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如果羊驼有爱情(架空,ABO)

感谢 @一只宅小南 对视频《如果羊驼有爱情》和 @一杯甘木茶 对梗《憶渡秋冬》的授权使用!

====================================================

不要相信表象,你的眼睛也许在骗你。——《如果羊驼有爱情》

====================================================

第二案 扭曲之爱


(十九)

 

       “你们小俩口可真有意思,前后脚的都来找我。”     张鲁一给王凯倒了一杯茶笑道。

“可惜我不能像他那样光明正大地去医院找你。”王凯接过茶杯,半开玩笑地说。

“你大可放心,我这里绝对安全。那个人的胳膊再长,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伸得到的。”

王凯叹了一口气:“话是这么说,可我们还是得小心,不能让任何人发现我们俩之间有联系。”

“我心里有数。”

王凯点了点头:“对了,歌歌的身体没问题吧?”

“没什么问题,挺健康的。”张鲁一摇了摇头,“他对自己重新分化成omega的事一直很担心。这么多年来,他从未想过自己还能重新分化,对很多关于omega的生理知识都不了解,所以这次的发情期过了,他就又跑来找我问这问那,让我给他检查身体情况。”张鲁一说着,忽然笑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他竟然问我,‘都已经发明了让人变成了伪A的药物了,怎么就不能发明个什么药能抑制发情期’。”

王凯也跟着笑了起来:“你怎么回答的?”

“当然是实话实说。”张鲁一摆出了特别专业的模样,用当时和胡歌说话时那种不由人不信的语气对王凯道,“omega的发情期类似于女性的月经,是为生育做准备,通过药物抑制这种正常的生理规律是不科学的,而且对人体的损害也非常大。”

       “歌歌听了你这个解释估计得郁闷死。”

“可不是。”张鲁一也笑了起来,他想起当时胡歌揉着自己头发,一副想抓狂,又不好表现出来的样子,只觉得确实挺可爱的,“不过他最担心的大概是会不会怀上你的孩子吧。”

听了这话,王凯也收敛了笑容:“他会吗?”

张鲁一摇了摇头:“可能性不大,他毕竟是因为药物才重新分化的。”

“那就好,不然更麻烦。”王凯看上去松了一口气。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问你。”张鲁一听王凯这么说,接道,“你为什么急着要标记胡歌?这样不是会暴露他吗?我的药既然已经研发出来了,你又何必急在这一时?”

“他已经暴露了。”王凯的眉头深锁,“说实话,你的药来得太及时了。我必须把歌歌拉到身边心里才踏实。”

“那你为什么还要让胡歌离开特行组?还让我根据胡歌的体能情况制定他达不到的体能测试标准。”

王凯苦笑了一下,“那个人拼命想要找到我的弱点控制我,就算我隐藏了整整十年,歌歌还是被发现了。”

“看来胡歌被塞进特行组是因为那个人想牵制你。”

“是的。我虽然想把歌歌看在眼皮子底下,但是特行组……”王凯梗了一下才又道,“它为什么成立你清楚。我不能让歌歌冒这个险,我想他在我身边,但绝对不是以特行组组员的身份待在我的身边。”

“胡歌远比你想的要坚强,你想让他离开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是啊。我改主意了。”

“哦?”

“我收到那个人的消息了……”王凯的面上是全然担忧的神色,“现在他离开恐怕更不安全。”

张鲁一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那个人虽然厉害,但也没到一手遮天的地步,你也不要太紧张。”

“要是我孑然一身,我也没什么好紧张的了,只是歌歌,我没办法不担心。我和他……”王凯闭上了眼睛,说不下去。

“胡歌是你的专属omega,你们是灵魂伴侣。虽然十年前歌歌的分化停止了,但他的基因是改变不了的。只可惜你能感知到他,他却感知不到你。整整十年,你明明知道自己的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是谁,却不能靠近,也够苦的了。你打算告诉他吗?”

王凯缓缓摇了摇头:“知道了又能怎样。有的时候,不让一个人知道,是为了他好。若是有一天我……帮我照顾好他。”

“我认识的王凯可不像是这么优柔寡断、患得患失的一个人啊。”

“因为歌歌是我别人不能触碰的软肋。”

“胡歌还是留着你自己照顾吧,我只对我那些瓶瓶罐罐感兴趣。”张鲁一又拍了拍王凯的肩膀,转移了话题,“行了,别说这些了,说说你来的目的吧。我猜,是关于精神墙的事情吧?”

