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如果羊驼有爱情(架空,ABO)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不好意思停更了这么久!!!!

感谢 @一只宅小南 对视频《如果羊驼有爱情》和 @一杯甘木茶 对梗《憶渡秋冬》的授权使用!

====================================================

不要相信表象,你的眼睛也许在骗你。——《如果羊驼有爱情》

====================================================

第三案 自尊之心

 

(二十)

 

大抵因为过年,连罪犯都放了假,初七上班的时候,整个S市依旧处在宁静与祥和之中。

胡歌和袁弘都懒散地趴在桌上,仿佛还没从假期的状态中缓过神。袁弘先是陪女朋友回了趟娘家,又带着她回了自己家,两家的亲戚一番轰炸下来,让他心力交瘁,竟是比破案还累。胡歌幽怨地抬眼瞅了瞅神清气爽的王凯,为自己可怜的腰点个蜡,他就知道和王凯同床共枕要出事,他今晚就搬回去,谁拦咬谁。

没有大案子的时候,特行组一向比较清闲,不过是例行坐班,而像霍建华、罗森和袁弘这些搞技术的,还会回原来的部门帮帮忙。

不过今天过年是真太平,霍建华见心如慵懒懒的,便干脆带着她跑来特行组的办公室聊天。就连罗森也抛弃了他的宝贝尸体,窝在办公室的一角看他们说话笑闹。

都是一帮年轻人,凑在一起免不了想着怎么玩。往年这个时候,大家在各自的部门似乎都忙得团团转,今年得空,林心如提议要不要去元宵节去逛灯会,她女孩子心性,自然向往这些。剩下的一帮大老爷们倒也没什么异议,约了十五下班那天,先去吃饭,然后一起去灯会。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只能祈祷余下的几天千万别出什么案子。

大抵是老天爷见他们平日实在太辛苦,特别照顾了他们一番,平平静静过到正月十五,还未到下班点,整个办公室就躁动了起来,像是一群小鸟,就等着时间一到,呼啦啦飞出笼子。

元宵灯会堪称S市的一大特色,沿着环城的长清河南部的老街,挨满了临时搭建的铺子,各式花灯琳琅满目,有上千种之多。河边的余氏古宅、集芳园和净慈寺也都会举办不同的灯展或是活动为节日助兴。而横跨长清河的百年老桥,鹊桥——顾名思义,这座桥吸引了不知多少情侣,在桥栏扣上情锁,祈求一生一世长相守——也被红艳艳的灯笼好生布置了一番,若不是人们都穿着现代服装,倒真有几分穿越回古代的味道。

老城南那一带还保留着不少明清时期的古宅,后来政府为了开发旅游把这片保护了起来,又向外辐射,仿建了一些古建筑,形成了一块著名的旅游商业区。再往外就是S市最老的一片小区了,一排排的小楼间铺满了纵横交错的小巷,飞逝的时光似乎在这些小巷中迷了路,放慢了脚步徘徊不前。

每年的这天晚上,由于游人太多,老旧狭窄的柏油马路承载不下过多的车辆,进了古城区,所有人都不得不弃车步行,就连公交都不例外。一帮年轻人结伴去火锅店暖暖饱饱吃了一顿,全然没有警局精英的模样,像是一群抢食的小动物,又难得灌了几瓶酒下肚,各个脸蛋红扑扑的,笑闹着朝老街的方向而去。

本来一帮人计划着一起玩,怎奈何游人实在太多,浩浩荡荡八个人目标又太大,刚顺着人流挤进老街,一行人就被冲散得七零八落。最后大家在微信群里一合计,还是各玩各的,管好自己那口子就行。

“跟好别丢了。”王凯将胡歌的手攥得更紧,拉着他往摊位的方向挤。胡歌孩子气的在他耳边念叨了好几天想买什么样的花灯,装饰在家里的什么地方。某个天天口口声声说今天就要搬出去的家伙,懒洋洋的一直在王凯家住到了正月十五,行李箱还丢在柜子里动都没动。

每当胡歌致力于把王凯的屋子打造成他自己喜欢的模样,或是对他使用“我们家”、“咱家”、“家里”这样的词汇时,王凯的嘴角都忍不住勾起明显的弧度,任由对方折腾。胡歌越是不把自己当外人,王凯就越开心。

