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如果羊驼有爱情(架空,ABO)

感谢 @一只宅小南 对视频《如果羊驼有爱情》和 @一杯甘木茶 对梗《憶渡秋冬》的授权使用!

============================================

不要相信表象,你的眼睛也许在骗你。——《如果羊驼有爱情》

============================================

第二案 扭曲之爱


(十三)

 

王凯站在七号女生宿舍楼的跟前,他抬头望向这幢老旧的宿舍楼,神情像是在发呆,但他的脑子却转得飞快。

这片宿舍区是老区,宿舍楼大多数是八九十年代建的老楼,学校从前两年开始就着手建立新的宿舍楼,而这几幢老旧的宿舍楼也将拆迁,另做规划。

从新学期开始,新生和一些专业的老生就陆陆续续住进了新宿舍。这幢楼里现在剩下不多的女生下学期也会搬进新宿舍。

凶手费尽心思将死者做成一个精致的雪人,又放在宿舍楼前,一定是想展示些什么。可是那片空地在宿舍楼的北边,现如今还住在这栋宿舍里的姑娘,大部分也集中在朝南的房间……

思及此,王凯突然有了一个推测。也许这个凶手就是想展示,但他展示的对象可能不是一群人,而是某个特定的人,七号宿舍楼内住在朝北房间的某个女生。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可以缩小排查范围。

“组长,你在想什么呢?”袁弘和胡歌二人说着话从宿舍楼里出来,就看见王凯正盯着宿舍楼发愣。

“我刚刚找宿管了解了一下情况。”王凯将视线转到胡歌的身上答道,“先收队回去开会。”

回去的路上,王凯向两人说了自己的想法。袁弘问道:“可是凶手为什么要展示呢?我觉得他想展示的肯定不仅仅是一个雪人这么简单,他一定是想通过雪人向对方表达什么。”

王凯点了点头,但没有说什么,现在线索还太少,他们也只能猜测。

三人一路无话,回到警局。几人忙活了大半日都没来得及吃饭,这会儿订的盒饭也已经送到了,王凯便招呼众人一边吃饭一边开会。

“嘤!为什么老胡你的菜色这么好!不公平!”袁弘一边抱怨着,一边伸了筷子去抢菜。

抢菜这种事,从袁弘和胡歌认识起两人就没少干过。两人拿筷子打上一架就好,可这一次偏生又多出了一双筷子。

“每人一份,吃你自己的。”王凯截住袁弘的筷子,嘴上说着这样的话,却把自己那份里胡歌喜欢吃的,都往对方的饭盒送。

袁弘心里默默流着泪,跑到陈坤的身边坐下,叹道:“没眼看!哎……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

“这句话哪是这么用的。”陈坤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谁叫你要过去凑那两人的热闹?”

他说着朝边上使了个眼色,叫袁弘自己看。罗森坐在角落里,嘴巴跟机器人一样机械地动着,眼睛则一瞬不瞬地盯着大白板上死者的照片,仿佛那是最美味的下酒菜。霍建华占据了另一个角落,正一边安静吃饭,一边翻看着检验报告。

袁弘丧气地把自己埋进饭盒里,深深有种兄弟被抢的失落感。

而这厢边,看似把众人都挡在粉红泡泡之外的凯歌二人,气氛却并没有那么和谐。王凯往他饭盒里无论夹什么,他都立刻丢回去,打冷战主意,就是不愿接受王凯对他的好。可王凯也坚定不移、坚持不懈地要让他多吃点。于是,这场拉锯战就这样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组长,咱们还开不开会?”霍建华突然开口问道。他一抬眼,见胡歌已经快发飙了,还是决定救一下组长。

“咳……”王凯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道,“开。说说情况吧。”

“组长你在树林里发现的那个特别深的脚印我分析出来了。”霍建华道,“虽然这个脚印被其他的脚印破坏了,我没有办法确定是什么样的鞋子,但从轮廓的长宽大小来看,应该是一名男性留下的。”

王凯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推测也说了出来。

“可是凶手到底想要表达什么的?”

“示爱。”霍建华道,“我觉得凶手应该不是威胁,而是在示爱。这是一个礼物,凶手献给他所喜欢的姑娘的礼物。美丽而且精致。”

“眼珠子都给挖出来了还美丽?!”袁弘怪叫了一声。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最美也最灵动的就是眼睛,死者那双大眼睛确实漂亮,凶手认为那是这个女孩子身上最美的部分,因而一定要表现出来。”

“可是胸口那把刀为什么要留着?不是显得太恐怖了吗?”