王凯睁开眼睛,点了点头。

“我帮胡歌建立精神墙的时候已经做了手脚,你很容易就能冲破。”

“现在还不到打破的时候。”王凯摆了摆手道,“我还想再给歌歌一点时间。而且在打破之前,我也要做点准备。”

张鲁一的神情严肃了起来:“你决定好了?”

“没有决定好,我也不会冒险来找你。”

“如果胡歌知道了,你不怕他恨你吗?”

“恨我也比送命要好。”王凯顿了顿,没什么底气地说,“我会瞒他一辈子的。”

“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你估计也得受点苦。”

“张医生,在催眠领域你要是说自己是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了吧?”

张鲁一倒也没谦虚,他笑着对王凯招了招手:“那好,我们开始吧。你都这么说了,我可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

 

       胡歌从医院里出来后,先给家里去了个电话,编了个借口说是有任务,今年不回家过年了。他还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自己被标记的事情,这事解释起来太麻烦了,说实话连他自己到现在还有点懵逼。他觉得自己还是先把和王凯的关系处理好再告诉家里人。

他在外面晃悠了几圈,让冷风清醒一下自己的脑子。

王凯虽然答应让他留下来,但胡歌并没有完全原谅他。只可惜他的身体貌似太不合作了一点,他心里就算想要里王凯远点,他自个儿的身体还是会巴巴着贴上去。真是栽了。

胡歌头疼地揉了揉眉心。他没谈过恋爱,一点经验都没。细细想来,王凯虽然瞒了他不少事,可要说温柔体贴那真是没话说。胡歌一个人久了,难免会觉得孤单,突然有这么一个人对他无微不至,说不感动是假的。反正他和王凯绑定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既来之则安之,给自己和王凯一个机会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对方别再想着把他赶出特行组就一切好说。

不过胡歌还得傲娇一段时间。在他完全确定王凯的心意之前,他还不敢轻易动心。他想撩一撩王凯,试试对方的真心。胡歌突然有点后悔建立精神墙了,如果没这层墙,他说不定已经可以探知到王凯的想法了。

感情这种事,真的比最疑难的案件还难搞定。胡歌叹了口气,眼见正午的太阳懒洋洋地洒下柔光,决定还是先填饱肚子再思考问题。

 

眼见和胡歌的关系终于有所缓和,王凯终于松了一口气。收起利爪的胡小猫,终于肯让他顺顺毛了,也终于肯在他的面前表现出另外的模样,淘气、幽默,时常会有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像是个孩子。

“你啊,就像个从外星来的小怪物。”王凯笑他。

在王凯更加深入地了解胡歌的同时,胡歌也在慢慢了解着王凯。

“你还好意思说我。”胡歌丢过去一个小白眼,“我们都给你的外表骗了。你其实就是一只大金毛。还经常迷迷糊糊的,你是猴子派来逗比的对吧?”

王凯发出呵呵的笑。胡歌觉得王凯朗声大笑的时候特别魔性,他还特别录了下来说是要做闹铃,太醒脑了。

年前的这段时间,大概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光了。他们抛下所有的伪装,渐渐向对方展现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年三十我们一起过吧。”王凯突然道。

还咯咯笑着沉浸在王凯魔性笑声中的胡歌一怔,随后整个人往椅背上一靠,特别大爷地说:“我要吃火锅,还要看跨年烟火。”

王凯笑着点了点头,全都答应了。

年三十的前两天,两个人一块儿去屯了不少年货。胡歌挖掘出了王凯的吃货本性,他自己也爱吃些小零食,结果最后两个人越买越多,塞满了后备箱。胡歌想着过年就算只有两个人也得有过年的氛围,于是拉着王凯去了小商品市场买了春联灯笼什么的张罗着要好好布置一番。折腾完这些,他又说新年得有新衣服,俩人便跑去了商场。王凯是天生的衣架子,胡歌的身材也不差,在机上两人的长相都是上乘,就算知道他俩已经结合,可店里的小姑娘们还是忍不住将两人围住,推荐这个推荐那个。

等两人终于逃回了家,便双双倒在沙发上不想动弹。

“我的天呐,这帮营业员怎么比案子还难缠!”

王凯挪了挪身子,侧头去看他。胡歌也不客气,身子一歪倒在了王凯的肚子上。稍稍喘了口气,胡歌就开始掰着手指头和王凯一一列数他们这两天要做什么。

“我们明天呢,先得把屋子好好打扫一下,才能除旧迎新。春联和灯笼要等到年三十才能布置,等布置好我们就准备火锅食材,包饺子咱俩都不会就速冻的凑合一下吧。吃完晚饭,唔……可以看一会而春节联欢晚会。以前我妈会拖着我去庙里敬香,不过咱们干这行的,也不信这个,就算了吧。到了差不多点了,我们就去永昌桥那边抢个好位子,等着看烟火跨年……你说怎么样?”