谢天谢地,胡歌不是天秤座,他没有选择困难症,也不会纠结于是买宫灯还是夹纱灯,更不会让王凯来做无论什么答案都无法让他满意的选择题。但是,胡歌是处女座,他会深陷在自我的怪圈中,吹毛求疵的纠结于兔子的眼睛是不是装得有点歪,仕女裙装的颜料涂得不均匀,或是装接的线头没有收好。

王凯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在他看来这些仿佛流水线上下来的格式花灯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但他没有催促胡歌,只是安静地环住胡歌,将下巴搁在对方瘦削的肩头,看着那双漂亮的手仔细地抚过漂亮的花灯,默默为他构筑起一方小小的天地,免得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无意间撞到他。

递了钱,胡歌终于心满意足的抱着心爱的花灯,转了个身在王凯的耳边轻声道了句“谢谢”。王凯微微一怔,随机眉眼弯弯的笑开了,他突然很想亲吻他的omega。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按住王凯的嘴唇,胡歌指了指鹊桥,眼里映着光火,含着笑意,若是换了古装,那便是画中走出的仙人。

“咱们也挂一把情锁?”

干他们这一行,看多了悲欢离合,不会相信一把情锁就能将两人一生一世锁在一起,但大抵此情此景太过如梦似幻,情不自禁便想通过一把锁来寄托内心最深的渴望。

胡歌没有拒绝,两人签了名字,便将小小一把锁湮没进层层叠叠的锁丛里。他们靠在栏杆边,望着鹊桥上挂着的成串大红灯笼映在粼粼河水中,泛起红色的波光。两岸喧闹的人群,五光十色的花灯,所有的忧愁与烦恼,罪恶与黑暗,都仿佛在灯火的映照下无可遁寻,最后灰飞烟灭。

“百千灯明忏悔罪……”胡歌呢喃。

“菩萨藏经。你信佛?”

“信到不至于,不过觉得佛家的一些禅语值得静心思考。你不也知道这句话么?你信佛?”

“不过是无意间看到过,觉得不错就记下了。” 

“有时我会想,要是佛前千万灯火齐明,便能照破无明,净人心灵,驱散罪恶,促人忏悔,大概这个世界就会美好许多。”

“那我们岂不是都要失业了。”王凯轻笑。

冬夜的寒风被层层的人墙过滤,添了些许暖意,杂乱地混合着不同的信息素的味道,但王凯还是能够准确地捕捉到那股好闻的薄荷味,就像胡歌这个人一样干净清爽。

“走吧。”胡歌朝王凯伸出手,将那些天真的臆想赶出脑海。想要惩治罪恶,靠得不是佛前青灯,而是他们这些刑警。

后来,两人顺着人潮去了余氏古宅看了一场皮影戏,又绕到集芳园去看大型花灯展,等出来的时候正是十点整,长清河上舞起了水上龙灯,人头攒动,都向着河岸涌去。

只见胡歌高举烤串和棉花糖,仗着身高优势在人群中突围,还不忘回头嘱咐王凯小心一点。大概他的架势确实生猛,拉着王凯硬是挤到了最前面。

“你是我见过的最不像omega的omega。”王凯笑着舔去胡歌嘴角的酱汁,收获胡氏白眼一枚。

“要不是因为你,老子现在可不会比alpha差。”

“命中注定A和O是一对。”

胡歌“切”了一声,把剩下的半串羊肉塞进王凯的嘴里,慢条斯理地开口:“我呢,从来就不信这套。你之前骗我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你害得我重新转化成了omega,又把我给标记了,我也认了,反正事情到了这步已经无法改变,我不会娘们唧唧的和你闹,不过咱们可得说好了,你要是敢把我当成那些柔弱的omega看待,想着怎么把我圈在家里,我会毫不犹豫离开你的。”

王凯从未将胡歌看做一个柔弱的omega,但是再强大的人也并非万能,王凯不过是想胡歌能够平平安安的。

“你这可是先上车后补票,我可得再好好观察观察再决定要不要继续坐你这辆车啊。”

如果找个算命先生的话,王凯坚信自己的感情线一定很坎坷。

 

外链走这里→微博

评论 ( 58 )
热度 ( 291 )
  1. 猫君苍小绝 转载了此文字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