“这一点我也没有想通。”

“如果是示爱的话,这栋楼住的都是beta姑娘,我觉得凶手是alpha或者omega的可能性就小了。这两种性别间有着特殊的吸引力,很少有alpha或者omega会选择与beta在一起。”

“袁弘说得有道理。我们先排查一下,宿舍朝北房间的女孩,看看她们最近有没有行为奇怪的追求者。”

“死者的男朋友和舍友那边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袁弘和胡歌都摇了摇头。他们将两边提供的信息都汇总了一下,描述的一些事情大致是相同的,只是徐洋这边处处体现着对俞晓薇的维护,而舍友那边则体现了对俞晓薇的不满。

“你说这个徐洋也是好笑,自个儿的女朋友都快明晃晃地给他带上绿帽子了,还这么死心塌地的。”

“爱,大抵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参悟的事情了。”一直沉默着的罗森突然开口道,他的目光扫过王凯和胡歌,最后又落回到死者的照片上。

“罗森,你那里有什么发现吗?”

“女孩血液里的酒精含量很高,死前应该喝过不少酒。死亡原因就是胸口的那把刀,直接捅进了心脏里,眼珠子是死后挖出来的。”罗森简明扼要又通俗地把情况说了一遍。

“袁弘,你调出监控看看,有没有拍到什么。一个醉酒的女孩子,应该很显眼。你再把宿舍朝北房间所有女孩子的资料打印出来,我们一会再去趟学校。”

“没问题。”袁弘将最后一口饭扒进嘴里,抱起自己的平板就去干活了。不多时,一叠女孩的资料就摆在了王凯的眼前。

虽说宿舍女生不多,但也不少,几人三两口解决了温饱问题,就又立即驱车去了学校。

 

“这楼里住的都是商学院的姑娘,个个都时髦漂亮,哪个没有追求者?艺术学院的男生也不少啊。”胡歌瘫在椅子上道。

他、王凯还有陈坤长相都算上乘。这一进女生宿舍那还得了,beta本身对信息素就不敏感,胡歌又有意隐藏自己被标记的事。这下可好,他们三个差点没被女生们生吞活剥了,要电话要微信要拍照的一大堆,就连朝南房间的姑娘也来凑热闹。

袁弘幸灾乐祸地瞅着狼狈的三人,笑道:“现在的姑娘太开放,我们是老了,理解不了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记得下午咱们去死者宿舍的时候,那个高个姑娘,还有那个圆脸的小萌妹,不是也问你要电话来着?我要不要向嫂子汇报一下?”胡歌斜睨他一眼,冷冷道。

袁弘秒怂,赶忙求饶,乖乖递上了监控的调查结果。

“凶手一定很熟悉学校的监控,他避开了所有的摄像头。”

“学校几个门门口的摄像头也没有拍到什么吗?”

“没有,我只看到俞晓薇在当天下午六点出了学校大门,之后就再没看到她回来过。她的男朋友也是在那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她了。我顺着她的行踪又查了一遍沿路的监控,她最后去了时尚城,但是之后她的行踪就又不见了。”

“这个凶手的反侦察能力也太强了吧。”

“一定有漏洞。这个学校这么大,说不定哪边就有可以让学生偷偷溜进来的地方,明天沿着学校侦查一下吧。”

“可惜这两天一直在下雪,有什么痕迹都被掩盖了,是个大麻烦。”

“只要凶手犯了罪,就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

“那你们那边有什么收获没?”

“我在怀疑那个第一个发现死者的女孩,唐笑。”胡歌的手指敲击着桌面道,“她有个习惯。每天早晨她都会起床去阳台背英语,如果凶手的目的是展示,那么首先他要确保这个女孩一定会看到。”

“她的追求者没什么问题。但是据她说,有一个男孩子曾偷偷跟踪过她。”胡歌接着道,“次数不多,她只见过三次,第一次是她去看哥哥的篮球赛,第二次是她和学生会的朋友们一起出去吃饭,第三次是她的一个男性朋友送她回宿舍。”

“这个男生的嫌疑确实很大。”

“咱们得盯紧唐笑了。你们知道她是谁吗?”袁弘指着自己的平板道,“她爸爸是咱们市党委书记。”

王凯蹙起了眉头。

“她还有个双胞胎哥哥,跟她一个学校,不过是艺术学院的。”袁弘说着,又转头问霍建华道,“华哥,双胞胎一男一女就算了,一个alpha一个beta也有可能?”

“可能。异卵双胞胎是精子与两个不同的卵子结合,孩子的性别长相不一样是完全有可能的。”

袁弘撇了撇嘴道:“要不要咱们找她哥哥也了解了解情况?”

王凯觉得可行,便同意了。

 

“哥,今晚就是平安夜了。”唐笑挽住哥哥唐笙的胳膊,亲昵地靠在他的肩头笑道,“哥哥我们明天一起去吃淮阳人家吃饭吧。爸妈又有应酬,不理我们,我们自己去过圣诞。”

“好,都依你。”唐笙捏了捏妹妹的鼻子,宠溺地答应了对方的请求。父母整日为工作忙忙碌碌,他与妹妹一胎双生,他便将自己的宠爱全部都给了妹妹。他的妹妹这么优秀漂亮,他希望自己将来的妹夫是一定要配得上自己的妹妹的,妹妹许多的追求者,他都看不上眼,若是以后妹妹找了男朋友,他这一关可不是容易过的,他要确保被自己一直捧在掌心的妹妹会永远幸福。

