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如果羊驼有爱情(架空,ABO)

感谢 @一只宅小南 对视频《如果羊驼有爱情》和 @一杯甘木茶 对梗《憶渡秋冬》的授权使用!

============================================

不要相信表象,你的眼睛也许在骗你。——《如果羊驼有爱情》

============================================

第二案 扭曲之爱

 

(十一)

 

时近年末,S市迎来了冬日的第一场大雪。洁白的雪花轻柔地落下,为这座灰色的城市披上了银装。因为临近圣诞节,道路和店铺都挂上了五颜六色的各式装饰,这座苍白的城市,也显得气色好了一些。

袁弘挟卷着一股寒气进了办公室,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又被胡歌拖出去锻炼了?”陈坤笑问道。

袁弘无奈地点了点头:“老胡也太拼了,一个多月来,每天如此,任谁都受不了啊。”

“组长定的这个体能测试的达标标准,对他来说确实有点难度。”

“什么叫有点难度?”袁弘提高了嗓音,“这个标准咱俩身为beta想要过都跌跌爬爬,更何况他一个刚被标记的omega!老胡体能最近下降得有多厉害,你看不出来吗?”

陈坤压了压手,示意他嗓门轻一些。可袁弘就是气不过。

“我就想不通了,组长他到底要干嘛?我看平时他对老胡也挺好的呀。老胡因为卧底那事儿还在和组长冷战,组长一直哄着,丁点脾气都没。可他为什么要搞个什么体能测试?这标准瞎子都看得出来是针对老胡的。”

“要我说啊,组长就是想让胡歌离开特别行动组。”

“噗……你说什么?”袁弘刚想喝口水润润嗓子,听得此话,一口水全喷了出来,“王凯他这是抽哪门子风?况且咱们的人事调动不是上面说了算么?”

“但是组长是有权向上级申请人事调动的。”

“那他直接说不就好了,干嘛非得拿体能测试折腾我们啊?我们是警察,又不是运动员,他还指望我们参加奥运,为国争光呀?”

“你傻啊。胡歌又没有犯大过,这人岂是说调就能调的?他想调人,也是要打申请的。那打申请的话,总要有个理由吧?体能不达标,不符合特别行动组素质要求,不是最好的借口吗?”

“行,算你说得有道理。可是他为什么要让老胡离开特别行动组?”

“我又不是组长,我怎么知道。”

“你总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

陈坤笑了笑,是他惯有的那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袁弘脊背一凉,还是决定岔开话题。

“对了,组长人呢?”

“刚刚被梁局叫走了。”

袁弘“哦”了一声,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但两人间的尴尬并没有持续多久,王凯就从门口走了进来。

“有案子了,出现场。”

 

休息了没一会儿的雪花又洋洋洒洒地落了下来。胡歌伸出手,让冰凉的雪花落在掌心。或许是错觉,他总觉得这雪花带着晦暗又朦胧的灰色,沾染着灰尘的味道,再不是他想象中应有的纯洁无暇。雪花在他温热的掌心飞快地化作粒粒晶莹的泪珠,慢慢汇聚成细小的溪流。

自从王凯的身份大白以来,他就一直在和王凯冷战。准确来说,是他单方面的冷战。王凯标记他这事,胡歌真没觉得多生气,他所愤怒的是王凯的欺骗,他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王凯耍得团团转。而且他对王凯的解释也将信将疑。王凯的解释,只要仔细一推敲就会发现许多漏洞,当时在场的都是经验丰富的刑侦人员,胡歌不信他们听不出来。可不知是不是因为知道了王凯是己方队友,所以心境变得不同了,没有人再深究王凯给出的解释。可是胡歌不一样,他想要知道王凯到底还隐瞒欺骗了他们什么,他想知道这个标记了他的男人到底还藏着怎样的秘密。

胡歌其实早在私下里追问过王凯,可对方不是避重就轻,拿原先的解释来搪塞他,就是干脆缄默不语。而更让胡歌感到捉摸不透的,是王凯下的那道春节前要进行体能测试的命令。

他不知道别人看不看得明白,但胡歌心里很清楚,王凯定的这个标准就是不想让他过,王凯就是想让他离开特别行动组。只是胡歌想不通王凯这么做的理由。要说是因为他与王凯间的矛盾,可是无论胡歌怎么对王凯冷言冷语,王凯对他的温柔照料丝毫未减,根本不像是因为胡歌的冷战而故意报复。

胡歌又想到了另一条理由。王凯是已经标记了他的alpha,也许王凯想要保护他?毕竟专门负责重案要案的特别行动组,面对的犯罪嫌疑人也非泛泛之辈。但胡歌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以他的能力,就算离开特别行动组,去刑警队,或者其他省市的重要案小组也不是没有可能。在特别行动组王凯说了算,可出了这个小组就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了,这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况且按照正常思维,不是应该放在身边看着才最放心吗?

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而随着体能测试的临近,胡歌也越发焦躁。他本就是不服输的性格,这么多年,他一心想要成为一个强大的人,去弥补他第二性别的不足。现在倒好,一朝回到解放前,过去十年辛辛苦苦锻炼起来的体能,就像是气球里的气,口一松,全都跑没了。想要在短时间里,以一个omega的体能水平,重新训练起来,达到测试标准,绝非易事。可胡歌还是咬着牙,憋了一口气,他想要证明给王凯看,就算他被标记了,他也不是个柔弱的,需要活在别人羽翼下的omega。

雪下得更大了,清晨冰冷的空气和美丽的雪景并没有让胡歌的心情好些,他呼出一口白气,让微不可闻的叹息融化进缤纷的雪花里。

 

