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明日安(ABO,生子,原著向)

大家新年快乐!!!!!

============================================

(七)

 

在“烟花间”闪烁的炫彩灯光下,于曼丽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腰肢,一身洋气的粉色立领旗袍,将她玲珑的曲线凸显地格外诱人。巴掌大的精致脸蛋上嵌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就这么风情万种地向上一挑,便要将人的魂儿都勾了去。那种风尘味,即便是风月场中的头牌也装不出来,这是天生的尤物。

而正霸占着这艳丽尤物的青年,相貌英俊,一身藏蓝的西装格外熨帖,花哨的领带和轻佻的笑容无一不彰显着他纨绔少爷的身份。

上海的十里洋场,什么样的人没有?总有些大户人家的Omega少爷从小被骄纵惯了,就爱找些Omega女人来玩,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明台和于曼丽旋转在舞池中,甜腻的玫瑰香味混合着清爽的柠檬味钻进了陈炳的鼻尖,他的一双鼠目流连在于曼丽挺翘的臀部,笑得下流。

一曲终了,明台搂着于曼丽便打算找个清静的地方喝一杯,却被陈炳挡住了去路。

“小姐,你跳的真不错啊。”

明台一听就知道陈炳打得什么算盘,将于曼丽越发紧地搂在自己身边道:“先生,我可告诉你,她恐怕是没时间陪你的,这位小姐今天所有的舞票,我已经全包啦。”

这种倚仗着家里阔气,不可一世的小少爷,陈炳见得多了,他可没放在心上,况且这还是个Omega少爷。

陈炳也懒得与明台多话,使了个眼色,他的手下立刻会意,也不理会明台的叫嚣,将他丢到了一边。

待陈炳搂着于曼丽离开,明台面上愤怒不甘的神色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笑。

明台也没在“烟花间”多呆,他顺着内堂向后门走去,打算在后巷等于曼丽。一路上男男女女对他明里暗里的挑逗,都让他不自觉想到阿诚哥那日对他的一番狠狠折腾,忍不住就打了个颤。

当他转过一个弯儿,却看到一个极为熟悉的人影。

汪曼春?

明台一个闪身藏进阴影中,心中猜测着为什么她会来“烟花间”。

汪曼春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找什么人,又像是在观察着什么,之后,她略一沉吟,便踏上通往二楼的楼梯,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思忖间,又一个人飞快地上了二楼,明台只来得及看到她的背影,这个背影他也是熟悉的,看着,像是前几日回到明家的桂姨。

明台刚想着跟上楼去探个究竟,就被不知从哪儿跑出来的一个alpha给困在了墙壁中间。那人同样一身精致的西装,头发一丝不苟地梳着,看样子也是哪家的少爷,只是满嘴酒气,已然微醺。

小少爷嫌弃地皱了皱眉,要不是不想闹出什么动静,招来更大的麻烦毁了任务,他真想一个过肩,将这人摔晕在地上。

“我之前就注意到你了。”那人道,凑近明台嗅了嗅,“柠檬香,我喜欢。”

“这位先生,麻烦你让一让。”明台语气不耐地道。

“你自己就是个Omega,还学人找Omega玩?”

明台听了这话,双手紧紧握拳,深吸一口气,强压下一肚子的火再次开口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事,麻烦你让一让。”

“来‘烟花间’还能有什么事?过来陪哥哥跳舞,哥哥不会亏待你的。”那人说着,伸出手来挑起小少爷的下巴。

明台重重拍开那人的手,发出一声脆响。

“哟,性子还挺烈。”

“先生,我没兴趣,麻烦你让开。”明台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道,眸子里几乎要冒出火来了。

可那人哪里肯放过他,又纠缠了许久,明台被他烦的失去了全部的耐心,他眼珠一转,忽的露出一个勾人的笑来,将双手环上对方的脖子,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后颈就挨了重重一下,得意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软软倒了下去。

明台翻了个白眼,将人拖到休息的沙发上,伪装成醉酒的模样,又忍不住在对方光亮的皮鞋上一边一个,狠狠碾出了脚印才解气。

忙活完,就见于曼丽套着狐皮坎肩,拎着一只皮箱款款从楼梯上下来,她的手脚十分麻利,没花多少功夫就解决了陈炳。

于曼丽还提着陈炳的人头,此处不可久留,本想上楼探查汪曼春和桂姨的明台也只好作罢,和于曼丽匆匆离开了“烟花间”。

 

回到相馆的时候,郭骑云正在给一对母女拍照,他反应也算快,转头对明台和于曼丽道:“来了二位,预约拍结婚照的是吧。衣服都准备好了,在二楼试衣间,你们先上去换一下,我这儿忙完了就过来。”

“好的,谢谢啊。”两人立即调整了状态,微笑着相携上了楼。

于曼丽在衣架上挑挑拣拣,明台则坐在帘子的另一侧,向她说着对郭骑云的怀疑:“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要让郭骑云这个老军统给咱们当报务员啊?”