王凯顺着他的黑发道:“好,听你安排。”

胡歌对于听话的王凯相当满意。他一张嘴没停,叽叽喳喳像只快活的小鸟和王凯又杂七杂八地说了不少话,大多是关于以前他在家里是怎么过年的,过年有什么习俗是不能少的。

望着胡歌那张喋喋不休的嘴,王凯的心化成了一片。之前两人也同居过一段时间,不过两人皆是怀揣着各自的目的住在一起,不像现在这样安逸,正儿八经地好好过日子,这几天他觉得自己和胡歌就像老夫老妻一样,张罗着怎么过年。虽然胡歌特别傲娇地说,就过年这几天住他这儿,但王凯已经觉得挺知足的了。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胡歌见王凯眼神放空,不满地撑起身子,伸出两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在,在听。”王凯眨了眨眼睛连忙回道。

“你也别诓我了,走神走得太明显了。我知道你觉得我太啰嗦了,我闭嘴就是。”胡歌鼓了鼓腮帮子,准备爬下沙发,“我去弄点水果吃,你要不啊?”

回答他的是王凯扣住他腰的手。下一秒,他的双唇就被吻住了。这一下来得太突然,胡歌猝不及防,一下子就倒进了王凯的怀里,瞪大了眼睛。王凯那双漂亮的鹿眼离他极近,近得他能够从对方的瞳孔里看清自己的眼睛。

真是要命!胡歌心道,这个男人像是可怕的毒药,他光是看着对方的眼睛就能瞬间毙命,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所谓小鹿乱撞的感觉大抵便是如此。胡歌和王凯已经不止一次做过十分亲密的事情了,第一次带着硝烟的味道,后两次皆因为热潮。他不排斥,但也谈不上心动。然而这个亲吻,不带任何情欲,温柔缱绻,这世间最美的辞藻都无法形容它的美好。

即便在心里骂自己简直怂到家了,胡歌也不得不承认,他在那一刻动心了。他竟然因为王凯的一个吻,像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一样羞红了脸,心跳得飞快。王凯的言语,胡歌总会抱着两三分怀疑的态度。可这个带着十足情意的吻,彻底让胡歌栽进去了,爬都爬不出来。他觉得自己脑海中的那堵墙似乎动摇地颤了颤,墙后面似乎拦着的是汹涌的爱意,那份爱,渴望能够接触他的精神世界。

“唔……”胡歌从喉间发出一声呜咽,他快要溺死在王凯的信息素里了。

沉浸在这个亲吻中的王凯似乎被唤醒了,他终于恋恋不舍地放开了胡歌。

“卧槽……”胡歌趴在王凯的肩头大口地穿着气,“你这吻技和谁学的啊?快给我从实招来,之前交了多少个男女朋友?”

这些日子,王凯已经或多或少了解了胡歌的脾性,他越是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跟王凯扯些有的没的,就越说明胡歌此时一定害羞地不得了。他总喜欢这样掩饰自己。

王凯无奈地揉了揉他的脑袋:“你不是要吃水果吗?我帮你去弄。”

他说着,向厨房走去,在门口的时候,他回过头对胡歌道:“你是唯一一个。”

 

年三十这天,一切活动都在胡歌的指挥下进行地相当顺利。王凯的家——不是王启凡的家——是一间不算大的的公寓,很清爽,现代简约的装修风格,家具也多是金属或者板材的。不过即便是这样现代化的居所,贴上了春联、福字,又挂上了灯笼和中国结以后,反而多了些许古朴的中国年味。

火锅咕嘟咕嘟地冒着泡,袅袅的热气熏红了王凯和胡歌的双颊。胡歌不是特别能吃辣,却偏偏特爱涮辣锅,只把他辣得眼角泛红,一个劲地擦鼻涕。王凯又给他倒了点饮料,劝他别在虐自己了。可胡歌却吃得兴起,他咬着自己的舌尖,含糊不清地表示吃火锅就要辣的才够味。王凯只能无奈地直摇头,一切随他。

酒足饭饱,收拾清爽碗筷,已经过九点了。胡歌也没什么心思看春节联欢晚会,直接把王凯拉出家门,说要早点去挑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好位子。王凯把他用羽绒服还有围巾手套帽子什么的裹好后,两人就往永昌桥的方向去了。

