弘说着,又调出来几段监控:“你看,这是三天前凌晨的监控,郑云的车子驶离了KTV。这边捕捉到了车子的正面,开车人的身形与郑云相似,但是遮光板放了下来,没有拍到正脸。你不觉得奇怪吗?大晚上的为什么要放下遮光板?”

“再看这边,车子是开往开发区的。车子拐进了这边的岔路,就消失在了监控里面。这一带是新开发的,人烟稀少,监控也不完善,还偏偏小路纵横,这车随便往哪条小路上一钻,就找不着了。再往后,这辆车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行,我马上让人去那边找车。”陈坤点了点头就去打电话,等吩咐完,他又回过头来对袁弘道,“那天晚上KTV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啟凡和胡歌被追,郑云的死,肯定与此有关。”

“现在就只能等老胡……哎哎哎?!”袁弘正说着,手机铃音就突然响了起来,惊得他差点把手机扔了出去。来电人正是胡歌。

“老胡,你还好吧?”袁弘接了电话,就急忙问道。

“我没事,不是给你留讯息了吗?”

“那个张医生一点都不肯透露你的身体状况,我拿警官证都没用。”

胡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我又不是犯罪嫌疑人,你又不是办案,人家也是有医德的医生好吗?你别太担心我啦,就是例行去检查而已,你也知道我服药嘛。”

袁弘“嗯”了一声,他听得胡歌的声音没有什么异样,便也不再过多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他那晚KTV发生了什么。

胡歌那边沉默了一会才说话,可是却没有回答袁弘的问题,而是对他道:“我怀疑王啟凡是卧底。”

“什么?!王啟凡是卧底?!”袁弘惊呼。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紧接着陈坤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说王啟凡是卧底?”

“我只是怀疑而已。我一会儿传一份资料给你们,是我在王啟凡家里找到的,你们看了就知道了。”胡歌无奈地耸了下肩,“而且,我觉得他是卧底,但又没说是我们警方的卧底。”

“你的意思是,可能有第三方的势力也掺和进来了?”

“我不知道……”胡歌的声音低了下去,似乎在思考。

“我也觉得应该不会是咱们的人。如果他是缉毒那边的卧底,不可能不告诉咱们呀,否则让警察去接近调查警察,不是吃饱了撑了没事干么?”袁弘的声音再次插了进来。

陈坤觉得袁弘说得有理:“两种可能。如果王啟凡不是另一个竞争的犯罪团伙安插的间谍,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这个贩毒网络里面还隐藏了什么更深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上头派了王啟凡去调查。”

“这样呗,我先在咱们的内部档案里查查有没有这个人。”

陈坤表示同意,胡歌那头却还在沉默。过了好半晌,胡歌才语气沉重地开口:“我觉得咱们被王啟凡坑了。警方一调查叶氏集团,杨广华那边就怀疑出了内鬼,不是太巧合了吗?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觉得叶氏集团这个信息是王啟凡故意透露给我的。现在想想,他应该就是想通过我们的手去调查叶氏。”

“照你这么说,王啟凡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

“不然我根本无法解释。他对我的态度太奇怪了,我总觉得他认识我!”胡歌提高了嗓音,听上去有些激动,“我想不通他的做法!那天晚上在KTV,他的脑袋可是被人拿枪指着!他要是想让警方介入调查,他肯定第一个会被怀疑!我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然后叶氏就出事了,任谁都会起疑吧?他分明是把他自己和我同时往火坑里推!”

“胡歌你先冷静点。”陈坤和袁弘都不知道为什么胡歌突然变得这么激动,甚至是有些焦躁,只好先安抚他。

“抱歉……”胡歌轻声道,他的声音听上去冷静了一些,但还在喘着粗气,“还有郑云,你们看看能不能再查出点什么,那天晚上在KTV黄元胜说他贪钱。”

“郑云死了。”

“什么?”这几天胡歌一直和王啟凡待在一起,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溺水身亡的,但是和张世雍一样,死前注射了大量毒品。”

“会不会是他们内部分赃不均?”