“你怀疑这个安排,别有用心啊?”于曼丽漫不经心地答道。

“有件事我老是想不通。明明我才是行动组组长,为什么每次命令都不是向我传达,而是让他来转达呢?我总觉得他和老师有什么事瞒着我……”小少爷蹙着眉,百思不得其解。

“说不定啊,是你想多了。”于曼丽拿下一套婚纱,左右瞧了瞧,进了试衣间。

“但愿吧。”明台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来,“可我总觉得这事挺古怪的。”

听着对方半天没声,明台忍不住又道:“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回答他的是帘子掀开的声音,于曼丽一身洁白的婚纱立在他跟前,笑得有些羞涩。明台瞪着眼睛呆了好一会儿才讷讷地开口道:“干嘛呀……”

“拍照啊,结婚照。”

“嘁,无聊,还真拍啊。”

“难不成……你有alpha了?怕他知道呀。”于曼丽调笑道。

明台梗了一下,明诚标记他这事,他还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他现在是军统的人,可是阿诚哥呢?他又是什么身份?

“当然没有。”明台飞快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道,“这照片不能随便拍,万一哪天咱俩其中一个被逮着了,别人看了这照片就知道另外一个人是同党。再说了,那郭骑云是老师的人,你就不怕他去告状啊……”

“啰嗦。”

“我和你说正经事。”明台岔开话题,“从今以后你就住在相馆,和郭骑云一起负责报务工作。”

“你不拍,我不住。”于曼丽杏目一瞪,耍起了小脾气。

“你还敢威胁我了?这是命令。”明台也拉下脸来。

两人僵持了一会,还是于曼丽先败下阵来,“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将婚纱换了下来。

 

回到家,明台让阿香烧了热水,钻进浴室将一身“烟花间”的风尘味儿都洗了去,又换上干净的衣服才回了屋。

晚些时候,明诚端着一盘饼干敲开了小少爷的房门。

小少爷装作复习拉丁文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纸上凭着记忆绘出海军俱乐部,同时也是日本领事馆的结构图。

见明台有些慌张的模样,让他将饼干放桌上就行,明显不希望他多呆,明诚就知道不对劲。

他的视线瞟向桌上厚厚一沓试卷,嘴角勾起一抹笑来,向前一步越发凑近小少爷道:“我好心来给你送夜宵,怎么这么不耐烦我?”

“没啊,阿诚哥,我这不是在做卷子吗?”明台讪笑道,阿诚哥好闻的松香味钻入鼻尖,让他忍不住就在阿诚哥的颈间蹭了蹭撒娇。

“做了几张啦?”

“两张……”

“我看看。”明诚伸手去拿,小少爷立刻就从明诚身上抬起头来,眼疾手快地按住了卷子。

“阿诚哥,我还没做完呢……”

明台越是慌乱,明诚就越不可能放过他。

“放开。”他沉声道。

小少爷被阿诚哥释放出的强大气场压地一颤,不情愿地缓缓松开手,喉结紧张地滚动了一下,盯着自己的脚尖不说话。

明诚捻了捻这一沓试卷,就感觉到最下面几张纸的手感不对。

“这是什么?”明诚将掩在试卷下的图纸抽出来问道。

“我……我不想学欧洲史了,我想该学建筑……”明台冲阿诚哥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小声说道。

“你都换了多少次专业了,换来换去你怎么毕业啊。”

“我没兴趣就学不好,我学不好怎么毕业啊。”明台低声辩道。

“建筑是工科,你一直都学的文科,还没有绘画基础,你要怎么学?”明诚蹙着眉头翻看着明台画的建筑结构图,拿自家这个任性的小少爷一点办法都没有。

小少爷鼓着腮帮子,也不答腔。

“你这画的……”粗粗翻看了一下,明诚抬起眼来,意味深长地看着明台又道,“是海军俱乐部吧。”

明诚虽是个问句,语气却很是肯定。

小少爷故作镇定地答道:“嗯,好眼力,我画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明诚瞥了他一眼,便开始一处处地指出他的不足之处,末了还补充道,“你要是有兴趣,我下次再带你去看一看。”

预想中的质问没有出现,阿诚哥的反应反倒让明台有点懵了。

他呆呆地看着阿诚哥道:“你不是给了我一张会员卡么,我自己去就好了。”

“你啊,三分钟热度。”明诚无奈地拿起一块饼干塞进小少爷的嘴里,“学习要持之以恒知不知道?”

“知道啦阿诚哥。”见明诚没有为难他,小少爷这才放下心,在明诚的脸上“吧唧”一口,留下一个带着饼干屑的亲吻。

“这饼干真好吃,你要不要来一块?”

明诚无奈地摇了摇头,拉过小少爷,把他嘴里的半块饼干勾了过来,末了还将小少爷唇角的饼干屑一并舔了去。

“嗯,是不错,你好好吃吧,我还有事要做。”说完,他拍了拍明台的脑袋,将双颊通红的小少爷留在房间里,微笑着离开了。


评论 ( 21 )
热度 ( 461 )

© 苍小绝 | Powered by LOFTER