S市是东南沿海的大城市,有相当一部分外来流动人口,这会儿都回家过年了,平时拥挤的城市,仿佛瞬间被抽空了一样,路上冷冷清清的。劳碌了一整年,难得有清净的时候,他们常年紧绷的神经似乎也放松了下来。正好王凯住的地方离举办这些新年活动的老城区不远,胡歌提议说想散散步,两人便并肩在路上安静地走着。

一个接一个的路灯,将他们的影子拉长又缩短。曾经,胡歌也在夜晚一个人独自走在路上,那时的路灯也是这样玩着他的影子,只是形单影只。现如今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也多了一个影子。他们的影子会随着灯光角度的变换时而交叠在一起,亲密无间。

他们的手偶尔会碰到一起,几番下来,王凯便干脆握住了胡歌的手,牵着他一起走。胡歌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不挣了,朝着王凯的方向又靠了靠。这下他们的影子叠在一起了。即便隔着手套,胡歌似乎也能感受到对方掌心的热度传了过来,化作冬日里暖进心坎的焐子。

偶尔会有零星的车辆驶过,卷起一阵匆匆忙忙的风,大概是被事情耽搁的人,急着回家与家人团聚。

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零星的几个也是步履匆匆。人行道不太宽,王凯将胡歌拉进自己的怀里,为迎面匆匆走来的一个人腾出道。对方的脑袋深陷在羽绒服的帽子里,身上背着个大包,拖着一只行李箱,想来也是急着归家。

胡歌紧紧贴着王凯,脸对着脸,这让他又想起了前天的那个吻,不由脸颊发烧。王凯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们暧昧的姿势。等那人过去了,便干脆就着揽住胡歌的姿势继续朝前走。

等靠近永昌桥的大道时,行人渐渐多了起来,看来有不少人有着与胡歌同样的想法,想早早来抢个好位置。

胡歌倒还挺会在人群里钻的,不一会儿就拉着王凯钻到了桥栏边上。王凯从后面抱着他,将脑袋搁在他的肩上,两人身高相仿,搁着刚刚好。

王凯将手抄进胡歌羽绒服的口袋里,在里面调皮地呵他痒痒。胡歌骂了他一句,按住那双不老实的手,转头瞪他,王凯挺坏的,顺势在他嘴角偷了个香。胡歌哪里肯任他占便宜,朝王凯甜甜一笑,脚向后一抬就踹了上去。

王凯疼得整张脸皱成一团。只听胡歌冷冷道:“再不老实,踹的可就是命根子了。”

“你舍得吗?”王凯在他耳边道,“好歹这也关乎你的性福啊。”

“我原来怎么没发现你这人这么不要脸啊,真是瞎了眼了。”

王凯在他耳边呵呵地笑了起来,伴着呼出的暖气一起钻进了胡歌的耳朵里。虽然王凯的声音低沉且富有磁性,怎奈何笑声实在太魔性,胡歌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两人在桥上登时像傻子一样笑成一团。

随着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桥上的人也越来越多,好像所有留守在这座城市里的人都出动了。他们大声地聊着天,将旧的一年中所有的不愉快都抛在了脑后,只留下满面的笑容和无边无际的快乐。

“十!”有人突然大声地倒数起来。

“九!”很快就有人跟着一起开始倒数。

……

“三!”胡歌将手放在嘴边成喇叭状,也加入了倒数的行列。

“二!” 

“一!”

伴随着人群震耳欲聋的欢呼,好几束火花窜上了天空,绽放开绚烂的花朵,将墨色的天空点亮。散落的花火像是繁星点点,一束还未完全落下了,新的一束又升了起来,一朵接着一朵,将这座灰色城市点缀上五颜六色的光影。

胡歌像是孩子一样笑得开怀,烟火的光映在他的脸上,流光溢彩。王凯几乎要呆住了,他怀里的这个人,比天空中绽放的烟花还要美丽数百倍。

似乎是感受到了王凯的视线,胡歌也转过头去,正好对上了王凯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他黑色的瞳仁里映着点点光火,仿佛也开出了一朵朵绚烂的花火。

王凯叹息般的轻语被淹没在了嘈杂的喝彩声和烟花炸开的巨响之中。

胡歌没有拒绝这个亲吻,他甚至主动转过身,勾住王凯的脖子加深了这个亲吻。胡歌相信,一个人的言语会骗人,但眼睛一定不会骗人。

“歌歌,以后无论发生什么,请一定要相信我。我爱你。”


评论 ( 47 )
热度 ( 324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