最近S市还算太平,特别行动小组也难得清闲,胡歌每天踩着点上下班,就是为了躲着王凯。他没再回王凯的别墅——或许那也只是王凯任务时的临时住所而已——而是搬回了自己的单身公寓。在胡歌把自己理清楚前,和王凯待在一起的每一秒,都会让他更加混乱。

胡歌一边想着王凯的事,一边叼着早饭往警局的方向走去,半路收到了出任务的短信,便立刻三两口解决了早饭,匆匆往案发现场赶去。

案发现场位于S市师范大学的女生宿舍七号楼后面的一块空地。这幢楼在整个校园生活区的最北边,它背后的这块地杂草丛生,除非是从朝北宿舍的阳台跳下去,否则想要过去,就只能从宿舍楼西边的一片小树林穿过去。

胡歌到的时候,正好遇上王凯带着陈坤和袁弘从警局赶来,几人略略点头,算是招呼,便都朝着小树林的方向走去。

晦暗的天空落下无数的雪花,好像怎么都落不完。冰凉的白色小花调皮地钻进颈间,飞快地融化成小水珠滑进衣服里,胡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用力裹紧了衣服。

忽然,柔软的布料围上了脖颈,还带着温暖的体温,将他裸露在外的肌肤包裹住,不让寒气有一点可以钻入的空隙。

“围好。”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在胡歌耳边响起,他本能地想要将围巾拉下来退还回去,却被王凯按住了手,“天气冷,别着凉了。”

若是平日,胡歌肯定尽可能地拒绝王凯对他的好,可也许今天的天气确实太冷,而王凯的围巾又太温暖,胡歌最终没有将围巾拽下来。他吸了吸鼻子,鼻腔中皆是王凯的味道。无论他如何否定,他的内心还是义无反顾地背叛了他,他的内心喜欢他的alpha的味道。

王凯将胡歌捂严实后,没有更多的动作和言语,只是率先钻过警戒线,进了小树林。

小树林的外面围了许多探头探脑的学生。因为临近期末,许多专业已经结课,让学生们自己复习准备考试,所以一帮好事的孩子们都跑来凑热闹。好在警戒线拉着,他们进不去。但这番乱糟糟的景象,还是让胡歌觉得头疼。

胡歌穿过小树林,穿戴上手套和鞋套朝案发现场走去。案发现场早已撑起了一座大棚,一来是为了不让纷飞的大雪进一步破坏现场,二来是防止女学生们挤在阳台上围观拍摄。都是一帮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对凶案怀有好奇很正常,可当她们真的看到了尸体,也许留下的就只有阴影了。

“情况怎么样?”王凯问道。

罗森和霍建华已经先他们一步赶到,两人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棚子正中央那个雪人仔细研究。

“这么大的雪,凶手的痕迹早就被掩盖了。”霍建华拿了一把小刷子,小心翼翼地扫去落在雪人身上的一层松软雪花。

随着浮雪被扫去,雪人原本的模样清晰起来。这个雪人与常见的那种小雪球摞大雪球,再插上两根树枝的简单造型不同,说是艺术品都不为过。

雪人被塑造成一个舞蹈的女性形象。她侧坐在地上,一条腿伸得笔直,另一条腿则在身前曲起,她的双手交叠与胸前,微微颔首。只是这姿态优美的雪人胸口,插着一把匕首,鲜血在白雪之上晕染出一大朵红艳艳的玫瑰,仿佛为苍白的舞女添上了一笔艳丽的色彩。

这种美丽,诡异、残忍且变态。

“这个雪人,有用专业的工具雕刻完善过。”霍建华用放大镜仔细观察过后道,“如果里面没有藏着一具尸体的话,绝对是件优秀的艺术作品。”

“这么说,凶手有可能是学艺术的?”

“嗯。”霍建华点了点头,“至少是有这方便技能的。”

“拍好照片后,你们能不能先把面部清理出来?袁弘你先在学校的档案库里对比一下,看看受害人是不是在校学生。”

“没问题。”

“歌歌你……”王凯想让胡歌去向报案人了解一下情况,可一转头却发现人早就没了踪影。

他出了棚子寻了一圈才发现,原来胡歌早已经跑过去询问一个女学生了。

这个女学生个头娇小,一张小脸苍白,满是惊魂未定的神色。报案的是七号楼的宿舍管理员,但第一个发现雪人的却是她。

这个姑娘习惯每天一早起来背英语,但怕吵到还在睡觉的舍友,便会拿书上阳台,今天却发现宿舍楼后面的空地上多出了一个白花花还带了点红色的东西。她定睛一瞧才发现那竟然是个人的模样,胸口处一片红色,还插了把刀,吓得她尖叫了一声,把舍友全都吵醒了。

她连滚带爬地跑下去找宿管。宿管起先以为是谁在后面的空地堆了个雪人,再弄点颜料什么的吓唬吓唬人,可当她凑近细看,也是吓得魂飞魄散。那嵌在雪人脸上的一对招子,竟是一双人的眼珠子,连血管都清晰可见。于是宿管赶忙报了警。

王凯见自己还没指令,胡歌就已经行动了,不由会心一笑。转身朝小树林走去。小树林因为有树枝的遮挡,落雪少一些,他想在小树林里找线索。

雪地上横竖着不少杂乱的脚印。有学生的也有宿管的,还有第一时间赶来的民警的,他们特别行动组虽然穿上了鞋套,但在雪地上还是一压一个脚印,而且这些脚印许多都是一个摞着一个,想要分辨出这其中有没有留下凶手的足印,恐怕很困难。

树林不大,王凯一寸一寸地仔细搜寻着,却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他正打算再查一遍,一抬头就瞧见人群中,一个男生正努力往警戒线里张望,他的神色与旁边看热闹的学生不同,带着明显的焦躁与不安,王凯立即朝这个男生走了过去。


评论 ( 31 )
热度 ( 311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