“哥哥,平安夜要吃个大苹果!”唐笑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子,里面的苹果红得诱人。

“你也一样。”唐笙接过纸盒,也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来给了妹妹。

这是他们兄妹间每年都会例行的祝福,祈福新的一年,他们都可以平安快乐。

唐笑笑得十分开心,街道上为节日布置的五光十色的灯饰,将唐笑漂亮的小脸映上绚烂的光亮,动人又可爱。

唐笙把妹妹的围巾裹裹好,不让一丝冬日的寒气钻进妹妹的颈间。他揉了揉唐笑的脑袋,揽着她没入灯火与人群之中。

在他们身后,一个男孩垂下头,微长的刘海掩去了他面上的神情。在一片热闹与喧嚣之中,他显得十分孤独寂寥。他的手上捧着一只漂亮的苹果,那是他精心挑选的,饱满红润,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只是他终究没有勇气把它送出去。

 

“来来来,大家来吃苹果。”王凯拎着一大袋子苹果走进办公室,道,“平安夜快乐。”

“这儿还有个命案没有破呢,哪里快乐得起来。”胡歌凉凉回了一句。

“老胡,组长也是好心,你别总跟人家对着干行不行?人家也没亏待你啊。”袁弘挑了个大个的苹果,在衣服上随意地蹭了蹭就啃了起来。

“你个家伙!到底是谁家的!一个苹果就收买了你了!”胡歌气不过,开始追着袁弘满屋子跑。

袁弘一边跑一边嚎:“老胡我当然是你家的!可是你也要知足啊!你俩同一个办公室天天抬头低头都能见着!想想我!忙起来压根见不着老婆!”

“袁弘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你俩别闹了……”陈坤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总觉得办公室里养了俩孩子。

王凯笑着看他们嬉闹,也不恼。等胡歌跑过他面前的时候,他长胳膊一捞,把人带进怀里,递了苹果到胡歌眼前,道:“给个面子,拿着好不好?”

胡歌扭过头,错开对方满是笑意的眼睛,犹豫了半晌,还是慢吞吞地接过了苹果,小声道了句“谢谢”。

袁弘凑到陈坤的耳边小声道:“老胡他那就是傲娇。”

 

大抵是平安夜人们玩得太疯,整个城市似乎都懒洋洋得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下了好些时日的雪终于停了,太阳拨开了遮挡多日的云雾,投下了金灿灿的光芒。许久不见的阳光,让人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跑步回来的胡歌,难得没有拒绝王凯的示好,安静地吃着对方买来的早餐。

“王凯……”胡歌小口地啜着豆浆,开口唤道。

这两个月来,胡歌很少主动开口于王凯说话,这突然的一声轻唤让王凯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嗯?”

“你为什么要弄这个体能测试?”胡歌道,“我看不懂你,这种感觉很糟糕。我觉得你想把我赶出特别行动组,可是同时你却对我那么好。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矛盾吗?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可以把它当做一种训练。”王凯看着自己的手道,“体能测试不会取消,标准也不会改变。如果不能适应,那就必须离开。”

他停顿了一会儿,才抬头看向胡歌接着道:“这是工作,我必须对我的工作负责。但这并不会影响我对你好,你是我的omega,我很爱你。”

这是王凯第一次对胡歌说爱。他的语气很认真,胡歌也从他的眼中寻不出丝毫的欺骗,但王凯本身就很会伪装不是吗?

胡歌呆愣了好一会,大脑像是死机了一般,停留在“我很爱你”四个大字上。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设立了精神墙,如果没有这堵墙,他是不是就能知道王凯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了呢?

“明明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胡歌垂下眼,声音听上去很平静,“如果是原来的我,这样的标准我很轻松就能达到。”

“歌歌,你不觉得这是我们的缘分吗?”王凯捉住胡歌的手,把他拉到自己的面前,逼着他看向自己眼睛,道,“我看过你的资料,你的分化十年前就停止了,可是我却让你重新开始分化,而且标记了你,这是天注定的。”

“我早就已经把自己当成beta了,我不能接受自己突然变得这么弱!我是一个警察,我需要变强!”胡歌的心中堵得发慌,“可是你却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拿那个什么倒霉的体能测试来侮辱我。”

“我没有想过要侮辱你!”

“在我看来那就是侮辱。如果你想我滚蛋,你就他妈的明明白白告诉我!何必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磕碜我?王凯我今天告诉你,你要么就一纸文书打申请让我离开特行组,要么你就别想让我离开!”

胡歌狠狠甩开王凯的手,他背过身去,语气沉重地说道:“王凯,你有太多的秘密了,我看不透你。我甚至不知道你对我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我就是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我就是那种不愿受到伤害的玻璃心,这样的你,原谅我无法接受……”

“歌歌……”王凯伸出手想去拉胡歌,最后却只是无力地垂了下去。

他好像把事情搞砸了,可他却身不由己。


评论 ( 24 )
热度 ( 311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