“有可能。我再想办法从王啟凡那边捞点消息吧。”胡歌揉了揉眉心,“我不多说了,文件一会就传给你们。我是趁回出租屋收拾东西的功夫联系你们的,小红花改装过的这个反追踪手机我没带在身边。我可能要先搬去王啟凡那边住几天,现在不仅王啟凡盯上我了,黄元胜估计也盯上我了。”

“那你自己多加小心。”

“我知道。有新消息我会想办法联系家里的,放心。”

胡歌挂了电话没多久,就把文件发了过来。陈坤和袁弘看了也是目瞪口呆。

“这些可都是证据啊!”陈坤道,“这几个制毒和藏毒的窝点找人蹲守,摸清楚他们的活动规律。咱们一定要将这个贩毒团伙一网打尽。”

 

王啟凡将签好字的文件交给秘书,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他走到玻璃窗前,向外望去,他的脚下是川流不息蚂蚁似的车辆和行人。他们面无表情地穿梭在这座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匆匆忙忙地过着自己的生活。他们生活在阳光下,心却是冷的。而苟活于黑暗中的人,心已经腐烂。

他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又重重地吐出一团烟雾,像是要将心中的浊气也伴着这股烟雾一起吐出来。

办公室里的摆钟敲响了四下。王啟凡收拾好东西朝外走去。

“王总,您这么早就回去呀。”门口的林秘书见了,连忙站起身。

“家里还有个病人,我早点回去。”王啟凡提到胡歌的时候,脸上是全然温柔的神色。

“哦哦,那您慢走。”

“明天开会的资料,你等会直接放我办公桌上就行了。”

“是。”

王啟凡在心中冷哼一声,这个秘书林嘉,就是黄元胜养的一条狗,鼻子挺灵,可惜智商不够。

电梯一直降到负二层的停车场。王啟凡朝着他的车子走去,却在一个转角处,身影一闪,便不见了踪影。原来那里有一道小门,直通向公司的后门。

王啟凡从后门出来,小心地避开了所有的监控录像。在后巷中拉开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奥迪车门,钻了进去。

车上的人交给他一个信封,道:“想要保帅,那些小卒就丢了吧。”

 

王啟凡回到家的时候,又看到胡歌被关在了门外。好在他这次没有可怜兮兮地蜷在门口,而是坐在一个大行李箱上玩手机。

听到响动,胡歌朝他笑了笑,歪着脑袋道:“王先生,你愿不愿意给你的同居人配一把钥匙?”

王啟凡也笑了,他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给了胡歌一个舌吻,直到把对方吻得快喘不过气来才放开。

“你怎么一言不合就亲上了啊!”

“爱妃所言甚和朕意,这是奖励。”

“滚!”

当然,最后王啟凡并没有滚,而是一手拖着胡歌,一手拖着行李箱进了家门。

“哎等等!我的菜!”胡歌飞快地抄起地上的塑料袋,才跌跌撞撞地被王啟凡拖进屋内。

“你做菜的手艺我是真的不敢恭维。”胡歌一边一样样地从塑料袋里掏东西,一边对着靠在厨房门上的王啟凡吐槽,“今天本大爷就勉为其难地露一手吧。”

胡歌笑得眉眼弯弯,看上去心情很好。他现在与王啟凡在酒吧初见时的感觉变了许多,身上不再有alpha的凌厉,而是变得柔和,带了些许孩子气。这样的胡歌让王啟凡觉得很可爱,心窝暖暖的。

“傻笑什么呢。”胡歌翻了个白眼,手上耍了个漂亮的刀式,熟练地开始切菜。胡歌的手艺深得母亲的真传。自从他在警队做过一次饭,就被他的那帮同事们惦念上了,逮着机会就想让他露一手。平日里工作忙,胡歌也难得有空闲自己做饭,但是只要有机会,他还是愿意亲手做一顿饭犒劳自己。他一直觉得,一顿在家亲手做的饭吃起来才是暖的,才有家的味道。

一个人最缺什么,就最想要什么。

“谢谢你能搬过来。”王啟凡忽然走进厨房,从身后抱住胡歌,在他的耳边轻声道。

温热的气息钻进耳朵里,痒得胡歌耳尖都红了。他的后背能够感受到王啟凡的体温,还有强有力的心跳,一下又一下,带动着他的心跳也如擂鼓一般。

可胡歌却又有种冲动,他想用手中的刀刺进王啟凡的心窝,把他的心掏出来看一看。他想撕下王啟凡的面具,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

但是胡歌做不到,也不能这么做。

“喂喂,说好的霸道总裁设定呢,这个画风不对啊。”他笑着吐槽,害羞地扭出王啟凡的怀抱,热起油锅,“别来添乱,出去等吃。”

王啟凡发出了他惯有的那种低低沉沉的笑声,像是小石子落入胡歌的心潭,漾起圈圈涟漪。他忍不住在胡歌的唇角偷了个香。

等王啟凡离开厨房,胡歌眼中的笑意全都消失不见了。强颜欢笑,大抵不过如此。


评论 ( 29 )
热度 ( 251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